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二百零六章 观摩

时间:2018-02-26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疑惑之际,听闻灵狐老祖作出刚柔体质的解答,楚天神魂一震,却没有立刻追问,阴阳印的凝结尚在进行,此时若是分心其他事情,难免前功尽弃,殊为可惜。

    经历前面的十几次变幻,结印已经到了极为关键的阶段,短发中年目光如炬,手势变化越来越快,沿着胳膊流往掌心的阴阳二劲加速凝聚,形成一黑一白两尾鱼,头颅硕大如斗,蜷曲着身子,尾巴却甚是细小。

    虽说看起来较为模糊,没有鳞片、鱼鳍什么的,但那种摇头摆尾、逍遥来去的姿态总归是不会错的。

    阴阳鱼微微一震,各自从身体上分离出小小的两点,落在对方头面上,扑闪了几下,活灵活现,神采奕奕,却是点就了两双眼睛。

    宛如画龙点睛一般,尽是多了双眼睛,整条鱼都生动了许多,彼此迥异的气质强盛了许多,似乎被赋予了这片天地自诞生之始便存在的某种至理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由于机缘巧合,创造武学的人有所感悟罢了,自身领悟的不足亿万分之一,但就是这么一丝半点,竟让旁观的楚天神魂有种深不可测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背后隐藏的至理广博浩瀚,几乎到了人类不可理解的地步。传说中的那些武者,即便能飞天遁地、遨游四海,但面对阴阳轮转,依然会感到无力,蝼蚁比拟龙象,恐怕也不足以形容其差距之大。

    或许,唯有屹立于武道巅峰的圣者,如若别有机缘,或能领会一二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一对阴阳鱼,其一黑身而白眼,其二白躯而黑瞳,互相追逐依偎,疯狂地旋转,渐趋于圆满。手印施展到后期,令人眼花缭乱,短发中年面容肃穆,一口气完成了剩余的几式印法。

    最终,漫天令人眼花缭乱的手影收敛,两只大拇指抵在一起,已然彻底完成结印。黑白二鱼停止了游动,紧紧靠拢,亲昵无间,凝聚成约莫婴儿拳头大小的印法,造型古朴,也没有惊人的波动蔓延看来,然而楚天神魂却剧颤了起来。

    咋一看去,这“阴阳印”远没有阳刚劲雄浑强大,可细心之人却是不难发现,在这毫不起眼的印法里,究竟蕴含着多么恐怖的能量。

    当然,神魂小人害怕成这样,并非仅为了这印法,而是借着敏锐的感知,若有若无地感受到了丁点阴阳轮回。这没有什么丢人的,漫说是他,除了圣者中的顶尖人物,其余任何人到此,也会对这种天地至理保持敬畏的态度。

    短发中年深吸了一口气,从虚空中起身,阴阳空间消失,尽数化作虚无。他右手控住阴阳鱼印法,抬腿缓步行走,脚下一寸寸的蔓延土地,头顶扩散出天空,天玄而地黄,宛如初次生就。

    天地扩张的势头,远超过中年行速,是以他不急不慢,刚走了十几步,浑厚的玄黄已经蔓延到数百米之外。尽头处,青石崖壁冲天而起,直长到十数米高方停下。

    短发中年纵身跃起,脚尖不住点地借力,几个起落后,模糊身影一闪,落在崖壁之前,天青石料,质地细腻,大眼看去,就不难受收到其中的坚硬。

    楚天神魂略一感应,便是发现这构建崖壁的青石,硬度怕是丝毫不下于精钢和玄铁。

    天风鼓荡,搅乱气流,吹拂着中年人的短发,练功服衣襟也猎猎作响,可他面容冷峻,不为所动,低喝一声,上前三步,抬手将掌心阴阳印轰在面前崖壁之上。

    小小的黑白印法,和挺拔的崖壁相较,占据眼球的体积完全不成比例,比起婴儿和成年尤甚。阴阳印落下,崖壁震动,可幅度轻微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然而,楚天神魂却是不禁瞳孔一缩,他清晰地察觉到,此招威力气势不大,却是韧性十足,每一瞬都会增加许多,稳步的提升,竟似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这当然是种错觉,只要没能尽数吃透阴阳轮转,就做不到真正的无有穷尽,不过,短发中年颇有所得,施展的阴阳印的威能足以超越崖壁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青石崖壁震荡幅度疯涨,不数息,便是整个崩溃,炸裂开来,大小不一的碎石朝着四面八方迸溅。

