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二百二十三章 真会玩

时间:2018-03-11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楚天离开荒漠,经水幕传送,来到某地看到胖子,放眼打量四周,不看不要紧,一看吓了一跳。周围巨木参天,空气清新,环境对他来说熟悉至极,不是雪松林又是哪里。

    秋风飒飒,草地依然枯黄,雪松苍青如故,正是深秋时节。这让楚天颇为迷惑,且不说如何出了秘境,就算在里面呆了数月之久,出来时也该是盛夏才对,又如何到了深秋,时间可是对不上。

    就在他犹疑之时,楚宝推了楚天一下,指着不远处倒在地上的鬼影狼说:“小天,真有你的,这畜生如此凶残,都被你斗败了,不过你怎么突然晕倒了。咱们收拾一下,快点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至此,楚天方反应了过来,这应当是族比之前,初次来此历练的时候,一瞬间,心里有种虚幻的感觉,一时分不清虚实真假。难道说,之后发生的一切皆是南柯一梦,这实在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心乱如麻,可正在和楚宝对话,由不得多想,眼见周围仅他一人,楚天眼珠转了转,疑惑地问道:“胖子,怎么就你一个,其他人呢?楚影,楚楚姐在哪里?”

    听闻楚影名字,楚宝不禁打了个寒颤,四周张望了下,见没人方拍了拍胸口,长吁了口气,没好气地道:“没事提那个煞星干啥,若是得罪了,别看你能轻松应付鬼影狼,若对上楚影,当真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旋即,重重一拍楚天的肩膀,开起了他的玩笑:“行啊,小天长大了,竟然也会对女孩感兴趣。楚楚可是药堂大小姐,长得也没话说,眼光可以。不过,没记错的话,那可是你堂姐,这么做真的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那告诉我,怎么就咱们两个?”楚天不依不饶追问。

    楚宝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咱们不是分路行事了么,咱们往东,其余的朝西,不是刚分开一会儿?”

    楚天不语,眉头皱起,按照他的记忆,此次历练,几人应当一直在一起才对,从未有过分开的经历啊。

    “小天,快看,那边来妖兽了。”楚宝忽然打断他的思绪,手指着某个方向,浑身颤抖地惊叫。

    楚天顺着楚宝的手指望去,楚宝站在他背后,脸上突然浮现一抹狞恶,反手从背后鞘中拔出阔剑来,运上元力,向楚天脖颈斩去。下手极其狠辣,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剑身色泽深邃,十分宽阔,分量很重,凝聚了雄浑元力,劲风呼啸,威势颇为惊人。

    楚天转过身来,容戒中取出一把长剑,凝力横剑一格,火星四溅,冲击波产生。楚宝后退一步,肥胖身躯一晃,便稳住身子。楚天则是连退数步,明显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楚宝的修为,比认知中强悍许多,足足达到了练体五段后期。平时一点也没显露出来,心机可谓深沉。而楚天丹田精纯的气雾不见,尽散为元力,修为也倒退到五段初期,是以正面碰撞竟拼不过楚宝。

    自离开沙漠,情况就变得极为诡异,因此楚天既没惊慌失措,也未震怒质问,面容镇定望着楚宝,不言不语,等他先开口。

    楚宝身体颤抖,满脸冷笑:“别怪哥哥不讲情面,楚赫付了天价,买你性命。宰了你,得了资源,也能和四长老牵上线,可谓一箭双雕,死了别怪哥哥,就怪自己命不好。”

    言罢,不待楚天回话,欺身到楚天跟前,手腕抖动,剑影重重,携带风声,劈头盖脸,轰响楚天。

    楚天挥剑迎敌,由于不擅剑法,元力也远逊楚宝,斗不几招,手中长剑被远远磕飞。兵刃脱手,他也不急,双手一错,施展旋风掌,手脚齐用,身化旋风卷向楚宝,威力不见反增,数十个回合后,将楚宝的阔剑也击飞到远处。

