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一百八十七章 山洪

时间:2018-02-10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临近七层入口的一间草亭内,周倩倩坐在廊椅上,正打算取出药膏吐沫伤处,却被楚天抬手阻止。在周倩倩迷惑的目光中,楚天探出右手覆盖在肩膀上的某处伤口上。

    这自然是刚才周倩倩凝神应付袭来风卷时,由于周身防御松懈,趁着间隙袭来的冰雹所致。若非如此,纵然此间冰雹来势再猛数倍,也断然别想把一名蕴气境高手的护身元力击破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陌生人行此举动,外软内刚的周倩倩早一巴掌扇过去了,其上附着雄浑元力爆发,轰对方一个生不如死。即便是楚天,两人刚认识时,也免不了一番误会,但此时,周倩倩不过心有疑问,却没有阻止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因为,经过近期接触,之间有了更深的了解,周倩倩心知肚明楚天还处于懵懂淳朴的阶段,自然不可能是心机叵测的好色之徒,现今更是以姐弟相处,既如此,些许肢体接触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在楚天的催动下,灵念自泥丸宫中涌现而出,自体内沿着肩膀、手臂运行到右手,整个手掌包裹在浓郁的银色。

    灵狐族独有的灵念用途广泛,外放出去探查时,无形无质,色泽透明,用于疗伤亦或加持时,便作银色。此时用作疗伤,自然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虽然这么做会暴露一些秘密,但周倩倩方才的举动使楚天大为感动,他一向信奉滴水恩涌泉报这个道理,耗费自身灵念替对方疗伤。

    至于暴露些许秘密的事,通过近期的了解,以周倩倩的秉性,不可能去害口口声声称之为弟弟的人,楚天心中料定无妨。

    周倩倩明眸之中,映照出楚天手上闪烁的银光,一派璀璨,俏脸微微动容。银光释放出无数道毫芒,将此处伤势包裹,伤情竟然以肉眼课间的速度恢复着。

    一眨眼便止住血流,再一会儿,连皮肤都弥合了,光滑整洁,娇嫩如故,此处哪里看得出半点受过伤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手段挺多的嘛,之前都藏着?”周倩倩眼见这般疗伤,杏眼饶有兴致盯着楚天上下打量,似要看穿身体,揭开一切秘密,倒是让他颇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周倩倩所受伤势,从视觉上看很严重,半个肩膀血肉模糊,实际上并不如何严重,虽然长时间赶路及施展印法造成一些消耗,但整体上还是维持在蕴气境的水平,简而言之,只能算作轻伤罢了。

    楚天讪笑数声,将手掌挪到另一个伤处,其上再起银光,开始了治疗工作。周倩倩肩上虽有多处伤势,不过盏茶时分,便皆数治疗完毕。

    旋即,周倩倩闭目凝神,按照所修功法,把元力再经脉中运转一圈,因与风卷碰撞造成的内伤也被修复,自此体内伤势算是痊愈。

    楚天得了空暇,手掌一握,从容戒中取出个玉瓶,瓶口倾斜倒出几颗碧绿色丹药,送入口中扬脖吞入腹中。这种修复体能的丹药,乃是上次得自玄铁建筑,效果非常不错。

    药力在体内徐徐化开,他催动元力将药力送完体内各处,损耗颇为严重的体能迅速修复,不多时,四肢百骸都充满力量。

    周倩倩作为周乾的掌上明珠,手头自然不会缺乏丹药,待伤情一痊愈,便取出几颗功效类似的丹药,以纤长玉指送入檀口,凝神运功输送药力,娇躯包裹在元气涟漪中,深蓝光芒闪烁荡漾,俏脸显得圣洁而静谧。

    玄麒体表乌光大作,元力以奇特的轨迹运转,体能遭受的损耗迅速得到补充,表面鳞片色泽更加深邃,蕴含着一种历经千锤百炼才有的金属质感。

    草亭上空,奇形怪状的乌云堆积千层,云层雷光大作,连带着亭子都明灭不定起来,数不清的冰雹游走着银蛇,宛如飞蛾扑火般,排着整齐的整形,一波波暴袭而来,砸在底方顶尖的茅草亭盖上,一颗颗粉碎开来,化作宛如白烟的阴凉之气。

