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二百二十五章 雪花

时间:2018-03-11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楚楚压不住心里爱慕,再次向楚天表白。起初以姐弟身份相处时,彼此感情融洽,但随着交往日笃,关系逐渐变质,楚天时时躲着她,刻意拉开距离,希望将这份情感冷淡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,无论如何,她都不愿见到事情这样发展。自觉已经不适合含蓄,就找机会与楚天言明。

    却不料,不说还不要紧,言明后竟连楚天面也见不了几次,被拒绝后,腆着脸有多次表白,可不是被推诿过去,就是支支吾吾说不出口,亦或直接扯上伦理的大旗,直言拒绝。

    楚楚一个女孩子,如若不是爱到极致,又怎会直抒感情,甚至被拒几次,都不气馁,心里再怎么难过,始终不肯放弃。

    只是,情感上经历这么多挫折,渐渐的心念成灰,当着大家的面,不便表现,强装笑颜,但寂静深夜里,独自一人在闺房的时候,常常以泪洗面。

    自己中意的人,并不中意自己,天下之悲,莫过于此。

    此次,多日未见楚天,楚楚挑了个楚雨不在的时间,将他强拉了过来,不想楚天为了避嫌,房子都不愿进,因此就站雪地里叙话。

    上述种种,皆是此次幻境衍生时,外界强行置入的记忆,但对于其中楚楚来说,却是真实无比的记忆,此次表白发自吩咐,情意真挚,天地可鉴。

    一来到此间,楚天自也明白了这些。不过,他心里清楚,这肯定又是一次虚假的幻境。

    但是,就算明知道不是真的,遇到这种情况,一样很难处理啊。

    历经多次轮回,他早就对秘境主人的变态之处有了足够的了解,可见到楚楚这副样子,仍然觉得太过小觑了对方。

    楚天如若身负绝世修为,定会找到老婆婆,非拼个你死我活不可。这种恶作剧,很容易叫人当真啊。

    可惜他没有,因此只能收起这个念头,连咒骂的欲望,都忙从心头收回。秘境主人修为通天,自己心中的念头,怕是都躲不开人家的感知。若是此人听到被骂,稍稍一动小拇指,他都会死得无比凄惨。

    “小天,你怎么了?”楚楚眼见楚天浑身发抖,像是生气的样子,望着他,面现疑惑,不解地问道。心里暗自嘀咕:“不会是装模作样,故意转移话题,想拖延时间吧。哼,我才不吃这一套,非说个明白不可。”

    楚天回过神来,略作沉吟,正色回答:“你是姐姐,我是弟弟。”

    得到如此答复,楚楚牙齿咬破嘴唇,鲜血流出,水灵的眼睛中,泪水涌动,微微垂首,一滴滴洒落下来,将地下染成咸的。旋即抬起头,直视楚天:“难道,你有了喜欢的女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矢口否认,摇头不止。

    “既未移情别恋,又如何不接受我?莫非只因为我是你姐姐,真是可笑。咱们结合,虽然较罕见,可也绝非没有先例。”楚楚瞪着楚天,美眸冒火,咬牙切齿,面现讥嘲。

    楚天打了个冷颤,觉得楚楚恨不得把自己吃了。考虑了下措辞,回答楚楚:“我对天发誓,绝对没发生你说的这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你让我在你胸口刺上一刀,取出你的心,给我瞧瞧黑了没有。”楚楚刷的一下,拔出泓水剑,冻得通红的玉手死死握着。剑身明晃晃的,寒光倒映在脸上,俏脸含冰,逐渐升腾起摄人心魄的杀气。

    见她这样,楚天心里不由得也难受起来,张开双臂,直视楚楚,道:“姐姐,如果这样能让你好受些,那就如你所愿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非你敌手,如果认真的话。你确定不反抗?”楚楚催动体内元气注入手中剑刃,美目锐利地盯着楚天,口中缓缓说。

    楚天大义凛然:“我修为再深,也只锄奸除恶,诛仇杀敌,不会将功夫用在朋友身上,何况你是我姐姐,你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花言巧语,不知道骗过多少女孩子。”楚楚娇叱道,俏脸上却是不着痕迹地露出一抹笑意,在满是泪痕的娇颜上,显得分外的凄美。

