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一百九十七章 挫败

时间:2018-02-16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,!

    晋升蕴气境后,离睡觉时间尚早,楚天将心神沉浸到泥丸宫中的玄奥符篆内部。

    这个符篆,乃是接受灵狐传承时,海量信息在楚天脑中横冲直撞,老祖为了避免其受到损伤,亲手以自身灵魂力封印形成的。其中蕴含着大量的信息,一有空就获取些许,见识得到提升。

    不过,受到实力限制,能获得的只是有限的外围信息。灵念是该族特有的能力,其应用水平也被作为衡量族人能力的标准,灵念运用得越娴熟,对战斗力的增幅也会越大。

    楚天目前对灵念的操纵,依然属于初级层次,较为粗浅,不过成功作出此次突破,就有资格从符篆中获得“灵元纱衣”的修炼方法了。

    “有了。”一番搜索后,楚天眼睛一亮,心神微动,符篆微微一震,一股信息离开符篆,汩汩流淌在脑海中,正是梦寐以求的修炼法门。

    楚天闭上双眼,凝神静气,细细领会,静坐整整一个多时辰,他睁开眼来,如何凝结已是了然于心。

    雪松林中被冰息熊逼入绝境时,血脉初步觉醒,倾力爆发灵能,在周身结成光茧,看似威能无穷,实则能放不能收,消耗甚大。

    族比与人动手时,将灵能换做光斑,根据战斗情况,只讲灵能凝聚到最需要的部位上,比起前者进步甚大,可在整个传承体系中,依然算不得入流。

    唯有凝聚灵元纱衣,才算得上真正的登堂入室。具体修炼要求在外人看来极为苛刻,非但需要蕴气境的元力修为,连精神修为也要达到念师层次方可,不过,灵狐族天生擅长精神,由此便利,做到这一步简单许多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灵元纱衣,乃是在身体几处关键部位以灵念形成符篆,再以符篆之力相互连接,吸纳身体元气,在体表形成一层纱衣,非但提升了破坏力,连护身能力都得到增强,算得上攻防一体。”

    楚天脸上露出狂喜神色,嘴里喃喃自语,将领会说出口再度强化理解。

    凝结灵元纱衣,需要催动灵念在四肢、前胸后背、以及眉心勾勒一共七个符篆,符篆吸收元气,发生某种共鸣,方可真正形成。

    勾勒符篆虽难,但楚天精神修为已接近二级念师,智慧高深,因此经过这段时间的探究,虽不能保证一次成功,但尝试的底气,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楚天眉心神魂微微震动,一丝灵念离开泥丸宫,顺着神经向左手蔓延,最终在手背上描画,一笔一划勾勒出造型古怪的银色符篆。

    手背符篆形成的瞬间,一股奇特的波动蔓延开来,似凶蛮恐怖,但同时又给人以智慧渊深的感觉。楚天若有所思,这种感觉,与血妖瞳开启颇为相似。当然,两者同属灵狐族独有,特征相似并不值得诧异。

    五指握紧松开,反复数次,符篆形成后,指关节更加灵活,指尖似充满力量,这般戳过去,足以将厚实的钢板戳出五个洞。

    这般手掌,无论是攒聚出拳,还是平展拍掌,威力都会比原本强上许多。

    感受左手的异变,楚天露出满意的笑容,眉心神魂颤动,动作不停,不到十分钟时间,四肢符篆皆数勾勒完毕,除了右手背的那个,双腿小腿肚子上各有一个。

    当小腿符篆形成时,楚天从廊椅上长身而起,尝试着弹跳了几下,没费多大气力的随便一弹,就直冲石亭顶部,差点没把脑袋磕破。要知道这间亭子可有足足五米高,这般弹跳力当真恐怖。

    落在地面上,楚天抹了一把额前的冷汗,脸上露出一抹苦笑,好像用力过猛了?略微稳定心神,又凌空甩了几个鞭腿,鞭腿刺破空气时,劲风四起,气爆声声声响彻。

    如此表现,自然与晋升蕴气境关联不小,但符篆的加持能力,也是不容小视。

    楚天脸上露出浓郁的欣喜,单个符篆都有这种效果,若是尽数凝聚,形成灵元纱衣,其性能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看来也没多难嘛,比预想顺利太多了。”一念至此,楚天开始催动灵念,勾勒前胸的符篆。

