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二百一十九章 风声

时间:2018-03-11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无尽的荒漠,楚天一步步艰难行走,汗水滴落滚烫沙子上,升腾起道道白气。

    感觉上,已在此间行走了数日,明白了种种难处。

    火球般的烈阳永悬头顶,从未便宜过天空中央半点,此地没有水源,心神也无法进入容戒,水分得不到补充,楚天被晒得皮肤干裂,却不显丝毫焦黄,白皙如故,十分诡异,伤口中鲜血流出。

    自来到荒漠之中,灵念只能用作探测,无法治疗伤势了,当然,即便可以,他也不会将之浪费在这种地方,如若精神耗尽,在此漫步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昼日不断的烘烤下,脚下黄沙热得可怕,行走此间,步步都似踩在烙铁上面,双脚起了无数烫泡,如此高温,鞋袜应该早损坏了才是,奇怪的是并没有,好端端穿在脚上。

    因为,每一脚落下,沙子都会像幽灵般穿过鞋袜,直接印在脚底板上,后来全部都是烫泡,许多砂砾菱角分明,印在上面,烫泡破开,脓水流出,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烫泡破了又开,时间点滴流逝,走过的路途越来越长。

    沙漠上行进,热风阵阵,吹刮在人身上,体内本就匮乏的水分,更加稀少了,席卷地面,扬起沙子劈头盖脸打来,由于不便催动元气,身体上落得一身的伤势。

    这片宛如炼狱的天地间,时间并不真实,这点不难发觉。如若一切如常,断了这么长时间的水,即便楚天修为不俗,也断无活命的道理。

    唯有凝丹境强者,方能依靠内丹,将体内元气转化为必备养分,脱离饮食供给,也能长期存活,在此之前,哪怕是化罡境,也只能依仗体能旺盛,较普通人耐力强上些许,却也没有本质的诧异。楚天现在更不行。

    感觉并不真实,现实究竟过了多久,无从得知。再怎么饥渴,只要能忍住,也不会因此丧命。唯能得出一点,那就是灼热的体验绝无虚假,也就是说,无论现实过了多久,精神上都确切地承受数日的折磨。

    楚天低着头,汗出如雨,衣襟尽湿,却坚定不移的前行。他停了下来,抬头目视前方,沙丘高低不平,错落分布,四周空荡荡的瞧不见人影,至于古锋,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能见到个人也好啊。”楚天快速喘息几口,抬手抹汗,心里暗想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哪怕是敌人,能见到一两个,只要不发难,想来也是好的,起码让他减少一些孤独感。

    无边无际荒漠中走了这么长时间,除了肉体上的折磨外,对精神也是种很大的考验,在这里走得久了,能见到人,也是种心理慰藉,能派遣不少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稍息片刻,楚天调整好状态,竭力将心中升起的荒凉感驱赶出去,目光重新坚定起来,打点精神,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楚天心里偶尔会想,这片荒漠,广袤无垠,就这么走着,不知何时是个头,不过,就算想起,也是短短一瞬,很快就抛开无益的杂念,砥砺前行。

    最酷暑的时候,钢炼般的意志,都是模糊起来。有句话来自遥远的过去,不时响彻在耳畔。

    “小楚天,往前走,一直往前走吧。”

    旋即,桀桀的怪笑声不知从何处传出,耳膜隐隐刺痛,内心的荒凉,脆弱如琉璃,被毫不留情地震坏,道道裂纹浮现,支离破碎成美丽的花纹。

    一个个脚印落下,时间如风流逝,渐渐的,楚天神智变得模糊,汗流浃背,嘴唇干枯,目视前方,本能般地迈动脚步,机械而枯燥地走过一段又一段路程。

    行尸走肉也似,在荒漠上晃荡了许久,楚天抬起头来,眼睛竟已适应了烈阳的照耀,不用再眯起,涣散目光稍稍凝聚,心神短暂回归,嘴唇上有凝结的血痂,微微蠕动,喃喃自语地说些什么,声音模糊到听不清楚,看口型,似乎是:“过了多久了?”

