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一百五十七章 浅水虾戏龙

时间:2018-01-28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..,

    周家子弟虽取出兵刃,貌似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,但其内心的绝望,从握在刀柄上颤抖的手掌及眼中的苍凉就能轻易察觉到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林青甩了甩整齐的披肩黑发,脸上浮现出一抹得意神色,漆黑眼珠饶有兴致逐个从众子弟的脸上掠过,嘴角情不自禁勾勒出轻微的弧度,显然是比较陶醉上面或深或浅的恐惧,这些能引起其心底的亢奋和冲动。

    解读到对方的恐惧心理后,他脸色蓦然变为鄙视和失望,口中颇为惋惜的叹了口气,意兴阑珊地挥手招呼青魔豹自行攻击,自身则伫立原地不动,眼神放在正与黄飞虎打得天崩地裂的周倩倩身上,目光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垂涎,恨不得现在就将此女拨光了就地正法。

    以往高高在上的周家大小姐,眼看就好转换身份,做他女奴由他为所欲为,只要简单想想,心底都会有莫名的冲动。

    就凭眼前这些色厉内荏的货色,若是还用得着他这位团长大人亲自动手的话,实在太降低档次了。他林青,只对强者出手,些许弱者,丝毫无法引起丁点的兴趣。

    虽然与林青相处甚久,青魔豹却没有染上主人这个坏习惯,对袭击的目标毫不讲究,才不管对手是强是弱,总归都是饱腹的食物而已,哪里会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于是,它将前爪就地略微按了一按,矫健的身躯化作一道青色流光,以肉眼几不可及扑向见状面色惨白的周雷等人。

    林青正眯着眼表情猥琐的上下打量着周倩倩,忽然背后传来空气被刺破的尖啸声,背脊处隔着衣衫能隐约感觉到炽热的温度,里面皮肤却渗出紧张的冷汗来,他不由得面色陡变。

    下手之人时机把握的基准,在他看来,简直是阴险毒辣、卑劣无耻之极,早不动手玩不动手,偏偏等到青魔豹扑到一半、腾身空中才开始发难,直接将其置入极为危险的境地。

    林青牙齿一咬,平素珍视的秀发被劲风吹得散乱的跟疯子一般,他都一时顾不上了,弄乱的刘海下面,额前忽然浮现明亮的光点,神魂开始动作,以外人觉得深奥繁复的规律波动数下。

    青色流光飞逝正疾,忽地戛然而止,其中青魔豹瞬间消失在空气中,不到一息时间就在林青面前浮现身形。体表青光大盛,轻灵如风的元气爆发而出,和突兀袭来的数道炙热橙光撞在一处。

    一番波动后,橙光逐渐消散,其中兵刃被震飞一段距离后,方露出真实面目来,却是六把散发着炽热气息的锋锐飞刀,其上火焰升腾,偶尔会化作宛如雀兽的形状,一股奇异的精神波动从其中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眼见这些朱翎飞刀,林青震怒的脸上,漆黑眼珠中顿时流露出控制不住的垂涎来,其程度纵然不如放在周倩倩身上的,也绝不会相差不远。

    品阶不低的精神凡兵可为极度稀有,他因机缘巧合获得了御兽师传承,却始终得不到趁手的兵器。其元力修为,近来借着秘境开启的光突破到练体九段,却仍不能施为依仗,常见的凡兵大多要靠元力催动,于他而言,犹如鸡肋,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

    若能获得此物,以他的自身天赋,说不定能将手中的御兽秘技修炼到更高深的层次,战斗力大增自不必说,甚至能够借助增幅的精神力,与比青魔豹更强劲的妖兽签订契约,届时,本人实力也会得到脱胎化骨般的提升。

    朱翎飞刀悬浮空中,略微一顿后,而后化作道道流光,向林青毫不留情地攻去。见状,林青忙收起眼里的垂涎,指挥青魔豹展开防御,眉心神魂波动间,精神力无声无息蔓延出去,去寻找对手的方位。

