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一百六十一章 碎太虚

时间:2018-01-28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..,

    楚天以林青为中心,只在周遭数百米范围内乱绕,这是能清晰感应对手方位的距离,林青也是如此,两人互以对方为轴,各自施展身法趋避着身后紧追不舍的袭击,并催动飞刀或命令契约兽步步紧迫,不放弃丝毫打击敌人的机会。

    比较起精神修为,林青年长约莫七八岁,精神力比楚天略强,但差距并不明显,显然楚天在习练术法上的勤奋,加上特殊的体质,在通往二级念师的道路上走了一大步,拉近了与对手的距离,这一点,从彼此间相差无几的活动范围就能清晰得知。

    像这样互绕几分钟后,逶迤趋避间竟是不断朝着对方靠拢。显然,面对后面的棘手打击,两人虽手段不俗,却也显得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楚天早就一脸汗水,觉得太过费劲,想用雀神飞刀抵挡难缠的青魔豹,林青同样难于支撑,打算借青魔豹护身,防备无处不在的御刀袭击。两人皆是好强之辈,皆不愿先于对手收回自身的攻击,如此以来为了保命,就只有彼此逐渐接近了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在逃跑途中擦声而过的瞬间,身体心有灵犀地同时一侧,彼此照了个正脸,之间的距离仅十米有余。

    林青眉毛一挑,精神凝聚双眼,黑色漩涡加速旋转,左手突然举起“噬灵弓”,右手捏着细长柔韧的弦拉得形如满月,蓝色的元力箭矢瞬间凝聚,手指送弦,一支支噬灵之箭刺破空气,化作道道蓝光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向楚天爆轰而去。

    箭矢连珠炮似的发出后,趁着空气甩了甩如瀑黑发,英俊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得意。楚天隐匿五百米外的暗处时,就曾以噬灵箭攻击,并没有发挥作用,判断出对手的能耐后,相距远的时候,就没有浪费自身元力,发动无益的攻击。

    虽然上次失败,但借着敏锐的精神力,林青对对手的速度有了大致的了解,根据心中测算,这么近的距离,此子应当躲不过这么快的攻势。

    果然,箭矢射的突兀,即便以楚天的速度也来不及闪躲,如果一切照常的话,其中几支箭必然会落在身上。见此情形,他的嘴角勾勒出傲娇的弧度,仿佛提前宣告胜利一般。

    噬灵弓可不简单,一旦被命中,敌人精神会被蚕食,状态只会越来越差,很难摆脱青魔豹的追捕。轻灵霸道的青魔豹,加上吞噬精神的箭矢,算得上极佳的配合,有了这个套路,林青俨然化身老谋深算的猎手,手里漏网之鱼可谓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楚天将银鳞步催动到极致,此地原本淡淡的雾气,极高高上空的云气,疯狂聚集于双腿,速度虽然再进一步,可距离委实太近,仍有最后一只箭射向腰部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银鳞密布的双腿,被又一层银光包裹,这倒与银鳞步无关,而是灵狐族独有的灵念的应用。楚天泥丸宫中的灵念,乃是突破念师时,由精神力和灵能融合而成,兼备两家之长,自然拥有灵能的增幅速度的效果。

    由于这招消耗颇重,是以不到必要时候,楚天不会轻易动用,毕竟施展术法需要大量灵念,这东西能节省一点是一点。可此时危机临头,为了避免失了先手遭对方压制,不得已也只能破例了。

    楚天速度再次飙升,腿部云雾缭绕的银鳞周围,空气竟然浮现出宛如实质的涟漪波纹,疾速趋避间,隐隐发出哗哗的流水声,身处虚无夜空,竟似身处玄奥沧溟一般,借着海浪推动之力而行,在林青惊讶的目光及周霆惊骇欲绝的叫声中,将最后一只箭让在身后。

    正是银鳞步第二重境界“腾海”,修炼到这一地步,施展步法时,腿部周围空气宛如液态化,空气涟漪化作波涛,速度将会达到不可思议的程度,足以分江倒海,踏浪而行,天下江河湖海大可去得。

    当然,于此时的楚天来说,这只是借着此间云雾及灵念双重加成,才真正达到腾海境界,如果失去任意一项助力,就万难做到这种地步。不过,这也是步法已修炼到接近这一层次的证明,假如步法相差太远的话,不管用何种手段,都断无可能摸着腾海的丁点皮毛。

