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二百三十五章 残缺

时间:2018-03-17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楚天听闻灵妖五老召唤,沿着山路向核心地带逶迤上行,待转过一处崖壁,见到前方白裙绝色女子,身体深处血脉自发感应,辨认出乃是未曾谋面的娘亲。

    虽然从未见过,但母子间的心灵联系是不会出错的。对面果然是菲菲,耳闻楚天这一声娘,心神剧颤,快步向这边走来。楚天忙迎去,两人终于见面。

    楚天脑海中传承玉佩嗡鸣,体内菲菲留下的气息也是微微波动。菲菲有所感应,彻底确认楚天的身份,沾染泪痕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意来。双手一探,顺势将楚天搂抱怀中,忆起往事,眼圈微微泛红。

    见状,楚天也是伤感。如果这一幕是真实,那该多好啊。只要是幻境,不管营造地再美好,也终究无法代替现实。眼睛眯起,不让眼泪流出,享受这自幼以来便梦寐以求的温暖。

    “小天已经长这么大了。”菲菲有点儿感慨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娘,能与你相见,真是太好了。”楚天将菲菲搂得紧紧的,仿佛一不留神,对方就会凭空消失似的。

    菲菲心中不解,感到诧异,不过却任由楚天抱着,心里不禁一酸。因为父亲的压力,她早早离家,亏欠楚天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楚天自己觉得不好意思,松开怀抱,两人分开,山路边找干净地面坐下。

    菲菲取出一个透明琉璃球,向空中一抛,变大将两人笼罩在内,闪了一闪,连人带球消失在原地。非但气息不外露,即便有人由此路过,也绝对不会与之碰撞。

    “小天,你受苦了。这些年你过的怎么样。娘不在,没人欺负你吧。你父亲还好吧。”菲菲连声追问。

    “娘,你别急,我总得逐一说起吧。”楚天答道,菲菲赧然一笑。

    楚天捋捋头绪,一条条说起,当然报喜不报忧。自己早年经受的小挫折,楚云借酒消愁,均是隐藏不提。

    说起小月擅做美食,菲菲面露艳羡,她也爱美食,可惜她在时,小月还未到身边。

    又说起楚楚,菲菲表现出极度的兴趣,楚天见她一副找媳妇的样子,忙住口不提,却被菲菲取笑了好几句。在灵妖族中,亲属间的通婚没有人类世界那么多限制,也就不以为忤。

    接着又说起周倩倩,此次为了避免误会,楚天先说明了两者的年龄差距,以免引发误会。菲菲会意地笑笑,认真地听着。当听到楚天进入八层失败,脸上满是紧张,旋即笑逐颜开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楚天戛然而止。菲菲听到关紧处,焦急地追问:“接下来呢?”

    楚天面色尴尬,下面就要离开荒漠,进入心路历练了,难道要告诉她,现在依然在历练中。那样,她该有多伤心。况且,真那么做,这方世界说不定会受到刺激,整个崩溃。眼前种种,皆成泡沫幻影。

    此次历练,即便是虚幻,楚天也希望待得更久一些,绝不想导致过早崩溃。

    “那个秘境,你怎么出来了,后面可曾再得到机缘?出来后,又发生了什么?刚才外面动静是你弄出来的么,我的天,小天都晋升圣者了,娘好高兴。一路走来,一定很艰辛吧。”一连串要命的问题,被口快的菲菲一口气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楚天瞠目结舌,这可怎么回答。此次历练构建难度过大,就算是老婆婆,也只能专注主要方面,难以尽数顾及这些细节,从而导致幻境不完善。后面的时间,还未曾实际发生,楚天自不知该如何答复。

    念及此地依然是虚幻,楚天心中一酸,差点掉下泪来,连忙忍住。顿了一顿,稳定心神,向菲菲笑道:“娘,我的事说得够多了,能说说你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菲菲干脆地答应,便从与楚云相遇开始说起,嘴里说着,心中则是纳闷。她总觉得楚天有事隐瞒,可母子关系,本该亲密无间,究竟是何缘故,导致无法推心置腹呢。一念至此,心里不由得笼罩在云雾之中。

    灵妖族议事大厅内,族长宝座空荡荡的。千愁长年深居浅出,若无大事从不轻易露面,早就将主要事务托付灵妖五老。灵妖五老的决策,在某种程度上即可代表整个灵妖族的意志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千愁座位下方,排开五把石椅,灵妖五老端坐上面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,所谓的五老,只有三个长相老迈,称得上老者。另外两个,一个是中年男子,另一个竟是美貌妇人,看上去年岁不大,实难担当得起五老之尊称。不过,仅仅外貌上如此,实际上,五个均是不知存活多少年的老家伙。