    嘴里这般说着,手下却没留情,娇躯一闪,纵到楚天面前,手腕一抖,当胸一剑刺去。泓水剑上元气鼓荡,剑身嗡鸣作响,若被刺在胸口,尽管修为不俗,也会当场交代,绝无半分的侥幸。

    楚天叹了口气,闭上眼睛,不愿去看剑尖如何刺中自己胸口。接下来的事情,不用细看,随便想想,便知如何发展。这是千百次轮回得来的经验。

    姐姐一剑刺中自己胸口,自己没事,姐姐慢慢地消失。现在不必看,待剑刃临身,姐姐消失时,必须睁眼去看一看,那俏美脸上动人的笑颜。

    哪怕只能瞧一眼,也可慰劳因多时不见,心中愈演愈烈的想念。

    泓水剑上元气呼啸,席卷劲风,吹斜沿途飘落的雪花,直刺楚天胸口。楚天闭上双眼,面容平静,张开手臂,安然地等待。

    再差数寸,泓水剑就要刺中楚天胸口,始终没等到什么变故,楚楚俏脸上阴霾破除,超脱悲伤,绽出了绝美的笑颜,硬生生在彼处收手,反手直插自己胸口,深深地插入芳心中。

    听闻噗嗤一声,而自己没任何触感,楚天心知事情不对,忙睁眼去看,只见楚楚胸口中剑,鲜血不可阻碍地流出,汩汩如涓涓的溪流,楚天惨嚎出声,往前一扑,抬出手臂,将楚楚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霎时间,眼前的女孩,有虚幻而真实,深深刻在心灵最隐秘的地方,栩栩生辉,永不泯灭。楚天一时竟忘记身处环境之中,将眼前一幕当作真实,眼泪一滴滴地滴落下来,其上的灼热,一点点地融化地面晶莹的积雪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为什么这么傻?”楚天抱住楚楚,泪流满面,抬起右手,欲催动灵念拖延伤势。正面刺中心房,纵然有灵念相助,也绝对无法挽留性命,只能拖延一分是一分了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。”楚楚纤手抓紧楚天手臂,不让他动弹,微笑道:“姐姐快不行了,让我亲你一下,好么?”

    楚天含泪点头,将楚楚抱起来。楚楚依靠着楚天的怀抱,慢慢直起身子,凑到楚天面前,小嘴撅起,朱唇在脸上轻轻一吻。似蜻蜓点水,一波又一波,横亘在两人间的莫大阻碍,花姐儿开了,宛如池塘荡漾起潋滟的水纹。

    轻轻一吻后,楚天感觉怀着佳人分量渐轻,有如空气一般,一点点的,变成光点,再化作鹅毛般的雪花,风一吹,飘飘扬扬地远去了,离楚天而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只有楚楚的娇颜未曾尽变,嘴唇开合动作,挣扎着想说些什么。声音隐隐约约,宛如渺远的歌谣,且由于渐起的朔风,根本听不清楚,但从口中变化中,楚天清晰地辨出,楚楚说的是:“再见了,小天。来世,咱们不要做姐弟。”

    楚天眼中含泪,重重点头,楚楚面露欣慰的微笑,仿佛这一生的追逐,皆以得到回报。旋即,娇躯消失在天地之间,只能从轻盈飞雪中找到雪泥鸿爪。

    只是,漫天飞雪,飘飘扬扬,晶莹透彻,无穷无尽,如何辨出那几朵,是楚楚身体所演化。

    楚天伸手去抓,雪花一落入手里,触碰到体温,就变化成雨水,滴滴流淌在掌心,如同楚楚遭拒时眸里的清泪。他五指严密合拢,紧紧地攒住,生怕流出丝毫。

    满脸悲伤,口中叹息了一声:“姐姐,即便在此间幻境之中,你也不愿伤害我啊。”感叹甫一出口,便在冷天里化作白气,升腾而起,凝成天穹的冻云。

    漫天的雪花,宛如受到牵引,向楚天席卷而来,温柔地将他包裹在内,颤动几下,变成清冷的水光,裹挟着里面的人,破碎虚空,涉足更深的心路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