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二百二十六章 厚礼

时间:2018-03-11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接下来楚天的心路历练中,故事里楚楚成为常客,两人经历了各式各样的版本。

    其中有个版本颇为特殊,两人并不属于同族,偶然相遇,一见钟情,相处数年后,楚楚突然道出真相。

    原来,她的生父早些年为楚天所杀,本人为报仇,潜伏在楚天身边,处心积虑让楚天喜欢上她,可同时也爱上了对方。

    故事的最后,楚楚作势欲杀楚天,见楚天心甘情愿、毫不反抗,绽放出绝美的笑颜,反手将剑刃刺入自己胸口,血液从伤口流出,滴落地面,蜿蜒成河。

    弥留之际,凑到面前,轻吻楚天一口,在耳畔低语,要他好好活着。死的时候,双目微闭,神情安详,表情凝固在满足的笑容上。

    楚天两眼通红,血丝横生,用尽力气去喊楚楚的名字,却怎么都唤不醒逝去的伊人,仰天绝望地惨嚎,泪水盈满眼眶,视线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无边无际的悲凉,化作清流,包裹住他,破碎空间,直奔下次历程。

    越到后面,出现的人物越紧要,故事情节更曲折,情感撼动人心。楚天心中余留的悲伤尚未尽数释放,又有新的更深沉的悲伤驻留进来,哪怕穿梭无尽时空,也顽固的缠绕心头,怎么都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咦,少爷,你怎么流泪了?”清晨门口见面,小月款款行礼罢,挺直娇躯,眼尖地瞧见了粘在楚天脸上的泪痕。

    “这阳关太晃眼了。”楚天揉了揉眼睛,回答。身边没有沙子,只能找另外一个借口。

    小月抬头一望初生的太阳,露出疑惑神色,虽说是初夏,这大清早的,阳光怎会此眼呢?少爷不会是发烧了,乱说胡话吧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她近前几步,手覆在楚天前额,黛眉微微蹙起。不像发烧啊,温度也不高。况且,她虽然见识有限,却也知晓武者体质异于常人,从未曾听说有过发烧的。

    小月虽是丫鬟出身,但深知楚天平易近人,也就没什么顾虑,顺着心意行事了。

    楚天面露尴尬,忙推开她的手,心里竟是有些羞愧。

    上次幻境中,刚与楚楚山盟海誓、生死相依,最后因故发生争执,楚楚照旧自残,含笑逝去,这才来到这里。尚未完全适应新环境,给小月这么一摸,感觉像是背着楚楚偷情一样,宛如针扎皮肤,浑身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小月噗嗤一笑,暗道少爷总算长大了,也知道害羞了。楚天感到自尊受到侮辱,面露佯怒,小月感觉有趣,却强忍笑意,折身引着楚天步下台阶,去往梧桐说下石桌旁,享用桌上刚做好的早点美味。

    楚天跟着小月走,对婀娜多姿的背影时而不见,猜测着最后会是什么剧情,像先前一样,弄个刺杀什么的就好,可千万别整出多余的情况,那多不好。天地明鉴,他可不是花心大萝卜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古锋也在进行着各种心路历练,在绵绵不断的环境之中,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,同族兄弟,过命好友,甚至以往忠心的手下都因五花八门的缘故,无不欲至他于死地。

    对此,古锋见一个杀一个,来两个杀一双,动手之际,毫不留情,头颅离身,胸腹破裂,伤口绽开,鲜血淋漓,如浑浊溪流,四面八方,汇聚涌来,形成暗红水光,将他包裹在内,直奔下一个世界,开始新的杀戮。

    每当杀完人后,鲜血汇聚,血溪涌来,身畔都有风声异啸,其中隐隐夹杂着桀桀怪笑,初听之下,像是赞许,但细细听来,方能听出深深潜伏着的讥嘲。

    当然,古锋任由性子,肆意杀戮,鲜血淋面,洋洋自得,意气风发,又如何能耐心分辨这个细节。

    初听之时,古锋怀着一丝兴致,为了获取情报,也会听人把事说完,再动手杀人。后来,他觉得这么做完全没必要。

    经历了十几次后,很容易分辨出此次故事中,谁才是他最重要的配角。往往一认定目标人物,就毫不犹豫地爆发实力,力争用最短的招数,将对手解决。

    经过上百次锤炼,古锋动手时更加果断,往往一击致命,绝不给人反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望了眼倒在不远处的尸身,古锋缓缓插宝剑入鞘中,右手一握,连剑带鞘收回容戒中。尸体流出鲜血,汇聚血溪,古锋一动不动,任由施为。懒洋洋打了个哈欠,颇有点儿意兴阑珊。

