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一百九十八章 回归

时间:2018-02-18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眼见各处符篆消失,即将凝结的灵元纱衣解体,楚天皱起眉头思索,细想那个环节出了错误。

    反复回忆了下,每个符篆均是严格按照修炼方法勾勒,可以说完美无缺,势在必得,却不料功败垂成。

    “符篆没问题,描画时灵念的分配也合理,没毛病啊。”楚天没有任何发现,口中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是没毛病,花费时间太久了而已。”暗中关注多时的老狐狸传音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楚天醒悟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描画符篆你整整花了几个小时,不等后面的画好,之前的灵念都流失了,导致符篆中能量比例失衡,当然不能成功。待缩短时间,就能顺利凝结灵元纱衣了。”老狐狸详细解释道。

    楚天追问:“时间需要缩短到多久?”

    “整个时间控制在五分钟之内,应该就可以了。”老狐狸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楚天哭丧着脸,这岂不是很遥远。

    “这要求很低了,即便做到这种程度,也没有实战意义。”老狐狸道。

    楚天脸色有些难看,却依然点了点头,认可了这个说法。与人拼斗,分秒必争,没有对手会好心等五分钟,再光明正大进行决战。

    武者间的战斗胜负,并非单纯取决于修为强弱,还将就一个兵不厌诈,比拼之时,成王败寇,因此双方都会倾尽全力,为了追求胜利,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,绝不像同门切磋、族人交流那么温和,充满了血腥和欺诈。

    在这种大环境下,奢望敌人网开一面,留给自己蓄势放大招的时间,无异于痴人说梦、与虎谋皮。一切绝招,唯有释放的出来,并给敌人造成有效消耗,才能真正的具备效力和价值。

    拿这灵元纱衣来说,就算能将勾勒符篆的时间控制到五分钟以内,也仅代表着在理论上掌握凝结方法,至少将整个过程压缩到数息,和人动手方可祭出。

    不然,敌方攻势须臾到临,站着不动当活靶子当然惨,就算避其锋芒,也有因分心葬送局面的可能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一脸发愁,老狐狸嘿嘿一笑,道:“情况也没你想的那么糟糕,再尝试一遍。”

    楚天仰脸一看天色,时辰很晚了,清晨还打算再闯第八层区域呢,若是状态不好,又怎能和彼处恐怖的黑雨抗衡。

    “别多想,再来一次就明白。”老狐狸催促道。

    楚天嘴里打着哈欠,有点儿困了,伸了个懒腰,深深呼吸了一次,待冰凉空气浸润肺腑,昏沉头脑再度清晰后,神魂小人振动间,一丝灵念已是离开泥丸宫,沿着神经蔓延到左手背,一笔一划,开始了此处符篆的勾勒。

    “咦,怎么快这么多?”楚天脑海中快速掠过一抹疑惑,却没时间深究,收起杂念,将全部心神沉入描画符篆里面。这种事技术含量极高,可容不得丝毫的轻视大意。

    灵念在他的精妙操控下,仿佛一根饱蘸亮银墨汁的毛笔,笔走龙蛇,威猛和轻灵兼备,飞快地在手背上面移动,不到一分钟,造型古怪的符篆已经完工,成型的瞬间,凶蛮而渊深的波动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见惯了这种波动,楚天神色不变,迅速字查了下,觉得消耗很少,要比先前轻松得多,来不及想是何缘故,便是催动灵念赶赴右手背,开始了下一个符篆的勾勒。

    手背过后是小腿,楚天稚嫩脸上满是认真神色,胸部有规律地起伏,口中呼吸平稳,灵念的描画越来越快,轻盈玄妙之处,简直赛过了和风伴雨的春风,温柔细致,润物无声。

    短短几分钟功夫,四肢的符篆已快要尽数形成。

    楚天右腿璀璨银光散去,符篆出现在小腿肚子上,此处如山林擅跑能扑的猎豹一般,充满了柔韧和力量。勾勒完四肢符篆,他额前微微见汗,也不抬手擦拭,催动灵念抵达前胸开始勾勒。