    楚宝暴躁地嘶吼一声,宛如山林猛兽,挥动斗大拳头,狠狠砸向楚天,全身元力山呼海应,声势十分惊人。楚天凝神以小成境界的旋风掌对抗。

    两人徒手交战,血腥非常,楚宝不知何故实力大增,修为胜过楚天。而楚天不但修为退步,血妖瞳、灵念等底牌均无法动用,但仗着小成级别的旋风掌,也能与之斗个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倾尽全力斗了几百回合后,两人气喘吁吁,筋疲力竭,各以绝招定胜负。

    楚天一掌拍向楚宝脑袋,楚宝一拳轰向楚天胸口。楚宝修为虽强,所修的拳法品阶不高,也未登堂入室,是以经历起初的凶猛后,渐显出败象来。

    此次对拼,同时出手,可楚天旋风掌已到极高境界,一掌既出,如布风云,速度远超楚宝,眼看就要落在头上,将肥胖脑袋拍得西瓜一般裂开。

    楚宝面现恐惧,惨嚎出声,不敢直面自己末日的到来,右手拍在楚宝头上的前一瞬,楚天叹了口气,硬生生收住掌势,任由楚宝一拳轰在自己胸口。

    即便明知是虚幻,他又怎真的忍心,将狠招用在胖子身上,那可是他的好朋友。

    性格偏内向,又因楚赫之流的讥嘲,幼时并没交到好朋友,今日实力变强,引来了大批仰慕者,但那也不算朋友,举世之间,好友寥寥,楚宝算是一个。

    楚天修武,本为守护亲友,诛杀敌人,待登临巅峰,去妖族夺回娘亲。泯灭人性,残害朋友,并不属于这个范畴。

    楚宝拳头落在楚天胸口,凝聚的元力不翼而飞,因此未造成任何伤势。楚宝望向楚天,眼神中凶厉消失,脸上露出欣慰地表情,抬手向楚天做出再见的手势,脸上露出招牌的朗笑:“再见了,小天。果然没看错你,我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然而,从放楚天身上的拳头开始,楚宝肥胖的身躯,一点点地消失,化成明亮的光点,飘散在空气中,宛如夜间的萤光,唯美而灿烂。

    “胖子。”楚天收手去抓楚宝的身形,却落了空,直抓住几个光点,楚宝的身躯已快要消失完毕,当脑袋消失的时候,楚天清晰地看到,他脸上笑容分外地灿烂,映照着金色的太阳,栩栩生辉,永远地凝在楚天的记忆深处。

    楚天望着掌心留下的几个光点,心里不禁有点儿难过,最终,抓住的光点化作清流,点点滴滴从指缝中流淌下来,滴落潮湿的泥地上,归于尘土,消失无迹。

    原地伫立一会儿,楚天轻轻甩掉黏在手上水珠,玉珠般迸溅,抬起手背抹去流出的些许眼泪,口中笑骂了一声:“死胖子,要走就快点,非弄得这么伤感干啥。真不像你的风格啊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溪水,突然分出水光,朝楚天下来,不由躲避,形成水光,包裹躯体,空间破碎,触目的色调再次扭曲,楚天有了一次经验,也不害怕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他知道中间过程,无非传送各处,没什么好看的,盯得久了,难免会眼花,不如闭目调息,倒也落得个清净。

    再睁开眼时,时值夜晚,凉风习习,面前是久违的自家小院,正坐在梧桐树下,石桌上摆放着各式美味,热腾腾的香味,即便站在院外,也能隐约闻到。

    跫音轻轻响起,小月盈盈走来,送来最后一道菜,是她精心制作的甜点,搁在空处后,自个儿坐在楚天对面,笑吟吟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楚天为之苦笑。看样子,多半要给小月捅上一刀了,难不成还能还手,面对自幼为他做饭的小月,他根本狠不下心。

    “反正,被捅一刀也死不了人。”楚天心里忖道,早在与胖子交手时,就看出对方招数外厉内荏,没有丝毫的杀伤。否则,就算心里极不舒服,也不会迂腐到给人捅死的。

    “那位前辈,可真会玩。”楚天摇了摇头,哭笑不得,面对小月期待的目光,抬起手边的筷子,眼中冒光,直奔桌上美味。不管事态如何发展,填饱肚子才是第一要务,先吃他娘的再说。

    久违了,小月的厨艺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