    这就是前辈的考验吗,实在太简单了,对自己来说,一点难度也没有啊。

    是的,心路历练,虽然故事多样、情节曲折,但无论重复多少次,都有一个共同点。那就是本人只要愿意,想剪除目标根本不算难事。

    在古锋看来,考验正由于结果的未知性,蕴含一定刺激成分,才能称其为考验。具体来说,就是任务目标,至少要拥有与历练者不相上下的实力,才比较有意思。

    像这种双方持有力量不均等的考验,还得身不由己,反复渡过,除了乏味,当真找不到第二个词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“团长,为什么,我对你忠心耿耿,怎么无缘无故就下手了呢?”赵雄倒在地面上,鲜血从身上伤口汩汩流出,染红了脚下的地面,独眼中流露出一抹绝望。

    古锋击杀碧锋团原团长,慑服其余人的过程中,自己第一个跳出来表示支持,之后也唯其马首是瞻,从未有违拗之处。这人是疯了么,如何连自己都杀。

    显然,此时只是此次故事的初始,两者矛盾并没有演变出来,也可能是古锋自己判断失误。

    古锋一步步走到赵雄面前,脸上挂着冷笑。赵雄举目四顾,四下里横七竖八的,都是团内成员。

    碧锋团中无弱者,每一个都是身经百战的精英,即便上一任团长,也是费尽心神拉拢,方聚起这么多,不想被古锋一股脑全杀了。

    其中两个,与赵雄私交甚好,也命丧黄泉。见到这两具尸体,纵然死去,眼睛兀自睁着,死不瞑目的样子,纵然赵雄心性凉薄,也是有些兔死狐悲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这样,没有丁点的感情啊?”赵雄右手捂住腹部的伤口,左手食指指着面前的古锋,抱怨过后,骂不绝口,谴责他泯灭人性。

    对于所受谩骂充耳不闻,古锋露出恍然之色,眼中竟是掠过一抹笑意:“我得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人渣,败类...”滔滔不绝正骂得起劲,赵雄闻言一怔,迷惑地追问:“谢我什么?”

    古锋不答,手持宝剑往赵雄一挥,冷光过处,大好头颅滴落地面。

    无头尸身从脖颈喷出鲜血,缓缓倒往地面,溪流蜿蜒,汇聚到现实中绝对无法企及的程度,四面八方,包裹古锋。

    见状,古锋面露喜色,忖道目标果然在这些人里面,倒是省了许多事。

    大多数的故事,有许多人摄入其中,逐个分辨,效率太低,不分善恶,一路杀过去,在古锋看来,是比较省事的方法。

    想起赵雄骂得难听的那些话,古锋眉头一皱,口中喃喃自语:“我念你一向忠心,容你多活一会儿,你嘴里却不干不净的。看来,是我多事了,真是没必要。妈的,公子我哪方面都好,唯独有个缺点,就是心地太慈善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,皱眉只是短时间,当血水包裹全身,空间开始碎裂的时候,便是舒展开来,内心也释然了。

    这赵雄纵有万般不是,却提醒了古锋一件事。心路历程如此简单,或许因为他从没将感情这东西太当回事,换做旁人时,那就未必了。

    空间一块块碎裂,色调开始扭曲,血光包裹着古锋,在未知时空中往来穿梭。

    古锋双眼紧闭,不去看斑斓的光线,面上却掀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这考验对他简单,可对旁人来说,却未必尽然。尤其是楚天这种乳臭未干的稚子,纵然薄有天分,碰到此类历练,又能有几成胜算?

    千岩国皇宫偏殿内,老婆婆抬出右手,向面前水晶球虚空一抓,其中彩色扭曲如怪蟒,繁复深奥,较之前何止强上数倍。

    “小楚天,在最后环节开始前,尽情享受这份厚礼吧。虽然颇费了点儿心神,如你满意,一切都是值得的。用不着太感激我,这是姥姥应该做的。”老婆婆口中自语,起初音量轻微,随即渐大,后来竟是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最终,桀桀的怪笑声,从口中一波波涌出,摇撼震荡之下,琉璃般的空间,一块块破碎开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