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二百四十一章 歌谣

时间:2018-03-21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冰原之上,雪花飘落,罡风四起,冲击波阵阵蔓延开来,巨声响彻天地,周边山岳摧毁,场内元气交锋、肉体冲撞,一老一少激烈搏斗,汗流如注,气喘似牛。

    显然,楚天和千愁间的战斗,已经到达最后的决胜阶段。即便身负圣者修为,持续进行这般高强度的拼斗,也是灵念枯竭,元气不继,体力十不存一。

    初始之时,两人尚颇有章法,可随着体能严重消耗,不约而同避开了闪转腾挪,采纳了纯粹的力量对拼。

    双方素有恩怨,急于分出胜负,唯有正面碰撞,方能尽快决出输赢。

    撞击声不时响起,每碰撞一次,均会释放出惊人的威力,两者气息便是衰弱几分。然而,二人斗红了眼,斗志高昂,拳来掌去,脚腿足踹,空间破碎,气流混乱,地面爆裂,冰雪纷扬。

    漫天掌影突然收敛,缭乱身法猛地停止。

    交战中,两人现出身形来,狠狠射向对方,元气凝聚手掌,口中吐气开声,手臂向前,如推山岳,碰到对方,四掌相抵,元气如海,波**去,受到巨震,倒飞而出,逾越千里,落到地面,稳住身形,目射寒光,不依不饶,咬牙再上。

    眨眼间,已经连续对掌六次,一掌重于一掌,碰撞间元气爆发,惊动天地,扫荡山河,神灵失魂,妖魅落魄。

    楚天倒飞出去,落在地面,贴着又飞老远,雪地犁出深深的沟壑,土块、冰雪掉落下来,层层覆盖于底部。

    沟壑尽头处,积累的雪土炸裂开来,楚天从坑中跳出,抬眼一望。见千愁已经奔赴这边,双掌之上,元气凝聚,逾越神兵。便是全力催动元气,凝聚手掌,一个箭步迎上去,弹出双手,四掌再次抵在一起。

    耀眼强光从掌间发出,贯通了天地,巨响震耳欲聋,短时间内,楚天觉得丧失了听力,只见罡风吹刮甚是猛烈,耳里却不闻丝毫风声。

    两人受到冲击,身形再度倒飞,又到千里之外,楚天弯下身子,手辅膝盖,大口喘息,形如涸辙之鱼,全身汗流如注,浸透衣襟,流淌下来,热度融化脚下晶莹的雪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我体力均已不多,此招了解胜负,如何?”千愁话语声包裹在元气之中,穿透强风,字字清晰地传来,态度依旧冷傲,却是略显疲惫。

    楚天微微颔首,闭上双眼,精纯元气从天灵盖冲天而起,半空散开,亭亭玉立,宛如华盖。华盖略一震动,分为七彩色泽。七色光芒交相辉映,其中每一色,均是由无数颗粒汇成的洪流,颗粒微如芥子,却含着异常纯净的星辰之力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额前血妖瞳艰难裂开,射出赤光,右手掌心勾勒符篆,繁复无比,每一笔穷尽万千凡人智慧也无法领悟丝毫。

    此番动作,耗尽了最后一丝力量,眉心弥合,妖瞳难以为继,被迫关闭。不过,对楚天来说,这已足够。

    玄妙符篆成形,光芒大作,华盖仿佛受到牵引,璀璨星芒奔流右手,纠结缠绕,符篆渐消,幽黑光球出现在掌心,内衍无尽星空,外放灭世闪电,急速旋转间,金色雷蛇发出刺耳的嘶鸣声,空间片片破碎开来。

    正是玉佩空间中,老狐狸屠龙示范过的绝学“七曜周天手”。

    远远的天际,出现了千愁的身形,模糊不清,一眨眼,便到了中途,以楚天强悍目力,已经大致看见面目了,再一瞬,竟来到楚天身前,彼此距离不过数米,抬起右手,食指如剑,闪烁紫金毫光,当胸戳向楚天。

    此招貌不惊人,无声无息,空间却像豆腐一样,由其肆意划破。这招名唤“大灵皇指”,和七曜周天手一样,同为灵妖族镇族绝学。

    楚天瞳孔一缩,察觉到恐怖之处,不敢怠慢,抬起右手,以掌心“七曜周天手”相迎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远处传来凄厉叫声,菲菲站在一座冰川上面,遥遥望见这一幕,忍不住尖叫出口。凉风吹来,银发乱舞,衣袂飘飘,猎猎作响,绝美脸上,瞬间煞白,充满了恐惧。