    见状,林青眉毛深深皱起,不禁冷哼了一声,握着深蓝弓身的手微微颤抖,脸色重新阴沉了下来,暗道对手出乎意料的难对付。

    当林青箭袭楚天的时候,雀神飞刀化作道道橙光,在楚天的操控下,更加迅猛地对准林青脑袋毫不留情射去。

    林青早有防备,一念传去,一道青光拦在中间,青色元气盘旋成狂飙陡然爆发,及时震散了橙光,露出其中兀自颤抖的飞刀,其上火焰升腾成雀首形状,似有轻微的啼鸣声含着怒气隐隐发出。

    风卷渐停青光消散,露出威风凛凛的青魔豹,兽瞳中一片凉意,嘴巴微微张开,虎牙森白如闪烁着寒光的匕首一般,口中毫不示弱发出暴躁的低吼声。雀鸣豹吼此起彼伏,唯有身经百战之人方能隐约察觉到,弥漫在周遭空气中的难以名状的丝丝血腥味道。

    雀神飞刀和青魔豹正面碰撞后,并没有如先前一般追着敌人厮杀,不约而同地靠近了主人。楚天抬右手一招,飞刀刺破空气重回手中,青魔豹近身虎踞在林青前方,将保护主人安全作为第一任务。

    两人停战的瞬间,浮躁的气氛陡然静了下来,纵然有着叮叮当当的打斗声,却是从其余两处战场传来,与他们无关了。

    眼中漩涡渐缓,林青露出黑漆漆的眼珠,盯着被楚天捻在修长指间的飞刀,眼神较先前多了些许凝重,缓缓道:“很好用的宝贝,你说呢?”

    闻言,楚天不置可否,轻松耸了耸肩膀,望着林青手中深蓝宝弓,微笑道:“这把弓也不错,要不要借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林青刚想给楚天冠以依仗宝贝的名号,借此打压对手,使其心神不振,主动创造胜利的机会,不想却被反唇相讥,对方看上去无碍,自己胸腔气血倒是一阵翻涌,真算得上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    长吁几口气尽量稳定不平稳的心情,林青觉得没有再斗口舌的必要,此子年纪虽轻,口齿却甚是锋利,与其比口舌之利无异于自取其辱,莫如拿下对方,废掉修为一拳打碎满嘴伶牙俐齿,拉出巧言善变的长舌一刀割断,彼时指着鼻子骂个痛快,看还能再还口不?

    望见林青眼神恍惚,一脸陶醉的表情,嘴角勾勒出神秘的微笑,似欢愉,又似狞恶,身体虽尚在世间,神魂早已神游太虚了。楚天纳闷地在他脸上看了又看,心中不禁怀疑此人是否有诡计。

    看了很久,嘿嘿笑声从林青口中传来,只见他嘴角越来越开,英俊面容尽数被猥琐占据,楚天脸一黑,这才明白自己的担忧纯属多余,这位仁兄并非在腹内酝酿阴谋,只是单纯的走神而已。

    确认这一点后,楚天摩挲着下巴考虑了会,放弃了趁机偷袭这一不合自己个性的打算,提醒道:“喂,还打不打了?”

    话语只是正常音量,没有唤醒深深沉浸在幻想世界中的林青,正考虑着折磨对手的酷刑,想到得意处直笑得挺拔身躯都花枝乱颤起来,手舞足蹈仿佛得了羊癫疯一般。

    望见这一幕,周霆一时竟没有出口讽刺的**,脑中只有一个念头,这人得精神病了吗?他虽然嘴里长刺,喜欢恃强凌弱,可要做出欺负精神病人那种畜生行径,还差了好几年功力。

    深深吸了口冰凉的空气,楚天暗运元力,仰起脖子用尽气力做狮子吼道:“喂。”

    耳畔似有巨雷响彻,林青臆想的世界仿佛镜子被铁锤锤击一般,道道裂纹蔓延,瞬间支离破碎起来,神魂被迫离开太虚,重返尘世,望向楚天的目光变得极为不善起来。

    “敢没事乱叫打扰大爷好梦,定要好好教他何为尊敬别人?”

    深知对方嘴上功夫胜己一筹,这话只从林青心里快速掠过,并没有付诸口头,眉心神魂开始快速波动,莫名的联系在他和青魔豹之间建立,低沉的喝声从口中响起:“秘技,深度同化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