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二百零九章 两个坏蛋

时间:2018-02-28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正在闭目修炼,听闻外面动静,楚天睁开眼睛,只见古锋催动元气,冲破不绝雨幕,奔向黄天虎所在的方位,脸上浮现出一抹饶有兴致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倒是从未听说此二人有仇,唯有一桩,争夺那支由机械人铸造的长戟时,古锋曾临身反悔,独吞长戟。可即便如此,应该黄天虎寻事,现在情况完全反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估计这两人曾结仇,也未可知。”楚天心里窃笑,这两人打起来就有意思了,要是黄大少受伤,那就更妙了。反正与黄家已结成死仇,此人实力深厚,如能及时剪除,相当于断其臂膀,何乐而不为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他虽身在蒲团,心神却放在两人身上,双眼亮晶晶的,唯恐天下不乱。

    眼看碧绿元气即将到达彼处,黄天虎从蒲团上起身,手掌一握,一把弯刀离开容戒,出现在掌中,赤红元气涌现而出,注入刀身,竟呈现出暗金色泽,锋锐的波动蔓延开来,刺破空气,风声尖啸。

    他面色戒备,身体紧绷,紧握暗金弯刀,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迹象。光丸宝刀被周倩倩损坏,暂时无法动用,此刀品质略有不如,可也是入品凡兵,用之对敌,也算顺手。

    碧绿元气落在地上,露出古锋的身形。黄天虎的戒备显而易见,古锋却没有动怒,枯瘦脸上露出笑容,风雨里听不清说些什么,黄天虎脸色稍缓,收起弯刀,拱了拱手,与古锋结伴回到亭前。

    石檐下各自收敛元气,走入亭中,廊椅上叙话。谈话间,不时看看楚天,又望望周倩倩,不怀好意地嘿笑不止。

    见状,一丝凉意从楚天心底升起,皮肤战栗,毛发尽竖,离开廊椅,脚尖一点地面,周身元气爆发,射向周倩倩。不料周倩倩迎面赶来,也在寻他,可谓心有灵犀,正撞在路程中间。

    两人止住步子,楚天略微沉吟,折身返回,引着周倩倩回到自己亭前,无需元气护体,便在石檐下收敛,登上台阶步入亭中,找个离黄天虎较近的廊椅,坐下叙话,不时望向彼处探视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家伙,怎么搅在一起了。”周倩倩轻咬嘴唇,问楚天道。

    整个第八层也不过百余米大小,楚天催动灵念,略一探查,那边两人的神态历历在目,清晰的很,隔着狂风暴雨,话语却根本听不清。只得摇了摇头,道:“不清楚,估计没什么好事,还是小心点好。”

    周倩倩轻点螓首,表示认可,姐弟俩一番商议后,决定不急着去外面淬体,暂时会合一处,一旦有意外,也可互为犄角,相互支援。

    另一处亭子,黄天虎、古锋二人谈性正浓,黄天虎也似彻底忘记对方中途变卦、独吞宝戟之恨,相处得颇为融洽。

    “黄少爷,我可是为你们黄家着想,还用考虑么。究竟意下如何,请一言而决。”古锋笑眯眯地望着黄天虎,催促道。

    黄天虎面现为难之色,回答道:“古兄的好意,我能理解,可你也知道,此间雷雨是何等宝贵,如若落得一身伤势,肯定要耽误好几天的时间,太不划算。”

    忍不住嗤笑一声,古锋自觉失态,正正脸色道:“黄兄,我帮你剪除杀弟仇人,非但不感激,反而推三阻四的,实在令人费解。”

    闻言,黄天虎瞳孔不由得一缩,暗道此人何处得知。自己与楚天有仇,知道的人不在少数。可到底因何记仇,除了周黄两家高层,理应无人得知。这古锋,又是哪里得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只听说这碧锋团在狩猎妖兽上很有一套,从未闻善于打探情报。黄天虎面色保持淡然,心中念头却在电转,想来想去也不十分明白,遂放下念头,双眼炯炯,正视古锋,以防被瞧出自己心神摇撼。

    “或许,这古锋另有神秘渠道吧。”最终,黄天虎只能仓促下了这个结论。

    “黄兄,此子近来的进步,你也瞧在眼里。看他年龄,不过十四五吧,小小年纪,成就念师,至于修为,嘿嘿,看他在此间修炼时限就明白了,怕是不在你我之下”古锋面挂笑容,不温不火,手遥指楚天,徐徐解释道。