    几乎没做任何犹豫,她一咬牙,探出纤手,撕开空间,闪身钻入,须臾,楚天面前裂开道口子,菲菲闪身出来,正巧夹在两人杀招之间。

    菲菲好歹也是法相境修为,穿梭空间,瞬间赶赴战场,不算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见状,千愁和楚天面色陡变,竭力收回招数,可菲菲出现得十分突兀,又是各出大招互拼,一时之间,哪会这么容易得逞。

    千愁手指稳稳停在菲菲身后,仅差一寸,却终究是成功收力,暗松一口气。下一刻,表情突然变了,以往霸道不见,流露出肉疼到极致的神色来。

    “丫头。”千愁叫声凄厉,心中懊悔之极,却已经来不及扭转局面。

    纵然楚天已经尽力,可掌心黑球仍按在菲菲胸口。菲菲口中鲜血泉喷,气息瞬间萎靡下来,娇躯倒在雪地里,神色黯淡,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“娘。”娘亲倒下,楚天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,一时呆愣住了,一动不动,如木偶雕塑。

    倒是千愁先反应过来,扶起菲菲,却不敢直起身来,坐在雪地里,一手抱着女儿,一手银光萦绕,却是催动残余不多的灵念,帮助菲菲疗伤。

    以他眼力,如何瞧不出菲菲情况严重,绝对无法可救,化作旁人,定不会勉为其难,可眼前是女儿,明知不行,也要逆天回命。

    楚天傻站许久,突然反应过来,眼睛通红,嘴里发出野兽般的嚎叫,手按在娘的胸口,不要命地调动灵念,一股脑注入进去。

    菲菲喷出许多鲜血,渐渐平复下来。当然,只是回光返照。睁着眼睛,望着千愁和楚天,微微一笑,道:“爹爹,小天,别白费力气了。我的情况自己最清楚,彻底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七曜周天手非同小可,若不是楚天散去大半元气,加之菲菲身为灵妖圣脉嫡系,血统不凡,肉身强悍,铁定当场毙命,哪里还有说话的气力。纵然如此,也绝对没可能救得回来。

    千愁眼中流出泪水,一点一滴,霎那间满脸都是。手掌离开菲菲,见楚天满脸痛苦、依旧催动灵念,目光渐渐凝聚起来,锋锐迫人,怨恨滔天,咬牙切齿道:“小子,我宰了你。”

    越想越怒,千愁死死盯着楚天,抬起手掌,开始凝聚元气,衣襟却给菲菲一手抓住,求肯道:“爹爹,别杀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千愁俯首一看,只见女儿胸前血迹斑斑,容貌惨淡,体内本该全无气力,却抓得死死的,眼中充满求肯。

    “罢了,罢了。”千愁心灰意冷,凝聚的元气渐渐散去,眼神黯淡,斗志全无。

    “小天,你外公人不错的,就是...太独断了点,看在娘的面上,不要再...找他报仇了,好吗?”菲菲向楚天请求,也许是大限将至,语气断断续续的。

    楚天点了点头,眼泪顺着脸庞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菲菲一手拉千愁,一手拉楚天,硬生生将两人的手拉在一起。这两个皆是不愿违她心意,勉强握在一起。菲菲眼中流露出满足,口中嘱咐道:“爹爹,小天,你们要好好的...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突然剧烈咳凑起来,鲜血喷出,将地上白雪染成红色。

    垂危之际,楚天两人自是求无不应,连连点头,表示已经会意,无须再说。

    意愿终究达成,菲菲脸上绽出绝美的笑容,体表光芒大盛,身躯迅速变轻,变成无数的光点,光芒散去,化作飞舞的雪花,飘摇旋转之间,隐约形成温婉的影子。

    歌谣声隐约传来,温暖而渺远,楚天身体巨震,记忆迅速回到遥远的过去。

    当身为婴儿时,每晚躺在摇篮里入睡前,旁边菲菲总会在旁小声哼着歌谣,轻柔动听。小楚天呼吸渐渐平稳,安然入眠,歌谣收敛,菲菲凝视着他,眼神喜悦,脸色满足。

    雪花四散开来,逐渐将楚天包裹在内,体表却无冰凉之意,反而暖暖的,仿佛菲菲的体温犹在。当雪球形成的前一瞬,楚天从缝隙中无意中瞥见,千愁泪流满面,流出的泪水,不比自己少上丝毫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楚天心中不解。他的这位外公,不是霸道不讲理吗,若非如此,他一家三口,也不会自幼分开,天南海北,苦苦思念。可是,眼前情形让楚天有些迷惑。

    不管楚天怎么想,雪球终究形成,颤动几下,消融成一道清澈的水光,包裹楚天在内,消失在这片风雪世界中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