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二百零四章 想不通

时间:2018-02-26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阴柔劲攀缘手臂,楚天起身来到场中空地,劲力恰巧包裹得均匀。

    他微抬胳膊,目光一闪,将劲力压缩成凝练许多倍的一股,径直奔向左手,在掌心形成一个黑球,色泽深邃,柔韧难言,随着反复习练,以及自身修为的提升,圆满境界的阴柔劲毫不费力就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左手控住阴柔光球,分出体内元气反向运转,右臂同样抬起,以微不可查的度膨胀些许,手里凝聚出伸缩不定的白球,吞吐之间,一股刚猛的力道蔓延开来,正是圆满级别的阳刚劲。

    凝结阴阳印主要有三个难点。其一,前两重均要达到圆满级别,标志就是能将劲力也所成光球,这一步看来简单,实际上可不是能随便做到的,即便楚天天分过人,也经历了数月的修炼,如若换做常人,定会更加艰辛。

    其二,凝聚出的两个光球,无论是密度,大小,还是形状,都要一模一样,要做到阴阳调和,这也是基本的前提。

    其三,达到前两点要求后,还要彻底掌握卷轴所授的玄妙法门,方有一线成功的可能,否则,若无知蛮干,轻则重伤,总则丧命。

    楚天双手掌心,一黑一白两个光球伸缩吞吐,隐隐散发着属性迥异的波动,也就是习练多时,这两招早掌握得滚瓜烂熟,控制力强到令人发指,否则,光球早就在掌心爆炸了,又怎会等候这么多时间。

    心里对自己掌控力有数,他也不慌忙,低头来回审视着光球,反复的比较,不管怎么看,都觉得两者除属性、色泽相反外,其他方面均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,楚天可不敢掉以轻心,这门“阴阳劲”可是令族中多人受损,其中更是包裹两名天才,如果这么好修炼,走就被人取走了,又怎会搁在陈旧石台上,无人打理,蒙尘许久。

    略一催动,灵念从泥丸宫中丝丝缕缕涌出,形成无数纤细的出手,兵分两路探入两个光球里,一番抚摸之下,从里到外,皆被感应了个通透。

    两种劲力,虽说此刻附着在掌心上,毕竟发自本身,探查起来与内视一样清晰,远比刺探他人方便得多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还差得远。”楚天额头冷汗津津而下,心里暗道侥幸,幸亏早先选取武学时,看到铭牌警告,心中提前警惕,没有疏忽大意,不然,单凭视觉观感作判断,用尚有差异的光球作材料结印,前途未卜,后果难料。

    不顾头脸上冰凉黏糊的汗水,他察觉到自己有些紧张,双手着力稳住掌心光球不让爆发,口中深吸了口夜间清爽宜人的空气,待心情平复,缓缓收回手中劲力。

    黑白两个光球不断缩小,还原成细丝状的劲力,钻入手臂,沿着经脉一番运转,变回纯白元气,回到丹田深处,融入中央的气雾之中。

    刚习练该武学时,自然不敢这么做,但随着圆满境界的达成,此时心里有数,有底气收回。不管修炼的是何等武学,能放亦能收,正是臻至圆满的一个标志。

    收回劲力,楚天折返廊椅,盘膝坐下,擦去额前汗水略作调整,复又起身,步行到空地,抬起双臂,各自用力,黑白两个光球凝聚成功。

    此次有了经验,并没有做以肉眼探查的无益举动,直接催动灵念离开泥丸宫,形成众多纤细触手深入光球,探查内外,方才察觉到的差异被补上大半,可别处出现了新的差异,不过庆幸的是,差异的数量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另外,尝试两次后,一丝明悟涌上心头,冥冥中似乎对劲力的凝聚有了更深的了解,相信再次尝试,差异数当会再度减少。

    差异虽说不少,但练习起来,进步的幅度也比较明显,只要反复锤炼,恐怕数日内就能将两种劲力凝聚的一模一样,即便用灵念细细感知,都探查不出任何差异。

    楚天散去手中劲力,收回体内,还原成精纯元气,返回丹田。有了上次的经验,心中不紧张,劲力也被返回了大半,仅有少量流失在空气中,这点损耗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因此,无需回到廊椅歇息,伫立原地微喘几口气,状态便是恢复得不错,抬起手臂,催动劲力,开始了下一次的修炼。

    这天夜里,由于先前凝结灵元纱衣花费了不少时间,灵念第三次探查光球,记下彼此的差异,收回劲力后,已是午夜时分了。

    楚天略一沉吟,走近居右灌木上,摘下蓝色水果,挤出大量水分洗去脸上汗水,剩下的解渴,回到廊椅前,取出铺盖,躺在上面,拉起被子,进入睡眠。

    这一夜睡得极为安稳,一来石亭、月光似乎有着不错的隔音安眠效果。二来心里有了底,经过灵念探查,最后的光球中,虽有新的差异,但总归比先前要好转太多,照这样下去,也许明天,亦或后天,就能完全消除差异,做到完全一致了。

