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二百零三章 由衷的喜悦

时间:2018-02-26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楚天为凝结灵元纱衣所坐的准备并非一帆风顺,经历前几日的显著提升后,自将消耗时间压缩到十分钟那一天起,速度变缓了许多,每夜仔细揣摩后,反复练习多次,也只能将耗时再缩减一分钟。

    这还是好的,后面的几天,连这个都做不到,往往经历好几天辛苦,夜夜自山洪奔流开始,径直修炼到月上中天,方能艰难地减少一分时间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这一天,从待在第八层算起,楚天已足足在此间待了十数日,是日深夜,楚天照例催动灵念在身体上勾勒符篆。

    早在大前天,他就将勾画时间缩短到六分钟,经历近日来的修炼,向着五分钟的要求逐渐靠近,这是今夜的第三次练习。

    第一次勾画,就差一点点,就达到了这个要求,第二次寄予厚望,却因心情紧张发挥时常,竟然重回六分钟的耗时,楚天吸收经验,总结教训,毫不吝啬地吞服修复精神的晶莹药丸,全身状态调整到最佳,放松心态,开始了此次练习。

    眼下,他已经成功描画四肢乃至前胸、后背的符篆,灵念正在眉心处动作,宛如化作巧手持着的银毫,在上面不住勾勒,残缺的符篆以无比惊人的速度变得完整。

    此次勾勒进行地十分顺利,楚天自始至终发挥超常,之前消耗的时间远远小于预期,眉心处的符篆虽然难度最大,却依旧还有大量时间可供挥霍,基本算得上成功在望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不敢掉以轻心,因为上一次失败前期也很顺利,正因如此,后面被胜利冲昏头脑,稍有放松,最终功亏一篑,在最后的步骤上浪费许多,导致最终的结果相当悲催,大出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楚天全神贯注,脸上少年的稚嫩悄然散去,由于过于认真,眼神都是显得有些冷酷,灵念动作从容不迫,看似徐徐,实则快速到了极致,到了后期,每一秒过去,都有数道笔画落下。此等速度,逆天如斯,可畏可怖。

    最终,灵念触手停止动作,散成丝缕收回泥丸宫中。当最后一笔落下,他的眉心银光大盛,光芒散去时,玄奥的符篆缓缓浮现,一股异样的波动蔓延开来,霎时间,感官知觉陡然提升了许多。

    楚天面露狂喜之色,与先前所有的练手不同,此次出手,勾勒符篆消耗的总时间控制在五分钟以内,具体来说大约是四分五十秒,经历这么长时间枯燥的反复习练,他终于达到老狐狸提出的基本要求。

    那灵元纱衣,该当凝结成功了吧!

    一念至此,他凝神屏息,打点精神,将注意力放在周身勾勒好的符篆上,坐等变动发生。

    “千万不要再有意外啊。”这个念头快速自心底掠过,这一刻,楚天无比虔诚地祈祷上苍。无论如何,他可是不想再尝试失败,太打击人了,同一套不知锤炼多少遍,是人都会烦的。是时候作出了结了。

    符篆没有让心急火燎的楚天等太长时间,只是略作沉寂,便是明亮清晰了起来,灵念的痕迹与月光交相映照,栩栩生辉,犹如是受到某种召唤,其余符篆听了传令也似,逐个照例明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眉心至后背,专为前胸,继而小腿,最后手腕,最终,七个符篆同时放光,共鸣也似的嗡嗡震动,只见道道银线纵横交错,连接彼此。

    之后,丹田中白蒙蒙的气雾微微一震,精纯元气从中呼啸而出,在符篆的牵引下,以玄妙的轨迹在经脉中运转。

    这种轨迹,算不上如何繁复,却巧妙之极,平日里连做梦都想不到,经符篆一引导,竟是畅通无阻。当然,如果抛去这个引子,欲以蛮力开拓脉络,必将以失败落场,严重者,说不定还会走火入魔,终身不遂。

    这些经脉上,不知有着多少穴道,元气通过时,部分穴道,在符篆的引导下,有计划的开启,元气中涌出。

    说起来漫长,其实只一瞬,需要的穴位全部开启,元气连成一片,形成纱衣覆盖体表,白乎乎的呈现半透明色泽,虽然看来模糊,却是五脏俱全,前襟、袍袖、领子什么的应有尽有。甚至,夜风沁凉,徐徐吹来,衣角都随之拂动倾斜。

