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一百七十五章 风起云涌

时间:2018-02-05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白云自秘境边缘进发,朝着中心奔涌,探险者们愕然后,几乎不做任何犹豫,就追随者云雾飞走的方向追赶而去。此间修炼的唯一源泉莫名其妙转移,没有人不想查看一下适合缘故。况且即便留在原地,也不会有任何提高。..

    除了云雾之外,就连杀死后能给予人洗礼的幻兽,也逐个分解成雾气,升腾而起,凝聚在白云中,充实了云朵厚度,增加了质量,汇合在一起,风起云涌,宛如大军奔赴战场一般,整齐划一,义无反顾地冲去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某些险地谋求机缘的探宝者,见了此番阵仗也是坐不住了,这般动静,彼处若是福地的话,或许会出现最大的机缘,由不得疏忽,也就适可而止,半途中止探索,退出险地,略作整顿后,就迫不及待随着大部队而去。

    合计下来,近乎所有人收好刀剑,施展身法,均是追风逐云,不约而同向着中心地段奔走,人们攒聚在一起,一**奔走,仿佛汇成一股股不可阻挡的洪流,从林间欢快的喧哗着流过,所过之处,清幽一扫而空,代之以无比的火爆。

    这般动静,宛如巨浪狂潮,岸边的人皆要被卷入其中,无人能置身事外,当然,这个想法也基本不会出现。

    秘境边缘的某处临着沟壑的空地,三面密林环抱,柳玄、柳语柔和王鼎三人各拦住一个方向,步步紧逼,将陈洛困在了深沟边。

    陈洛看着面前的沟壑,脸色变得难看起来,沟壑之深,一眼根本望不到尽头,更别说此处是秘境,跳下去前途未知,化作飞灰,还是直接消失皆有可能。

    前方无路,折过身来,周围三人合力包围过来,他活动的范围在被逐步蚕食,眼睛一眯,其中狡诈的目光闪烁起来。

    “陈洛,别挣扎了,我们给你个决斗的机会,再想着逃跑,就是给脸不要脸了。”柳玄手持佩剑,剑尖指向对方胸口,面色沉稳地道。

    “畜生,暗算我弟弟的时候,没想到这一日吧。别藏头露尾了,快来和我一战,我以自身名誉发誓,团长绝不会插手。”王鼎手持长枪,红缨随风舞动,元力源源不断注入枪身,枪尖微微鸣响,似对主人内心的波动有所感应。

    “陈某就要死了,能否告诉我,你们是怎么知道,王钟是死在我的手中?”陈洛面带不甘地问道。

    闻言,王鼎语露讥讽道:“你偷袭了人,也不检查...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只见陈洛动若脱兔地纵身一跳,不偏不倚落到柳语柔面前,眼中快速掠过一抹阴谋得逞的得意,举起弯刀劈脸砍去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,这几人中,这丫头修为较弱,性情温柔,可以作为一个突破口。只要过了这一关,往那边密林里一钻,施展擅长的隐匿手段,好比虎回深山、龙游大海,敌人数量虽多,却也奈何他不得了。

    出乎陈洛的意料,柳语柔并没有口吐鲜血,或是被吓得花容失色,表情从容把剑在头顶一横,火星四溅间,已是将弯刀磕开,自身仅后退三步而已。

    她的修为,比原先有所进展,已经突破到了练体七段。陈洛的修为,也不过是八段,两者间修为差距被拉近,加上心态变得更加成熟,是以并没有出现陈洛猜想中的溃败。

    眼见柳语柔遭袭,柳玄和王鼎皆是一声怒喝,持剑提枪,急步赶来,陈洛听到周遭动静,心知没有退路,双手握刀刷刷刷又是几下过去。

    柳语柔心知到了关键时刻,挥舞佩剑,演化剑光将周身团团护定,连挡带格,用上巧劲,将对方反击尽数接下,自身后退步数也成功控制在十步之内。

    见状,陈洛心里暗叫不妙,正欲再攻,柳玄挥舞佩剑一剑斩去,此剑与柳语柔的不同,色泽深邃,分量沉重,又系他担忧妹妹安危含怒发出,练体九段的浑厚元力尽数凝聚其中,剑尚未至,一股风压吹乱了陈洛的头发,胸口一阵发闷,呼吸陡然一滞。

    陈洛忙打消突破柳语柔的打算,快速转身,右手握刀柄,左手扶刀背,刃边朝上拼命往上格挡,却吃不住柳玄佩剑上附加的狂猛力道,双手虎口一麻,手指不由得一松,弯刀刀身剧烈震荡,直冲上天。

