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二百零七章 结印

时间:2018-02-26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楚天精神修为长进,还是其他什么原因,总归在阴阳印的习练上进展非常快,不过三两天功夫,就已经施展的有模有样了。

    这天夜里,乌云散去,山洪暴发,银月当空,辉光倾洒,遍及山谷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的洪流中,土地遭到肆虐破坏,不过,由于有蒙光禁制庇护,亭中人依然安全。这种时候,大家当然都在亭子中活动。

    一处石厅中,廊椅上周倩倩盘膝而坐,闭目凝神,光洁额前微见香汗,显是刚习练武学完毕,周身蓝色涟漪荡漾,显然正运转波源气修复体能。

    波源气属于玄品元气,攻防均衡,运转如意,更难得的是,自带不错的恢复力,不但能更快的调整状态,还能在与人战斗时保持极强的耐力,可谓韧性十足。

    另一处亭子,一道赤红流光跳来跃去,其中偶有拳脚轰出,周遭气爆声连连响起,亭中面积也不算太小,但此人速度宛如风驰电掣,乍一望去,处处都是模糊的影子,拳脚上元气雄浑,更是携带炽焰,空气都是有些沸腾。

    令人眼花缭乱的拳风脚影一收,浑身元气散处,黄天虎收拳直立,脸庞扬起,微微喘息,眼角不经意望向楚天的方位,虽然由蒙光禁制的阻隔,根本瞧不出什么,目光依然浮现出一抹自得。

    就算此子能在修炼时限上赶上他,可毕竟太嫩,想来也掌握不了几门强大武学,即便掌握了,也不会太过娴熟,又怎能与身经百战的自己相比。在这方面,他还是有点儿底气的。

    “在此地估计是没机会了,出去后,怎么像个办法,将此子剪除才好。【】”黄天虎目光闪烁,心中琢磨着事情。

    那古锋隐藏颇深,性情叵测,根本靠不住,而周倩倩和楚天已连成一气,再行出手十分不智,不如利用雷雨之力,尽快提升实力来得实在。

    因此,虽然心中不情愿,但眼下进水不犯河水,才是最合适的。

    “以父亲的性子,定然有所准备,总不会再吃同样的亏。”黄天虎拳头紧握,身躯震动,英俊脸上竟然现出一丝狞恶。或许情况还没那么糟糕,出去时,就是此子的毙命之时,单靠那头妖兽,不是每次都能吃得开的。

    又一处石厅,古锋盘膝坐下,周身碧绿元气升腾,竟在打坐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白日用黑雨淬体,长时间坐在蒲团上,即便休整时,也大都吞服药物,坐廊椅上运气消化药力,屁股都坐得僵硬了,因此,正常人都会适可而止,适当活动身体作调节,哪像此人一样,昼夜不停地打坐吐纳,只为谋求实力的点滴增强。

    此人非但心机深沉,更有常人不可及之毅力,未来成就一方霸主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修炼中,古锋突兀地睁开眼睛,取出个瓶子,倾倒出数十粒丹药,满当当的一手,一口服下,重新合眼,显然,光是这片天地间的元气含量,已是不足以满足他的大胃口了。

    服用药物后,由于药力过于充沛,连身体都无法尽数封闭了,从细小毛孔中穿过,隐隐扩散在空气中,浑身肿胀,皮肤开裂,鲜血流出,他却不管不顾,竭力催动,元气运转间,修为提升更加迅速了。

    这般服用药物并非首次,时间一久,即便古锋修为深厚,也难免会出现些副作用,如若换成往常,或许还会斟酌,但此时不知为何,非但没有消停,服用分量反倒更大了。

    古锋体表绿意幽幽,元气升腾而起,竟在头顶形成一团碧云,吞吐着腥鼻的毒气,只要闻上一丝半点,就忍不住掩鼻远离,肚里翻滚,弯腰呕吐。其威势,似是逐渐有种超越周倩倩等人的迹象。

    最后一处有人的石厅中,楚天站在空地上面,手势快速动作,变幻出一式又一式的印法。

    手印变幻间,黑白的阴阳鱼迅速先出轮廓,肥头大脑,尾巴细小,宛如蝌蚪一般,开始依偎着旋转,间隙渐无,转势渐速,到后来,竟然摇头摆尾,像是刚被渔夫打捞上岸,活力尚存。

