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一百五十八章 同一人

时间:2018-01-28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..,

    万分危急之际,林青连忙收回对周霆的仇视,将心神从周霆过分的言语总收回,横身一闪,斜着惊恐的眸子见到橙色飞刀几乎贴着脸皮飞过,炙热感相当清晰,一侧的鬓发都微微燥热,似有烧焦的味道隐隐传来。

    其他人原本心有余悸,听到有趣的地方,也是忍俊不禁,个个捧腹大笑起来,手里对闪躲的林青指指点点,空中嬉笑议论不觉,方才空气中的沉重压迫感全无,充满了令人精神愉悦的气氛。

    黄康安观望了一会儿,见林青确被缠住分不开身,便下达攻击指令,黄家族人见这几个周家人笑的那么开心,嫉妒心起,心理不甚平衡,早按捺了许久,听到军师下令,各自取出兵刃,面带狞笑扑往周家一行,想要将其制裁的**暴涌而出、不可抑制。魔豹团仅余的两名干将,自然也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不甘落于人后紧随黄家兄弟们的脚步了。

    周家子弟笑的正欢,却不料乐极生悲,灾难迎头而至,幸而他们心理素质极为不错,周雷使个眼色,其他人会意得四散开来,将重伤的周霆护在里面,摆了个惯使的大阵防御,虽因为敌人人多势众稳落下风,可仗着阵法玄妙和默契配合,暂时也可勉强支撑,却不如适才肆无忌惮调笑那样叫人心理爽快了。

    “这帮混蛋。”无名之火从脚底直冲头顶,林青英俊的面目都显得有些狰狞,同时心里虔诚地祈祷着快点找到偷袭之人,这种狼狈的形象,他连一秒都不愿多维持下去。

    数道流光突袭而来,林青闪身躲在青魔豹身后,任由其爆发风卷般的元气挡住攻击,方得了短暂的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躲在契约兽身后,一直分出去探索的精神力终于有了回应,在约莫五六百米的地方,有道极为隐晦而模糊的气息,正是牵连这些飞刀的源头。

    一感应到偷袭者的方位,林青陡然折过身去,眼睛仇视地盯着那片密不透风遮蔽视线的林地,抬起左手“噬灵弓”,右手将柔韧的弦拉出个充满力道的弧度,元力在手中凝聚为蓝色箭矢。

    这虽是虚幻之物,却也惟妙惟肖,连尾羽上的毛都清清楚楚,箭身看上去坚硬无比,尖头处更闪烁着锋锐到寒芒,让人看一眼,就会觉得肌骨生寒、毫毛倒竖。

    “滚出来。”林青眸中快速掠过一抹狠辣,搭在箭尾的修长手指一送,由元力凝成的锋锐箭矢脱手化作蓝光,刺破空气发出尖锐嘶鸣,尾羽颤动着狠狠射向彼处。

    一招发出,林青连连拉动细长柔韧的弓弦,弓弦疾速收放之间,连续七八根噬灵之箭化作道道流光,对准在精神探测下露出踪迹的身形爆射而去,尖锐风声使听闻者耳膜震动、脚跟发软、心神震颤。

    在接连发动这些攻击后,林青弯腰大口喘息,仿佛这波貌不惊人的攻击十分耗费精力似的。直起身来,得空用手指叉在被汗水津得黏湿的黑发中略微整了整,漆黑眼珠随着箭矢投射过去,眉毛有点傲娇地上抬,英俊脸上不由得露出得意神色。

    噬灵箭从各个角度向敌人不同方位射去,表面上看去纷乱无比,若不知情的瞧见了,难免会认为他因狂怒攻心,乱了方寸,随便射出的。其实不然,心理素质良好如他,又怎会犯这种极其低级的错误呢。

    这一手连击乃是经过多次实战,千锤百炼总结经验吸收教训才得到的娴熟套路,几根箭矢摩肩接踵、连珠射出,瞬息之间笼罩敌人周身数处要害,令其顾上管不了下,管左顾不了右,手脚难兼顾,胸腹苦周全。