    失去趁手兵刃,陈洛退无可退,只得闭目待死,却不料柳玄忽地一招侧踹,一脚踢到后发赶来的王鼎面前。

    “老王。”柳玄收回腿,开口提醒道。

    王鼎点点头,缓缓提枪,催动体内元力凝聚到枪尖上,待身不由己倒飞而来的陈洛到达,抬手一枪从后背直捅到胸口,滚烫的鲜血染红了刚穿过心脏的枪尖。

    旋即,他猛地收枪,陈洛翻转过来,两人面面相对。陈洛嘴唇蠕动着,似乎想说点什么,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,倒在地上四肢动弹几下,毙命死去,而鲜血兀自从左胸洞口中冲天而起,似在诉说着死者的怨恨和不甘。

    亲眼见证仇人丧命,王鼎眼睛突然有点儿湿润,忙微微抬头,脸庞在银色月光的挥洒下,破开惯有的坚硬,嘴角掀起一丝久违的笑容。

    阿钟,哥哥终于替你报仇了,一路走好,来世咱们还做兄弟。

    正思虑间,柳语柔一声惊呼,俏脸浮现惊容,伸出玉指指天,檀口张圆,旋即道:“哥哥,王哥,你们快看天上。”

    柳玄抬眼一望天空,目光中露出震惊,以他的沉稳,也犯了口吃,断断续续地道:“云朵飞走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王鼎方从追忆过往中回过神来,举目眺望了下远方,眉头深深蹙起,道:“不只是白云,林间的雾气也没有了。咦,那边的幻兽在逐个消失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看,果然,林间的雾气彻底消失,连带着幻兽也不见了,盯着瞧了会儿,才发现化作雾霭,冲上天去和白云汇合了。

    柳玄就地盘坐,闭目试着修炼,很快睁开眼来,脸上满是苦笑,无奈地道:“这可怎么修炼?”

    王鼎和柳语柔经过试验,均是惊讶的发现,修炼无法进行下去了。手里虽然有不少元丹和元石,由于失去外界补充,功法运转无法形成循环,就算吞服下去,元力无法尽数施展,药力也要大打折扣。这般修炼,可不是回事儿。

    柳语柔明眸中若有所思,突然娇躯雀跃起来,抬手指着云雾飞去的方向,颇为欣喜地道:“我预料没错的话,那边应该有不错的机缘...”

    没等妹妹话说完,柳玄眼睛一亮,这些时日为了疗养与赵宏一战所受的伤势,差点没把他憋死,其间只历经刚与陈洛一战,为了报仇,还是以多打少,根本就不足以缓解心情。听到有机缘出世,哪里还坐得住,催促两人尽快收拾东西出发。

    一向沉稳的柳玄,竟然急切成这副模样,不难想象,清闲的日子,对他是种多么大的折磨和摧残。

    几人简单收拾了下,柳玄准备了必带的物品,王鼎收拾行李,裹成一个包袱挑在枪杆上,爱干净的柳语柔则找到水源,简单清洗了下战斗时出的香汗,更换了套清爽整洁的换用衣裙,与余者汇合,三人一道,加入了朝着中央蜂拥而去的浩荡大军中。

    树下的一方青石上,黄天虎坐在上面,心神沉入右手拿着的深青玉简中,其上隐约雕刻着一人一兽,彼此水乳交融、默契无间,线条都是有些模糊,面目不很清晰,由此可见年代相当久远。

    这是从林青尸体上搜刮来的最珍贵的财富,正是他无意中获取的御兽师传承,玉简看似不大,里面包罗万象,锻魂术、秘技什么的应有尽有,让黄天虎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这东西他自己不用,打算回族后赐给一个心腹,但不影响他对御兽师之道抱有强烈好奇心。

    一来,把武道与御兽师相互印证,算是开拓眼界,利于长期修行。二来,他将来注定要走出去,面临的敌人中,说不定就会有御兽师,不如提前有所了解,免得到时措手不及。这正是黄天虎平时所信奉的,知彼知己百战不殆。

    忽然,黄天虎被外部的喧哗吵醒,皱了皱眉,睁开眼看时,见驻扎在附近的人们,皆是面色兴奋,往某个方向奔走,他放眼打量下四周,再看看头顶,风起云涌,目光中流露出一抹思索神色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就是父亲所说的,云气演化二阶幻兽的前兆,可也不太像,据说当时动静远没有这般大。莫非有更大的机缘?”

    事先虽从黄镇岳那里得到消息,黄天虎在秘境中历练时,却发现诸多不同,当时的某些机缘,此次没见到,此次的个别福地,之前也没听到丝毫的风声。云雾奔涌,气势不凡,难道彼处有贵重宝物要出世?

    怀着这个想法,他收起手中玉简,简单收拾了下,脚尖一点地面,几个起落就追上前方大部队,沿着云朵途径道路,去探索那未知、扣人心弦的福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