    “嘿嘿,后面可不会这么简单啊。”楚天晋升到蕴气境时,灵狐老祖有所感应,饶有兴致地看他勾勒符篆,见此时楚天心存大意,不怀好意地窃笑,坐等对方出洋相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起初还好,当符篆勾勒到第三笔时,胸口开始觉得有点发闷,随着笔画的增多,气闷感越来越强,楚天长吁一口气,排泄胸口烦闷,不料已勾勒出小半的符篆,似是对此不满意,笔痕上银光猛地一炽,旋即迅速暗淡,最终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一时不慎,这个符篆竟是完全报废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。”即便楚天素来沉稳,见状也忍不住爆了粗口,整整勾勒二十分钟,前胸忍受了这么久的憋闷,就因为喘了口气,已描画的符纹全部消失,之前受的苦也白费了,又怎能不使人心生怨怼呢。

    又是了一次,此次减持了三十分钟,知道快结束时,忍不住远转元气放松胸部,不料符篆很是敏感,依旧毫不客气地消失。

    经历两次失败,一笔笔勾勒符纹时,对灵念的运用灵活了许多,仿佛灵巧无比的银色修指,以眼花缭乱的动作描画,一口气画了半个小时,银色光芒散去,符篆出现在楚天胸口。

    楚天取出修复精神的晶莹药丸服下数粒,待灵念充斥有些干枯的泥丸宫,又开始后背符篆的勾勒。这个符篆,每一笔划上去,后背上都沉重了一些,浑身颤抖,后脊梁骨颤抖不止,似乎随时都会折断一般。

    这当然是幻觉,但感官上仿佛负担千钧之力,换做精神不坚定之人,恐怕会信以为真,从而丧失斗志,中止符篆的描画。

    庆幸的是,勾勒前胸符篆时,经历一次失败,楚天预料到后面的会更难,心里有了防备,虽然后背如托山岳,但眸子里精芒掠过,咬着牙苦苦坚持。

    “小子毅力可嘉。”老狐狸本来等着看笑话,见状也是忍不住抬手一捋颔下的雪白胡子,苍老脸上浮现出欣慰和赞赏。在他看来,楚天修武天分不错,毅力更是远超同辈,天赋和意志兼备,又身负灵狐血脉,是个成就大事的好苗子。

    楚天深吸一口气,开始勾勒最后眉心处的符篆,第一笔符纹画下,脑海中传来尖锐的刺痛,泥丸宫中神魂小人小脸皱巴巴的,仿佛被针扎了似的,稚嫩脸上冷汗津津而下。

    每多描画一笔符纹,头颅中刺痛感便是强盛一份,到了后来,竟似有铁锯在一下下锯开脑袋一般,楚天咬破嘴唇,咸咸的味道在口腔扩散,神智清明了些。

    最后十分钟,牙齿就从未离开过嘴唇,靠着一股坚韧的意志,走完了最后的路程。经历一个多小时的艰辛,银光散去,玄奥的符篆自眉心处缓缓现出影子,与行到中天的月亮交相辉映。

    楚天神魂波动停止,深吸了口冰凉的空气,眉心刚勾勒完毕的符篆明亮起来,一笔一划都栩栩生辉,仿佛受到某种牵引一般,其余符篆也开始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先是后背,然后前胸,小腿以及手腕,七个符篆都发出璀璨的银光。见状,楚天脸上浮现出欣喜神色,据他方才的领会的信息,七个符篆同时闪耀,产生共鸣也似嗡嗡震动,之间道道银线连接,周身都沐浴在银光之中,传说中的灵元纱衣即将形成。

    可是,体内传出几声闷响,周身银光明亮到极致,突然炸裂开来,银线断裂,各处符篆解体消失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楚天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,他真的万万没想到,耗费几个时辰之久,历经常人难以忍耐的疼痛,此次灵元纱衣的凝结竟以失败告终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