    近来正忧心此事,却被正中戳在心窝上,黄天虎沉不住气,不禁开口打断:“古兄,你究竟想说什么,在下时间宝贵,请长话短说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古锋三角眼中锋芒掠过,刺破空气,直达黄天虎心灵,言辞犀利,语气讥讽:“既然黄兄性子急,那古某也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此子潜力无限,将来成就可怕。结下如此仇敌,却不设法剪除,真是不明白,黄兄每天夜里,也怎能无忧无虑,酣然熟睡?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雄浑元气从黄天虎体内爆发,化作赤红烈焰,携怨带怒,冲天而起,亭中温度陡升,空气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感受到这股强大的气势,古锋面色不变,眼睛仍然笑眯眯的,其中,令人胆寒的锋锐瞬息掠过。无论此人如何愤怒,修为既逊色于己,就不怕他反了天。唯有现今的实力,才是始终保持优势的根本。

    赤色元气升腾,表面火苗丛生,黄天虎口中喘着粗气,双眼露出野兽般的目光,他很生气,现在想杀人。眼前之人如此无理,若是实力稍弱,他早就按耐不住,将之一拳轰爆,权作多舌惩罚。

    平时的稳重皆是伪装,唯有身边人方才明白,这位看似斯文的黄大少,发起火来会是何等可怕,那简直就是只披上温和外壳的凶蛮野兽。

    这一点,已身亡的黄天豹也很清楚,他自恃出身高贵,天不怕地不怕,唯独最怕自己哥哥,在不懂伪装、真容示人的小时候,他早就被黄天虎教训得妥帖了。

    当然,并非靠两人都嗤之以鼻的伦理道德,而是硬生生的拳头,不知挨过多少次铁拳,一向胡闹的黄天豹幡然醒悟,哥哥,那是用来尊重的,亵渎不得。

    “现在,不易动怒,这时候,此人不可得罪。”黄天虎一直在心中告诫自己,竭力压制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上次原本商量好的,林青、古锋和自己,先合作从周倩倩手中夺取宝戟,之后找个僻静的地方,再决定具体归属。当时,这混球答应得利落,临到事前,被周倩倩三言两语一说,竟中途变卦,独吞宝戟,脱身而退。

    这件事一直闷在心里,刚入亭子时,询问过古锋,不料他说宝戟毫无作用,废品都不如,无需记挂。要骗人,却连理由都懒得找,分明就是瞧不起人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身处秘境,用不了家族后援,亦或古锋实力稍逊,早被黄天虎一巴掌扇去,赤炎气爆发,高温考成乳猪了,又怎敢大言不惭,故意提楚天侮辱自己。

    不久,黄天虎双眼毒火熄灭,雄浑元气收回体内,身躯不再颤抖,脸上恢复以往的从容,望向古锋,不悲不喜道:“我会缠住周倩倩,可古兄你要确保,务必斩杀楚天,这样,我会由衷地感激你,黄家也会视你为友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可以指天立誓。”古锋打了个哈哈,见黄天虎微微变色,便嘿嘿一笑,摆了摆手道:“黄兄你也真是,一点幽默感都没有,无趣得很。放心,我又不傻,既然动手驱赶此子,又怎会故意留活口,让他报复。”

    “此子小小年纪,就有这等成就,说实话,我也有些忌惮,不会手下留情,给自己添堵的。能毙命当场的话,就绝不令重伤逃亡,不单为你,也是为我自己方便。无非斩草除根,古某这点简单的道理,还是知晓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说定了,我缠住周倩倩,你看情况,争取击毙楚天。”黄天虎设身处地的想想,觉得既然打算动手,对方确实没有饶楚天一命的必要,便重复了便内容,旋即面露笑容:“君子一言。”

    “驷马难追。”古锋抬手欲和黄天虎击掌盟誓。黄天虎微微笑着,并不回应,目光闪烁,对方元气蕴含毒素,叫他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古锋自行收手,也不尴尬,嘿嘿直笑。两人面面相觑,心照不宣地微笑,若是不知道的见了,还以为是老友故交呢。

    “周姐姐,他们笑得这么开心,在商量些什么?”楚天感应了许久,只见两人笑得跟千年狐狸似的,狡诈难言,不由地问周倩倩。

    周倩倩也看不出什么,小嘴一撇:“我也不知,两个坏蛋,凑在一起,估计也没啥好事。”

    闲谈之间浑然不知,一场针对两人的阴谋,已在不知不觉间诞生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