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二百零二章 传音

时间:2018-02-26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自此,楚天开始了在第八层的修炼,每天借助此间黑雨淬体三次,期间离开蒲团,回到亭中调整状态。

    夜里山洪到临后,楚天基于某些原因,暂且放下了神魂的锤炼,为尽快凝结灵元纱衣,不断尝试勾勒七个方位的符篆,随着反复的习练,花费的时间以缓慢而坚定的速度提升着。

    这一夜,月辉洒落亭中,楚天正在勾勒前胸的符篆,繁复的笔画眼花缭乱地描画在上面,内脏器官得到一定程度的稳固。

    凝结灵元纱衣须用灵念在身体七个部位勾画符篆,双手的能增加手上力道及灵活度,双腿的能提升速度,弹跳力也得到提升,前胸的能稳固内部器官,后背的则是以脊柱为基础,向各处蔓延,增加全身骨骼的坚韧度。

    而眉心处的勾画起来难度最大,效果也颇为玄妙,竟是能直接提升五官感知,灵念也更加敏锐,不管闭关修炼,还是与人争斗,都能保持神清气爽的状态,这些功效累积一起,当真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符篆即将形成,体内忽然有异动传来,楚天虽在修炼中,可一来本身感知灵敏,二来眉心符篆带来相关增幅,第一时间就清晰察觉到。

    由于动静发生于内部,他不敢轻忽,神魂波动停止,即将成型的符篆停了下来,已勾勒的笔画略等一会儿,不见后续笔画跟进,微微一颤,连锁反应一般,先后散去了,功亏一篑,甚是可惜。

    楚天却是顾不得这些,催动神魂释放灵念,从泥丸宫中丝丝缕缕涌现而出,有规律地巡查全身,只见周身各处皮肤,均是有着微型的雷光波动,一闪一闪的宛如明灭不定的星辰。

    雷光闪烁间,释放出一些能量,或在血管里与血液搅混奔流,或于经脉中和元气夹杂运转,当到达丹田深处时,从元气、血流中分离出来,沿着条秘脉,最终在气雾之外一处不起眼方位凝结。

    楚天并没有惊慌失措,而是微微沉吟,这种情况,来时周倩倩已经告知,在黑雨中修炼,时间稍久,体表总会残留一些危及消化的能量,起初细微,累积下来就颇为可观了,过段时间,就会在丹田中凝聚具备抗雷性的种子。

    根据周倩倩所言,这并非什么坏事,不过楚天素来谨慎,略作感应,从这番动作中丝毫没有感受到恶意。

    雷性极为直接,如果有意破坏,其中的暴戾绝对难以隐形,而这些雷光极为友善,运转之际秋毫无犯,雷种凝聚时,很容易察觉到内蕴的强大抗雷性能。

    而雷种的凝聚方式,即便以楚天的过人智慧,都是摸不着头脑,仿佛凡人面对雨里雾里的天机一般,难以把握丝毫。

    想来此举应当也是秘境主人的杰作,一念至此,一抹敬畏不由得从楚天心底产生,此人不愧是连灵狐老祖这种老不死都认可的强者,手段通天,远非现在的自己所能窥探。

    并且,即便有意阻拦,也绝没有成功的可能。楚天早早成就念师,远非无知的莽夫可比,无需出手试探,便是知晓雷种的凝聚,根本无法阻止,起码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。

    “老祖,快出来看看,这些雷能自发动作,有危险吗?”夜间爆发的洪流,让楚天对秘境主人的难以揣度有了直观的了解,虽然先由周倩倩告知,再经自家探查,却终究放不下心来,眼珠一转,就向老狐狸求援,请此老再验证一次,以求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老狐狸抬手捋着雪白的胡须,感应了不长不短的时间,苍老眼中露出一抹饶有兴致的神色,口中喃喃自语:“哦,原来如此,虽然是随手为之,却也有点门道,此人当真了得...”