    与短发中年人示范的颇有不同,阴阳鱼的头、身、尾处各被勾勒出三个银色符篆,仿佛野马被套上缰绳,性情温良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一手,自然是老狐狸传授的,原理和灵元纱衣的差不多,却仅作安抚调和之用,描画起来简单许多,数量又少,有了之前的经验,只花了几分钟功夫,就已初步掌握,片刻,就用的娴熟无比了,瞬息就能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两道相反劲力碰撞间,剧烈冲击即将诞生,双鱼身体符篆银光闪烁,便是被压住了下去。若非如此,即便楚天修炼上一整年,也休想尽数调和两者,强行为之,怕是难免落得与族中二天才同样的悲惨下场。

    当然,如若阴阳鱼分量稍有不同,单凭这些符篆,是护不得他周全的,这也是为何结印前,要先成功凝聚完全一样的黑白光球,这是基础。

    先扎好基础,方有成功结印的可能,要是做不到,冒然尝试无疑于自掘坟墓。

    手印停止,楚天将手一甩,阴阳鱼脱手而出,直奔亭外,碰到灰色蒙光上面,凶蛮力道爆发,最终消失。

    阴阳印虽然强大,但这层蒙光乃是抵御山洪用的,又岂是等闲,别说是他,就算家族长老亲临此地,倾尽全力用元罡轰炸,也休想破坏该禁制。

    楚天面露喜色,经过数日观摩和习练,前三十式印法就在掌握,阴阳双鱼的凝聚已经没有什么问题。接下来,只要一鼓作气施展出后六式,点上眼睛,焕发神采,改变气质,形神兼备,就能将印结成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最终几式关联重大,一旦不幸失败,即便刻画鱼身上的符篆发挥作用,缓解力道,也难免落得一身伤势,影响到日间的苦修,甚为不美。

    楚天回到廊椅盘膝坐下,取出黑白卷轴,神魂来到阴阳世界,观看短发中年演示。虽说几天来已不知看过多少次,早已烂熟于心,但关系到自身安全,必须确保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况且,这几式最为繁复,既要准确无误,动作也要一气呵成,不然定会前功尽弃,是以,在自己施展之前,多观摩几次,心里多些把握,总归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与一般武学不同,这阴阳印修炼起来太过危险,通过反复修炼来熟悉的方法并不适用,须得一击中的,否则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。楚天可不想重蹈那些失败者的覆辙,损坏根基、空耗斗志。

    连续观看数次,无需再度观摩,只要闭上眼,短发中年的示范宛如亲见、历历在目,楚天又取出玉瓶,倾倒出些许修复用的丹药,将全身状态调整到最佳,收卷轴和瓶子入容戒,从廊椅上起身,缓步走向中央。

    来到银辉洒落的亭中空地处,楚天深吸了口冰凉空气,肩头耸动几下,身心平静,抬手动腿慢悠悠打了一趟拳,以作热身。须臾,收拳挺身直立,势如渊渟岳峙。

    感受到浑身肌肉的兴奋起来,楚天自觉状态正佳,顾不得擦拭前额的汗水,双手合十。这个最为常见的动作,却是起手印,可谓整套印法变幻的本源,楚天不敢掉以轻心,做得韵味十足,绝无丝毫差错。

    一瞬间的停滞,宛如暴风雨前的宁静,很快停滞被打破,只三息功夫,楚天手掌翻飞,翩若惊鸿,迅如游龙,已经施展出前二十印,除去阴阳二劲中的暴躁,安抚下来后,将其化为两尾鱼形。

    其间,眉心神魂微微波动,灵念自泥丸宫中潮涌而出,在两道劲力上一处处快速勾画符篆,须臾,所有符篆完工,而劲力在手印的变幻间,凝聚出鱼类雏形,变得清晰明了,聚成阴阳二鱼。

    符篆闪烁银光,照耀之下,暴戾的劲道变得柔和温顺,互相靠拢、竞逐,摇头摆尾,欢腾得紧。

    印法流水般顺畅地一式式施展,不一会儿,前三十印已尽数完成,后面的愈发艰难,楚天毫不停顿,面容冷静,手势变速更疾。

    两位阴阳鱼,各自身躯一震,从身体上分离出细小的两点,一白一黑,一脱离身体,就直奔对方头面。阴阳印的凝结,终于来到了至关重要的点睛阶段。成败在此一举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