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二百三十九章 罕有

时间:2018-03-19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由千愁召唤的白金巨人,睁开眉心血妖瞳,射出红光化作血海沼泽,削弱了日月巨人的能力,脚踩浪潮,风驰电掣来到面前,手起一枪戳向胸口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日月巨人仰天咆哮,声震天地,双手合十,各发劲力,一阴一阳,形成,悬于胸前。印法变幻,涨大,旋转不休,震开体表血斑,甚至周围汪洋都一时退散,现出漩涡,露出地面。

    摆脱对方的限制,日月巨人目射神光,当空化作两条蛟龙,张牙舞爪,扭曲身体,盘在一起,爆发强光,削弱下来,凝成一把宝剑,龙鳞砌柄,日月成锋,刚柔并济,奥妙难言。

    日月巨人抬手抓住剑柄,横剑隔开枪尖,神力爆发,双方皆是后退数步。数千丈高的身躯,简直小山也似,后退之际,地摇山动,空间颤抖。

    略一沉寂,双方各自暴吼一声,啸声冲天,喝散阴云,迈开大步,冲向对手,挥枪舞剑,就红海里,战在一处。

    血海汪洋,势若洪流,质似泥沼,十分难缠。可日月巨人所至之地,皆有阴阳分开浪潮,红海难侵,泥沼禁入。既然不受影响,自然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枪为灵妖之宝,剑实日月之精,枪势百变,剑法玄奇。圣者级别的能量爆发开来,近处冰川化作齑粉,远方雪山夷为平地,直杀得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,群妖慑服,魂飞魄丧。

    大战之猛烈,众族人身在主峰,即便隔着遥远的距离,都能隐隐感知到,脚下地面微微震颤,宛如巨兽复苏。

    一些元老睁开血妖瞳,探查出方位,均是面露骇然,距离那么远,动静这般大,圣者间的战斗,远非他们所能想象。

    蜿蜒山道,某处崖壁旁边,五老控制住伤势,先后睁开眼睛,见已有不少的执事、族人听闻动静来此,不便打扰,在旁等候,便运气体表,震开衣衫积雪,直起身来,待事停当,欲离开此地,回归居所,继续治疗,以期痊愈。

    临走时候,有位执事抱拳请示:“玄老,是否要将小姐送回去。”千愁对菲菲的禁锢,依然没有解开,菲菲当然还在那边站着。

    玄老略一沉吟,瞥了执事一眼:“她身上有族长设下的禁制,不得擅动,若出了差错,你负担得起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属下驽钝,考虑不周,幸未犯错,全仗玄老提点。”执事大汗淋漓,连声应和。

    玄老面色稍缓,口中下令:“通知族内,任何人不得擅动小姐,违者严惩不贷。”

    众人散去,各回各处。玄老一面走,一面忖道,就让菲菲在雪地里多呆一会儿,作为对五老不敬的惩罚。

    他心里自然知道,此时挪动菲菲并无大碍。可菲菲阻拦五老办事,只得呼唤千愁亲至,委实丢了面子,心中愤愤不平,故意这般下令,叫对方多受罪。

    雪花状如鹅毛,片片轻盈飘落。某处一道元气升腾而起,屏蔽着风雪,倒是侵入不到菲菲身上。

    地面不时震动,菲菲知道是千愁和楚天交手的动静,心如油煎,意似火烧。可千愁随手发出元气,竟让她动弹不得,非但元气停滞,就连灵念都无法脱离泥丸宫,判断不出战场所在,是以眼中流露出无助的惊惶。

    一个是父亲,一个是儿子,却当着她的面,自相残杀,手心手背都是肉,天下哀怨虽多,却无一大于此。

    周围不时有族人由此路过,驻足望了望,但玄老有明令在先,无人敢于多事,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,继续前行,消失在茫茫风雪里。

    “爹爹,小天,千万不要出事啊。”菲菲无法摆脱禁锢,唯有虔诚地祈祷,眼中水意盈盈,沿着绝美的脸庞,点点滴滴,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那片荒凉雪原处,血海里面,两个巨人交锋已经白热化。双方棋逢对手,将遇良才,动起手来,谁也奈何不得对方,一番激战后,都是焦灼起来。