    翌日,照例起床,稀疏用餐后,元气包裹躯体,从石檐在走过,纵身跃起,掠过雨幕,射到蒲团之前,盘膝坐下,闭目运气,接受黑雨的淬炼。

    经过此间十几天白天夜里的修行,非但成功凝结灵元纱衣,实力登上新台阶,阴阳二劲操控渐趋完美,修为上的增强更是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比起刚进入时,身体各处部位都得到强化,丹田中气雾的含量,也增加到两成一。

    可别小看这点提升,晋升蕴气境后,由于气雾浓度更高,每提升一点都要付出较先前艰辛无数倍的努力,若非这层的黑雨效果玄奇,绝无可能在短时间内有这般进步。

    但气雾含量达到三成时,也就意味着突破蕴气中期,也就是说,只要在这地方待上百余日,其余什么都不能做,稳稳就能晋级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理论上的,事实上,从两成九到三成可是个不小的坎,如若强行为之,修为不退反进,届时追悔莫及,不是单纯吸收能量,一味蛮干就能得逞的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从进入秘境开始,已是度过了二月有余,仅剩下二十多天时间,这么点功夫不足以让楚天再度晋升,出去后还得另想办法。

    不过,进来时不过区区练体八段,现在已经晋升蕴气境,进展很是顺利了,再多要求,未免有点儿贪得无厌。

    纯白元气包裹身体,升腾而起,其形若焰,燃烧之间,袭来的黑雨被远远震开,碰撞时雷能敲到好处的遗留部分,在精纯元气的裹挟下,顺着经脉游走全身,强化身体每一处部位,也一点一滴地提升丹田中的气雾储备。

    修炼时限也不断提升,是日黄昏最后一次修炼时,在倾盆黑雨下面,楚天护身元气升腾,竟盘坐蒲团静修了一小时二十几分,方回到亭中调整状态。

    修炼完毕,正在廊椅上歇息的周倩倩蓦然睁开杏眼,望向楚天,目光中除了称许,还有极度震骇和惊疑不定,而纤纤玉手,已是悄然抬起,掩住柔软红唇,以遮掩失态之色。

    周倩倩所能坚持的修炼时限,也不过是这个程度,这才多久,楚天就赶上她了,而对方明明刚刚晋升,这点是亲眼所见,毋庸置疑的,心里不由得升起一种不真实的感觉,云里雾里,如在梦中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赤红元气熊熊燃烧,黄天虎感应到什么,身躯巨震,眼皮猛地掀开,冷光从中射出,直奔楚天方位,一向沉稳的脸上,终究是露出见了鬼似的表情。对方的修炼时限,已与他一个档次了。

    嘴里的牙齿,也是咬得咯咯直响,心里竟然不由得升起连自己都不愿承认的敬畏,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,甚至有了屈辱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,一想到如此人物,竟然是自家仇敌,禁不住肌肤生寒,芒刺在背,此子实在太恐怖了,如不尽早除去,日后必成大患。也不会太久,简直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“这才蕴气初期,还是刚晋级的,为何也能坚持这么久?”黄天虎怎么都想不通原因,若非两者是仇敌,甚至都想跑过去亲口问问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黄天虎一身惨呼,如猴子被烧了屁股一般,从蒲团上腾身跳起,周身元气爆发,化作道流光射在自家石檐下。

    随即,沿着台阶走入亭中,抬手一模后脑勺,搁眼前一看,满手都是鲜血,忙直奔廊椅坐下,取出疗伤药物敷上,运转元气休整身体。

    原来,刚才只顾得想楚天,想得入了神,体表护身元气稍有松懈,黑雨穿过间隙落在后脑,雷能爆发,撕开皮肤,鲜血由此而生。

    后脑可是要害部位,若非他修为精深,应对处置及时,光是这一下就会重伤,严重者,智慧泯灭变成白痴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对这些,楚天不管不问,毫无所觉,兀自催动元气,消化刚入肚的丹药,运使药力加速体能修复。

    关于黄天虎想不明白的问题,即便盘问楚天,也得不到有效答案。实际上,连楚天本人也不明白,问灵狐老祖才有用。

    如果有朝一日,黄天虎有幸面见老祖,诚恳求教,也会被此老嗤之以鼻,多半还会唾面羞辱,口中当会振振有词:“白痴!区区蝼蚁贱民,与尊贵的我族,有丝毫的可比性吗?”

    简而言之,身负灵狐血脉,楚天丹田容量,可要远比常人大上许多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