    此次胸口不像起初那般气闷,动作也比彼时快上许多倍,流畅的描画过后,不到五分钟,这处刚开始令楚天折戟两次的符篆已是成形。

    肉眼虽不可自视其背,但楚天身为念师,背部符篆描画尽在掌握,繁复动作由他做出,却是清晰明了,脊梁骨承受得压力,也是坚强许多,仿佛脊背变得无比强壮,轻易而举就能托起山岳。

    后背符篆难度较大,耗费时间长了些许,但两者加在一起,也不过十分钟出头,比起初次无疑要强上太多。

    楚天面色有点儿疲惫,却在呼吸几口气后,连汗都没擦,就催动神魂,释放出灵念,于眉心勾勒最后的符篆。

    虽说接连勾勒六个符篆,可不知何故,此次比先前有显著的提升,泥丸宫中实际灵念消耗并不大,因此没做修整就继续动作。

    方才老狐狸所言甚是明白,要将灵元纱衣用于实战,必须瞬间描画符篆,最重要的就是快速高效,从练习开始,就要尽量一口气干完,唯有如此,才能尽快地掌握。

    这一次,刻画此处符篆时,头颅深处的那种刺痛感,似也削弱了八九成,对此时的楚天来说,无非是点毛毛雨,不足为虑,楚天眉头微皱,脸上却没露出吃痛的表情来。勾画眉心处符篆,约莫花了十分钟。

    眉心银光散去,玄妙的符篆现出样子,受到这个符篆牵引,全身符篆先后亮了起来,其上银光闪耀,共鸣也似嗡嗡颤动,一道道银线,贯穿开来联系彼此,仿佛进行着某种沟通。

    然而,连接符篆的银线断裂,各处符篆剧烈震动,分解成银色的笔画来,最终,符篆的最后一个笔画消失。显然,灵元纱衣的凝结已是再次失败。

    这是当然的,虽说此次尝试比先前,速度上有质的进步,但将勾画各个符篆的时间加在一起,也有二十多分钟,离控制在五分钟以内的要求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不过,楚天并不沮丧,眸子里反倒是浮现出欣喜神色,经历上次挫折,此次有这番成绩,他已经非常满意了。旋即,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。多练习一次而已,竟有这般进步,委实让他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勾画一次符篆后,你的身体有了相关的记忆。”老狐狸解释道,见楚天依然云里雾里,略微斟酌了下,耐心解释道:“好比你们人类修筑房屋,框架搭建好了,建造起来自然顺利,反之,若无框架,也许需要花费十数倍精力,做起来也会事倍功半。”

    楚天有了大致的概念,心里依然有些模糊,但这些原理搞得再明白,价值也不是很大,只要用的娴熟就成。是以,暂且抛下这个问题,没有再做纠缠。

    这种做法是正确的,灵念颇为神秘,即便血瞳灵狐本族,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,不过除了族中个别潜心研究的老家伙,正常族人只懂得用就行了,没必要什么都懂。

    某些东西,若非要穷其究竟,往往需要以漫长时间为代价,有的狂热者甚至将毕生奉献于此,大多数人没必要这样,只要将别人的研究成果,借过来自己用就行了。

    武学的修炼,也不是单纯地研究原理,更多的是通过长年累月的反复练习,让肌肉记住这种套路,形成条件反射,与人交手也要熟记而流、脱手而出。

    唯有如此,方能在已有武学上,不断加入自己见解,施展出独有风格,最终脱离本门武学的范畴,与创始者的想法,也会出现分歧和差异。

    楚天在启灵前博览群书,这个道理自然懂,因此并不深究,见天色已晚,取出铺盖铺好,躺在廊椅上,闭上眼睛,很快就睡熟了。

    翌日,楚天早早起床,离开亭子,催动纯白元气护体,银鳞攀爬双腿,化作一尾大鱼游过雨天,直奔山谷深处。突破境界后,赶路速度快上许多,很快,一道光幕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第八层,我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站在光幕前方,楚天拳头握紧,目光中露出强大的自信。念及上次失败时,古锋只顾修炼,连眼都不睁,黄天虎嘴角勾勒出讥讽的弧度,体表元气燃烧起来,冲天而起,宛如炽热的白焰,凶猛震散了几缕袭来的雨丝,身形一闪进入光幕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