    对楚天来说,自进入心路历练后,每一次均获得能解决对手的实力,料想这次应当不例外,却不想在千愁这里碰到的钉子。

    现实中,受到这个霸道外公欺负,害得他家庭残缺、母子分离,难道还不够,虚幻里也要输给对方?楚天绝不会容忍这种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千愁亲自出手,对付小辈,费了这么大功夫,连圣体都召唤了,激战这么久,都没搞定对方,也是脸上无光,便倾尽全力,动手之际,渐渐不留余地。

    于是,双方越打越是火大,两个巨人狂吼连连,声若奔雷,撼动天地,枪来剑挡,剑去枪回,飞天遁地,腾高窜地,所过之处,赤海卷潮,洪水掀浪,冲击扩散,山岳崩摧,平地塌陷。裂纹遍布天空,张牙舞爪,宛如黑龙,狰狞可憎。

    白金巨人打得起了性,双手高举长枪,对准日月巨人头顶狠狠抡了下去。虽然掌握无穷枪势,却尽数弃之不用,只是以枪身作棒子,简单粗暴劈头打落下来,无法胜有法,开天辟地,勇猛难当。

    长枪尚在半路,周围红海剧烈动静,掀起七八道水珠,盘旋而上,化作蛟龙奔赴枪身。长枪赤光大盛,落下之势暴涨,沿途划过之处,空间豆腐般裂开,倾力打去,其势难挡,竟似要把载物厚土分为两半。

    日月巨人见状,双目之中,神光爆射,护身的疾速旋转,流出无尽阴阳二气,注入身体,黑白萦绕周身,气焰冲天而起。剑身上面,色泽变幻,陡化七彩,手持剑柄,往上格挡。

    赤色宝枪和虹光神剑,碰撞在日月巨人头顶,声若雷鸣,罡风生成,吹刮在两个巨人身上,能量微微波动,如疏雨斜落池塘,激荡圈圈涟漪。远处几座雪山,高达千仞,轰隆一声,崩碎开来,夷为平地,只余一片雪地,白茫茫真干净。

    日月巨人右臂微沉,上方如天穹降落,覆天盖地,落将下来,其势莫挡,便抬起左手,扶住剑身,吐气开声,双臂奋力上举,如擎苍天,剑身之上,虹光陡盛,冲撞赤色,搅合一处。

    此时,双方此招力道方彻底爆发,均是身不由己,沿着地面向后滚动,巨人躯体上,沾染雪花,越滚越大,渐成雪球,到了最后,竟逾越万丈,沿途万物泯灭,只余沟壑深深。

    这一滚动,从雪原中央,直滚到边缘处,撞翻数座雪山,方缓缓停止下来。这个地方乃千愁特意选取,地域辽阔,除了冰雪,再无人烟,若换做他处,无异于一场巨灾,定当伤亡无数。

    雪球略一静穆,陡然展开,双方迈开大步,施展身法,返回战场,冲撞在一处,展开更加激烈的交锋。

    这种倾尽全力的碰撞,这已经是第三次了。能量消耗难以估量,即便是玄老这样的强者,每次的消耗,就够死上好几次,躯体也要耗尽精华,成为人干。

    因此,即便是强者,如此交战,也难以维持长久。三次过后,双方状态均已滑落下来,圣体能量开始衰减,第七次碰撞后,日月巨人双目光芒暗淡,身躯一震,整个解体,楚天降落下来,落在雪地上,状态萎靡,面色陡变。

    白金巨人挺起长枪,摇摇晃晃向楚天冲来,不数步,体表色泽变淡,无声无息消失在空气中。千愁也落了下来,盯着楚天,眼神甚是不甘。本打算一鼓作气,解决楚天,不料也是维持不了圣体了。

    圣者之间,就算动手,也会自持身份,彼此留有余地。像这般斗到身疲体软、圣体崩溃的,堪称举世罕有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