    神魂小人面色陡变,他的瞳孔中,清晰地映照出几颗棱角不平的碎石,如炮弹出膛,向自己的方向劈头盖脸打来,只听携带的呼啸劲风声,便是知道如若被这东西击中一下,无疑于被人拿入品凡兵正面砍上一刀。

    并且,与肉体相比,或许神魂的损伤更加难以修复。

    正当拿不定注意,是该运使灵念抵御,还是寻隙趋避,短发中年身形一动,躯体横在楚天身前,宽大袍袖一拂,在雄浑元气的灌注下,竟是坚硬逾越精铁,将砸来的碎石尽数击成齑粉,旋即消散在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短发中年蓦然回首,忘了楚天一眼,目光慈祥,宛如注视自己弟子。练功服鼓荡飒飒风声,须发一阵乱舞,在楚天身边缓缓消失,玄黄天地破碎,复归虚无,虚无演化日夜空间,最终天地间的阴阳也旋转了起来,恍如游鱼嬉戏追逐。

    不待瞧得分明,此次演示已然结束,神魂退出卷轴,廊椅上楚天身躯一震,缓缓睁开眼来,头脸竟有不少汗水,虽只观看一次,但其中蕴藏的阴阳之道太过博大,是以灵念损耗眼中,很是有些疲惫。

    楚天喘息后,迫不及待一个念头传过去,追问老狐狸:“请问老祖,何为刚柔体质?”

    方才印法变幻到了关键处,不得分神,其实心里牵挂得很,一退出卷轴空间就迫不及待地咨询。

    “所谓刚柔体质,正是特殊体质的一种,其表现为,在刚柔上面的天赋,较常人要强得多,若非如此,又怎能创造出这门阴阳印?”老狐狸提醒在先,此次也就不再没品地卖关子,直言解答。

    “那其他人就修炼不得了,我又并非这种体质,能成吗?”虽然选取武学时,已经得到肯定答复,可楚天犹自不放心,再度确认。

    先前观摩阴阳印的凝结,可把他给吓住了,两道劲力在短发中间手中,像泥巴一样揉搓。如若不能百分之百确定,冒然修炼的话,照此人这样玩法,不把自己弄残废了才怪。

    灵念虽有治愈效果,但究竟能否变残废为健全,尚有待考验。

    “放心,灵念最擅调和各种力道,若是天地阴阳或许困难,但这什么印法,不过皮毛而已,如果连着都搞不定,我族不如集体自杀得了,活着也是浪费空气。”

    见楚天脸上满是谨慎,老狐狸暗暗好笑,口中肯定地答复,心里则是在想,天小子真是鬼得很,不该冒险的时候,绝不会做丁点多余之事,年纪虽然不大,行事忒的稳重。

    闻言,楚天心里有了数,暗松了口气,将黑白卷轴收回容戒,胡乱想着,不禁回忆起灵武院导师杨雪对宋玉的评语,正是玄魔体质,应当也属特殊体质,不知与刚柔体质比起来,孰高孰低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有特殊体质,怎么偏我没有?”楚天眼中露出艳羡神色,拳头紧握,身体微抖,若是能拥有这个,想来自己修炼之路会更加通顺,就能更早见到娘亲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别羡慕了,你身怀灵狐血脉,只需开发个三两成,就不会比大多数特殊体质稍弱,怎么也算种特殊体质吧。唔,应该叫灵妖体质。”

    这点想法自然瞒不过老狐狸,此老狂翻白眼,表情抽搐,满脸都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。心里则是暗道,这小子,身在福中不知福啊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楚天讪讪一笑,压下惭愧情绪,取出玉瓶倾斜倒出晶莹药物吞服,闭目凝神,修复精神。

    不久,他睁开眼来,请老狐狸讲授用灵念调和阴阳二劲的方法。旋即,神魂再度进入卷轴,要凝聚阴阳印,必须将印法的每一次变化都记准。

    此次没有分心领会阴阳大道,将注意力全部放在印法上,速度就快得多了,观摩完后,也不觉得疲惫,不做休整开始了下次观摩。

    入睡时,楚天心情很是愉悦,印法的学习进展很是顺利,要不了几天,就能尝试凝结阴阳印了。传言中堪比五品武学的威力,即将真切地展现在眼前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