    即便是连蕴气境都退避三舍的风卷,行走间都会不经意绕过亭子,仿佛里面有了不得的护佑之力似的。亭檐微微翘起的茅草,虽然遭受不知多少次冰雹砸落,却是没有丝毫的折损,甚至连丁点的阴气也没有侵染,一根根的,显得越发的精神。

    造型简陋的草亭,身姿挺拔地屹立于冰雹风卷充斥的山谷中,张开怀抱,楚天三个在亭子的保护下,安全地修复体能。

    夜晚降临,银月高悬,即便如山乌云也丝毫不能遮掩它皎洁明亮的样子,释放出的亿万光线,穿透层层阴云的封堵,映亮了山谷的情形,也映亮了楚天等人休憩的草亭。

    此间各种景象,皆属老婆婆亲手创造,应该称之为幻境。无论山谷,草亭,还是月亮,都与外面的大不相同,介于虚实有无之间,故不能以常理来推测。

    周倩倩睁开眼来,眼见楚天早在旁边等他,视线转向亭中地面,玄麟也用紫幽幽的兽瞳望着她,俏脸上不禁露出一抹惊愕。

    虽说先修正内伤多耗费点时间,但自己可是蕴气境中期,补充体能应该远比练体境快才对,现在怎么情况反过来了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周倩倩满脸苦笑,面前一人一兽,没有一个是正常的,再琢磨下去也是大受打击,不如不再去想。

    忙碌了一整天,体能虽修复了过来,肚子早饿得咕咕直叫了,各自取出干粮淡水食用,玄麟望着面前的烧饼,哭丧着脸想闹情绪,被楚天狠狠瞪了一眼,就安分了下来,只能再凑合一顿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周倩倩提议趁着月光继续赶路,楚天刚答应一声,连续砸落整日的冰雹忽然停止,厚厚的阴云尽数退散,仿佛在惧怕什么洪荒怪兽出世一般,原本微微震动的地面,震动幅度陡然变得剧烈。

    两人莫名的心悸,面面相觑,驻足不前,略作犹豫,重新回到廊椅处坐下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虽然有日夜兼程赶路的意思,可眼下意外发生,为了安全,无疑还是待在亭子里更安全一些。

    轰隆隆的声响由远及近,随着地面震动愈演愈烈,连带着天地都微微波动起来,楚天几个循声望去,视线所及的路径尽头处,深黄色的洪流从山谷深处往这个方向倾泄,以无匹磅礴的气势,浩浩荡荡奔流而来。

    其波及范围之广,山谷之内绝对无人能躲。洪流冲刷的威力,哪怕日里所见风卷上百个加在一起,都远远比不上其中的零头。

    周倩倩俏脸发白,双手玉指在身前扭在一起,绝望情绪在心中弥漫。她并非普通女子,而是修为高达蕴气境中期的高手,但眼前的雄浑洪流又岂是人力所能抵挡,漫说是她,即便周乾亲临此地,此时也是有死无生。

    “那位前辈想杀光此间所有人,不,这不可能。”楚天瞳孔缩至针尖大小,满脸都是不可置信。并不是这个要求有多么过分,而是这件事本身就太扯淡了。

    根据老狐狸所言,秘境主人可是生命层次第四层的人物,甚至都可能是位武者巅峰的圣者,实力可谓惊天动地,如果想搞他们这些人,翻手间就能尽数屠灭,吹口气就能喷死一大片,又何必耗费心机、设立机关谋害,简直就是可笑之至。

    反之,若是此人真能做出这等事来,其心理就变态到常人不可理解的程度了,根本就是神鬼莫测。

    “难道,那人真有虐待弱者的变态嗜好。”楚天急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,差点没做出跺脚的举动,他还要一步一个脚印,去攀登那无限神往的武道巅峰呢,可不想在这种地方就此死去。

    现在可不是深究秘境主人嗜好的时候,焦急之中,楚天灵机一动,急促地传音道:“老祖,你快出来啊,看看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老狐狸以灵魂力四下里感知外面情形,眼中快速掠过一抹恶作剧的意味,旋即慢条斯理地道:“没事,反正冲不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。”楚天睁圆了眼睛,袍袖下双拳握紧,然而任他如何催促,老狐狸也不再做解释了。

    在众人无边恐惧的目光中,洪流自高而下,以淹没一切的势头狂奔而至,翻起滔天巨浪向楚天等人所在的小亭径直扑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