    而各处方位的符篆,则是化作玄妙的图案印在上面,乍一望去,装饰意味甚浓,事实上,堪称整个纱衣的枢纽,这些符篆皆有灵念勾勒,一旦失去,仅能粗浅的运使元气,与灵元纱衣根本无法相提并论,判若云泥。

    耳闻已久的灵元纱衣,在楚天十数日来持之以恒的磨练下,终于是凝结成功。纱衣轻薄,似是不堪一击,但唯有他本人才明白,这薄薄的一层,作用有何等的重要。

    勾画在身体各处的七个符篆,分别以不同方面提升实力,手脚力量大增,攻速还是移速也有一定增幅,内部的脏器、骨骼更为坚固,最玄奥的符篆描画于眉心,感官敏锐度提升,与人交手更容易专注。

    符篆间构成纱衣主体的元气,投入的分量极少,但不知怎的,像是得到了某种程度的质变,本身就具备相当的防御力。拿进入秘境前杀死的黄天豹举例,即便凝聚元气全力出手,也休想短时间击破灵元纱衣,更别说伤害保护下的身体了。

    纱衣上面流转的元气,很是给人一种修炼过入品功法的感觉。实际上,他自修武以来,就只修炼过启灵时家族赠与的引气诀,这门引气诀根本算不得入流,即便晋升蕴气境,也绝无这般功效。

    对此事的楚天来说,刚晋升的蕴气境,亦或未来得及转修像样功法的蕴气初期,没有丝毫的危险性,即便站着不动给对方打,也要手脚齐上打上许久,才有一定机率破除灵元纱衣的变态防御。

    纱衣覆盖全身,各处肌肉均得到强化,身体素质全面提升。另外,纱衣还拥有着不弱的精神抗性,念师以下的精神力,基本破不开防御。即便成就了念师,要伤害楚天,也非施展术法不可。

    并且,普通术法落在纱衣上,也会被削减部分威力。灵元纱衣本就是灵念和元气的精华凝聚,灵念本质上也是种极为特殊的精神力,不过为灵狐族独有而已。对元气和精神兼具防御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    细心感受着灵元纱衣的诸多神奇之处,楚天脸上浮现出一抹欣喜神色,虽说反复修炼甚是无味,甚至可以说,身心都受到了某种程度的折磨,但历经艰辛收获的一刻,心底也是由衷的喜悦。

    为了这份至纯的喜欢,先前历经的辛劳,付出的血汗,都觉得适得其所,丝毫没有明珠暗投的幽怨和憋屈。

    楚天身体微震,强悍元气从体内暴涌而出,灵元纱衣光芒大炽,他腾身挑起,到亭子中央,在旷阔的石地上打了通拳。

    只见他在纱衣的包裹下,化作道流光,如星闪烁,犹如鬼魅,拳脚有力,空气暴响,令人眼花缭乱的动作后,稳住身形,收拳直立,念头一动,体表纱衣消失,显露出年轻的身形来。

    月光照耀下,楚天微微扬起脸庞,上面浮现出满意神色,嘴角一咧,开心地笑了,这灵元纱衣玄妙无方,与老狐狸所言相差不多,对他的帮助,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如果仅用元气交手,现在的他,举手投足间就能置今日之前的自己于死地,这一点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练拳罢,楚天觉得有些渴了,顺手在偏右灌木上摘下可蓝色的果子,一口口允吸着其中的甘甜水分,缓步回到廊椅前。

    坐在廊椅上,吃完剩余果子,取出几样丹药吞服,闭上双目修复状态,睁开眼时,一望天色,觉得据睡觉还有段时间,左臂一震,绵软坚韧的漆黑劲力丝丝缕缕,纠缠连接将整条胳膊包裹在内,正是专事借力打力的阴柔劲。

    黑色光芒攀缘手臂,楚天表情坚决,缓缓握紧袍袖下的拳头,指骨爆响如雷,在深夜里显得格外的清晰,口中喃喃自语:“灵元纱衣既成,那阴阳印的修炼,这就开始吧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