    皱着眉头思索良久,终究没想出来,长出了口气,自嘲一笑,摇了摇头,迈开脚步,继续前走,在盈目金色和欲沸高温中,神智复又恍惚,跫音声声响起,似乎遣散着这片天地间的荒芜和寂寞。

    如若心神清明,楚天便可知晓,他来到此间,已有大半个月了。

    除了日常之外,其间也有数次飓风,几百丈高,接天连地,蔚为壮观,声势骇人,卷起黄沙,暴袭而来。

    如此风势,要是没有坚韧意志,无须身临其境,只要远远地张望一眼,就会彻底地丧失斗志。

    初次看到时,楚天拼命挪动步子,慌忙地躲着,虽然仓皇,却依旧没有放弃生还的希望。飓风仿佛看出这一点,由人操控似的,速度看似迅疾到不可趋避,实际上,恰巧被他蹒跚、笨拙的躲过。

    只是路过身畔时,卷起黄沙突袭脸上,像是童心未泯,玩性大发,恶作剧得逞,旋转间呜呜不止,仿佛桀桀的怪笑声,阴森森的,宛如夜枭。

    这般声响,初听之时,楚天只觉阴森可怖,毛骨悚然,可反复数次之后,方细细品味到内蕴的丝丝悲凉,以及缕缕温柔。

    当然,这都是极隐晦的,也就是他感知细腻,方察觉一二,无法窥探全貌,有时候,连自己都怀疑是不是耳朵有了毛病,这声音,怎么听都觉得吓人,哪里会有丝毫的温柔呢,定是听力出了什么偏差,一定如此。

    经历数次飓风,楚天从原本的仓皇,变得胸有成竹,再遇到时,不慌不忙,只是倾尽所能来躲避,无论快慢如何,飓风总会体贴地延缓来势,由他恰恰避过,错身而过时,旋转不止,发出似阴森又似温柔的怪笑。

    承受了二十多天炼狱般的考验,这一日晌午十分,烈日之下,楚天照旧在沙漠上,缓缓行走,步履稳健,而目光,却因为待得太久,难免有些涣散。

    飓风突然袭来,楚天循声望去,目光稍稍凝聚,神智回复些许,见状也不慌乱,只是调动体力,尽快迈动步子趋避。

    由于消耗过大,虽然已经尽力,实际上并不太快,所幸飓风没有例外,如往常一样极有耐性,不疾不徐,呼啸而来。只是,路过之时,调皮地扬起沙子,撒得满身都是,透过身上衣衫,又在白皙皮肤上增添了许多烫伤的红点。

    随即,像是怕人记恨报复,怪笑着加速远去,眨眼便消失在天地边缘,根本无从追起,楚天倒是没生气,身躯一震,摇晃着脑袋,弄掉了头发和身上的沙子,望着消失的方向,哑然一笑,神态像极了目送邂逅的老朋友。

    既是旧识,性情顽劣点,无伤大雅,自没大碍。

    伫立目送飓风远去,楚天抬起左腿,一脚落下,下面沙子上又多了个深深的脚印,已经开始继续行进。缓步行进约莫一刻钟功夫,视线尽头处,天空和沙海交界处,远远地望见一个模糊的黑点。

    两人速度都不快,可黑点的,总归要比楚天慢上一线,因此,之间的距离逐渐拉近,慢慢的,黑点变成到身影,过了好一会儿,方看出身形是削瘦的,再一会儿,便能隐约辨出人来,应当是古锋。

    随着不断接近古锋,楚天眼睛越来越亮,步履也轻便了许多,宛如望见了梦寐以求的水源一般,对方的存在,使他感受到此间世界的一点生气。

    跫音此起彼伏,彼此交加,半晌,楚天终于赶上古锋,与他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古锋目光涣散得更厉害,直到此时,才意识到有人到来,脸上欣喜神色与如释重负间杂,表情难以言喻,原本锋锐的眼神,此时有点浑浊地移向动静处,看清对方样貌后,视线一点点凝聚,面部喜色顿无,震惊蔓延扩散,有点口吃道:“楚...楚天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