    “老祖,老祖。”楚天见此老看入了神,忙不迭地催促,这可是自己体内的动静,事关身家性命,旁人可以不疾不徐,他本人却是做不到这般淡然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老狐狸抚摸白胡子的手停顿了下来,没好气地道,面现不悦,显然内心对楚天打断此番观摩颇为不满。

    楚天额头青筋一跳,一股无名火直冲心头,这老家伙倚老卖老,忘了自己叫他干什么的,还有脸振振有词地反问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    正待发作,想到性命关天,此刻有求于人,口中深呼吸几次,袍袖下拳头握得爆响,终于平复了下来,依然语气恭敬地发问:“老祖,你瞧瞧这些雷能...”

    “哦,你说这个啊,咋不早说?”老狐狸面色稍霁,似乎刚听明白一般,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,连连摆手答疑:“没事,没事。那人要是想治你,一指头就按死你千百遍了,何必搞这些虚头巴脑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楚天欲哭无泪,暗道我哪里没说了,是你自己没挺清楚好不好。可是,他也知道若将此言宣之于口,定会再遭此老一顿冷嘲热讽,是以缄口不言,不自搭理老狐狸,全神贯注观察雷能,任由在体内动作。

    反正最关键的疑问得到解答,其余小细节、小冲突不必太过计较。那谁说的,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讲得太好了。这些杂念在楚天心中快速掠过,精神上便是得到了安慰。

    没人聒噪,老狐狸倒是落得个清净,再感应会儿雷能动作,待彻底把握到关键后,嘿嘿笑了一声,念头重新收回传承玉佩中,不再理会外界俗事了。

    雷能离开皮肤不断往丹田凝聚,体表的雷光逐渐暗淡,显然残留的分量在持续减少中,雷光小时,最后一波能量注入雷种,其上光芒猛然一炽,旋即消散,形如麦种的灰色种子出现在感应中。

    楚天隐隐感应到,这颗种子拥有不凡的能力,如若尽数催动,白日里在雨天下坚持修炼的时间,将数倍递增,即便由于修炼时日尚短,雷种尚未来得及壮大,可只要稍微一催动,支撑五六个小时都并非难事。

    如若这般,虽说蕴气境的等级极难突破,可在此间修炼个把月,晋升起来根本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一出现,雷种微微震动起来,不久消停下来,阴森森的话语从中传出,警告道:“此时不可催动雷种。”

    与周倩倩交谈时,由于时间紧迫,说得较为粗略,不知何故,对方没有提及有传音。出乎意料的声响,使楚天皮肤上的汗毛都根根倒竖起来,浑身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不过,听传音言语含糊,楚天强忍住身体的不适,念头颤抖着问道:“那该何时才能催动。”

    “等。”灰种作出言简意赅的回答,此刻楚天方冷静下来,察觉到其言语非男非女,似老似幼,虽说吐字清晰,却无从加以辨别,显然,传话者不想被猜出身份。

    楚天大着胆子,继续传念追问:“要等到何时?”

    灰种却不愿回答了,陡然桀桀怪笑起来,仿佛自隔着千万里的遥远距离传来,却穿透时空一般,须臾而至,化作震荡波暴袭而来,须臾之间四面八方皆是回荡声。

    楚天耳朵刺痛,头颅剧烈震荡,似乎有炮火在其中鸣响。慌忙抬手掩住,手背皮肉对之抖动,浑身筋骨酥麻发不出力道,似乎随时都会碎裂开来一般。

    幸亏怪笑声仅持续几十秒,便消散在空气中,灰种微微一顿,也平静了下来。楚天放下掩住耳朵的手,继续传达念头,可不管如何施为,灰种总归一动不动,只是警告一遭,便永久陷入了沉寂。

    楚天没法,只得按下心中疑问,继续练习勾画符篆,苦修到午夜方停,这个时候,勾勒全部符篆消耗的时间,已然压缩到十分钟,可谓大有长进。

    随即,铺好铺盖,躺上面拉被子盖上,合拢双眼,心中游移不定的念头,在银月照耀下迅速地挥发,连四周洪流异响都渺远了许多,不到片刻就沉沉入睡,又是一天过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