    林青嘴角不经意勾勒出上扬的弧度,以往这种表情出现时,往往意味着击败敌人的胜利时刻到临,情况正常的话,可以提前宣布胜利了。

    可此次这些本以为必胜的箭阵攻击并没有奏效,林间一阵动静,一道黑影现出模糊的身形,身躯猛地一扭,似有银鳞般的光芒闪烁,此人速度大增,竟是主动迎向箭阵,却在空隙之间忽左忽右、时快时慢地穿行,在其中如鱼得水,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。

    这波箭矢落在身后的林地间,有的射中树木,高耸挺拔的主干咔嚓折断,亭亭如盖的枝叶跌落尘埃,有的射中地面,草坪席卷泥土翻卷,整了个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。

    流炎的飞刀尽化橙光,嗖地一下飞回,似是有感情一般,迎面奔去欢迎主人的到来。偷袭者展开身法赶往这边,他速度极快,几个起落已拉近数百米距离。

    林青眼神凝重地望着对手过来的方向,目光冰冷锋锐,如虚化刀锋般可撕裂皮肤,左手握紧弓身,右手并没有继续引动弓弦,凝聚噬灵箭暴袭过去,因为他深知,能躲过方才有预谋的一波箭袭,想在三两箭内简单收拾掉敌人是不可能的,这势必是场龙虎相搏的持久战。

    敢于直面旗鼓相当的对手,正是强者之所以被尊为强者的一个理由,身为尊贵的御兽师,并徒手创建了魔豹佣兵团,这点基本常识,还是心里明白的,自不会像养在羊圈里的那些家族子弟一样,犯这种怀抱侥幸心理的低级错误。

    “卧槽。”宛如公鸭般粗糙的嗓子响起,直吓得正变幻阵法抵御大批敌人攻击的周家子弟们心中一惊,心脏一颤,身体微震,差点没乱了阵法叫外人乘隙而入。也就是他们这些族中精英子弟,如果换了一般人,这种关键时刻,横遭这等惊吓,非给敌人破阵逐个击破不可。

    其他人因其身份特殊,心存忌惮不敢多言。周雷就没有这么客气了,他一面和身左同伴佩剑相交,合力接了黄家几人的联手攻击,身形一震小退数步,手忙脚乱竭力跟上大伙儿的脚步,尽量保证阵型不散乱。一面眉头大皱,脸色不悦地指责道:“阿霆,别大惊小怪的,吓死人了,父亲不是告诉咱们了,遇事要淡定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这么说,处于阵法中央,享受同伴们保护的,盘坐地上歇息的周霆却把父亲的言语抛到脑后,对兄长的现场授课谆谆教诲充耳不闻,微胖身躯不知是害怕,还是恐惧地剧烈颤抖着,眼睛死死盯着新近到场的年轻身形,口中喃喃自语道:“这是...银发小子,不可能,怎么会这样...”

    在他的印象中,银发小子高傲无力,仗着薄有实力,竟敢将自己这位周家精英子弟的忠告至于脑后,抢夺小姐中意的宝物,如同不知天地之大的井底之蛙一般,是个不折不扣的粗鲁狂妄之徒。

    而危急时刻暗中帮助他们的那位念师大人,是位胸怀天下、腹有良谋、手段通天、集美貌智慧于一身的天之骄子,虽然因这位天骄始终隐于暗处,尚未来得及相见,但私下里早视其为心底偶像。

    那林青再怎么不成气候,也是有资格让二阶妖兽认主的御兽师,周霆虽嘴里不屑地损他千百遍,可对方究竟几斤几两还是有个基本概念的,辱骂话语纯粹是发泄怒火报答相助黄家之仇罢了,内心却明白此人有常人不可及之处,就算拍马也不及小姐,也不算简单人物。

    此人能不现身,就将这位不简单的主逼得这般狼狈,且又是位在大陆上享有崇高地位的念师,视如此人物为偶像,怎么都不算丢人,就连一向严苛的父亲知道了,都说不出个“不”字。

    可现在的问题是,两者竟是同一人,这简直太他妈讽刺了,周霆觉得大开眼界,自己的三观都瞬间天翻地覆,混乱得一塌糊涂了,情不自禁倒吸了口冰凉的空气,目光中浮现出浓郁到几化为实质的震骇来,这银发小子竟是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