    再下面,十数个座位也坐满了人,个个气息雄浑,皆是圣脉的元老人物。任意一个,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,实力比起其余峰主之流,都要强大许多倍。

    “玄老,咱们已经派出大量人手,沿途搜遍,均未发现此子的踪迹。”大厅空地上,几位执事模样的人单膝跪地,其中一人抱拳汇报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一位圣者若是存心逃脱,凭你们是发现不了的。”发话的老者长相刻板,声音威严,正是曾向楚天传话之人,因存活年代久远,全名无从考究,族中上下皆以玄老呼之。

    圣脉元老,均是晋升法相境多年的佼佼者,漫说普通峰主,即便是八大神脉的领军人物,相较之下都有所不及。灵妖五老更为了得,均是度过了一两重入圣劫的人物,修为深厚至极,可谓半只脚踏入了圣武境。

    “堂堂圣者,就这么跑了?”五老之一,那位美妇睁大眼睛,满脸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我看不太像,玄老哥虽强,但若说发句话,就能使圣者落荒而逃,那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。”中年男子发表见解,面色木讷,完全没顾及玄老的脸面。

    玄老也没在意,对方与他相交多年,说的又是实话,他当然不会因为这个发作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,他沉声道:“我确实没让圣者退却的面子,但咱们五个联手,那就不一样了。即便是圣者,上门羞辱我族,也休想轻易离开。不过,此事蹊跷,此子自离的可能性并不大。”

    言罢,眉心睁开血妖瞳,瞳光铺天盖地,笼罩各处要道,并细细搜索适合隐匿之处。不过数息,便有了结果,在他感应中,楚天竟似不翼而飞了。

    玄老眉头微皱,望向美妇道:“妹子,借你照天宝鉴一用。”

    美妇闻言一笑,从怀里取出明闪闪的镜子,扔给玄老。照天宝鉴,乃是上等仙器,最擅探测,普照之下,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玄老伸手接住,顺手一抛,照天宝鉴漂浮头顶,闪了一闪,射出璀璨光华,四方景物皆入境内,一寸寸浏览主峰地面,依然没找到。血妖瞳射出瞳光,给宝鉴吸收加持。

    宝鉴一震,光华大放,性能陡然提升数倍,当掠过附近山道之时,原本空荡无物的空间抖了一抖,琉璃球缓缓现出少许轮廓来。

    玄老一见琉璃球,鼻子闷哼,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许多元老也露出恍然之色。

    他从座位上起身,招呼其余四老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灵妖五老各自起身,走出大厅,施展身法,向楚天和菲菲的藏匿处走去。

    琉璃球隔绝尘寰,菲菲与楚天说了些旧事,虽然大都在楚云那里听说过,却依然洗耳恭听,不为别的,与菲菲待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,对楚天来说,都思之欲渴,一点儿也不想浪费。望着近在咫尺的娘亲,眼中露出沉迷和陶醉。

    “我想不起来了。”菲菲眉头蹙起,苦苦思索着。说完肚里知道的事情,想说点其他的给楚天听,脑子里却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楚天佯装不知,面露天真笑容,道。

    “和你父亲相遇之前,发生的事情呢,我怎么一点都忆不起来了?”菲菲搜肠刮肚,却终究想不起来,表情痛苦,抬手揪住自己璀璨如瀑布的银发,烦躁地揉搓着。

    “娘。”楚天眼睛湿润,近前将娘拥入怀里,试图给他安抚。

    “离开云哥后的经历呢,因何也是空白,我脑子坏掉了。”菲菲面容惨淡,眼泪一滴滴落在地面上,灼热的温度,使冰雪地面一点点地融化。

    “娘,不要多想。”菲菲身躯颤抖,脆弱地像个孩子,楚天心中悲痛,面色强作笑颜,生怕被看出异常。如若给发现这方时间并非现实,而是残缺的虚幻,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对了,给你的传承玉佩中,应该有着某些秘密,我也一点也想不起了,这是为什么?”菲菲眼神茫然,神色空洞。楚天无言以对,只能尽最大努力抱紧她。

    “小天,我的孩子,娘变傻了,不管用了。你快点走吧,快回去告诉你父亲,让他再找个妻子。你不能没有娘亲啊。”楚天怀抱中,菲菲身体陡然轻盈起来,变成半透明状,竟似要消散在空气里。

    “娘,不管你发生了什么,永远都是我娘亲。请不要再提这些话了,好吗?我会和你待在一起,永不分开。”楚天泪流满面,话语却掷地有声,菲菲消失的趋势,及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外面空间剧烈震荡,现出琉璃球,变小落地面上,滴溜溜地滚动。

    “小友,我灵妖五老恭候多时,不见顾客临门。堂堂圣者,藏来藏去,愉快否?”失去此宝的屏蔽,玄老威严的声音,丝毫不受阻碍地传了进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