    林青恨得咬牙切齿,若非得到的传承中有“闪护”这门秘技,能够将契约兽瞬间转移到自己身边,刚才就已栽在对方手里了,已经好多年没见到能将他逼到如此地步的人才了。

    做出这等过分的事,现在竟然还能藏在暗处不现身,一想到这里,他就觉得自身的智商被人鄙视,高贵的人格都遭到莫大的侮辱。

    秘境中的森林中,因地方的不同,云雾或浅或淡,程度不一,林青此时所在的地点,属于那种雾气浅不可见的,这种地方,精神感知几乎不会受到阻碍,这就给偷袭者极大的便利,这才拥有了隐匿在暗处,远程操控飞刀偷袭的可能。

    楚天突破念师后,精神修为得到质变,现在又经过一月多的精修,若全面催动灵念探测,方圆数百米的情况都宛如亲见,历历在目纤毫毕现,比用肉眼扑捉到的,何止清晰数倍之多,望远里说,数千米的情况都能够模糊的探测。

    可是,这意味着林青同样不受到限制,有能力操纵青魔豹这种二阶妖兽里的佼佼者,他在精神方面的修为,在层次上可不比楚天稍弱,因此,楚天能袭击到他,就意味着也会被其从暗中揪出来,彼此间的精神告知是双向的。

    林青微蹙眉头,漆黑眼中幽光闪烁,眉心神魂波动间,精神力自泥丸宫中向外辐射,铺天盖地地蔓延而出,一寸寸地仔细感知,左手“噬灵弓”上光泽流转,显然抱定了一找出对手,就射出箭矢将之乱箭射死以儆效尤的打算。

    在苦苦寻觅的过程中,他并非傻傻站在原地,静立不动的。偷袭之人下手甚狠,与人动手时丝毫不知何为适可而止,眼前流光乱舞,追着他不住袭击,恰似在周遭下了阵流星火雨,以他淡定的心性及丰富的经验,都被逼的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而且,在其指挥下,青魔豹始终与他保持极短的距离,缩小了收获的圈子,在狭小许多的活动范围内化身青光,不住替主人震飞意图不轨的流光袭击。

    其中有将近九成都是青魔豹催动元气抗下的,林青元力修为虽不甚强,但借着精神力未卜先知的能力及较为轻便的身法,倒也能在光雨中保证安全。

    林青催动精神力,一面寻找藏在暗处伺机而动的敌人,一面分神提防近在眼前的一波波飞刀攻势,是以寻觅的速度下降了许多。

    打点精神在流光中左闪右躲,饱满前额渗出了豆大汗珠,零落如雨挥洒脚下滋润泥土地,面色微微发红,平素梳理的极为整齐的黑发随着趋避不再光亮,鬓发和刘海被汗水黏在皮肤上,自有生以来顺风顺水淡定至今的林青,从未有一刻像今天这么狼狈。

    说来话长,实际上从林青走向周家一行,到被一波波流光袭击弄得十分凄惨,其间最多过了几分钟功夫。时间虽然很短,但周家众人却是从死到生经历了一整遭,自恐惧中醒悟过来后,林青已面对漫天火雨,宛如狗急跳墙一般狼狈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连老天爷都不愿收我们,大难之际竟能得贵人相助,这可是咱们的大恩人,事后可不能做忘恩负义之辈,定要好好的报答。”

    周雷脸上浮现出由衷的感激神色,只是不知当发现口中的恩人是与之还有过过节的楚天时,这种感激是否还能如现在一般至纯至真、发自肺腑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高手,好深的精神修为,这是个了不得的念师。唉,我怎就没一点精神天赋,真是羡慕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黯然神伤之后,周霆情不自禁露出羡慕与崇拜间杂的表情,看到左支右绌,在刀山火海中,勉为其难求生存的林青时,表情夸张地如公鸭叫唤般嘎嘎大笑着,微胖身躯不住晃动,直笑得手舞足蹈花枝乱颤。

    “哇,蹦跳的这么夸张,这是只野猴子吗,啧啧,丢死人了。什么狗屁魔豹团,看团长就明白了,统统是猪猡而已。别人定是看他可怜,方手下留情故意戏弄的,定是存了看马戏的心思,如果真正动手,只需一招就能秒杀这狗屁团长了...”

    周霆口中滔滔不绝,大有说个三天三夜也不消停的趋势,话音极为响亮,虽没有到声播万里的程度,却也是响彻夜空,附近几百米内无人不可听闻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般贬低言语,林青极为仇视的望了他一眼,恨不得将这满口胡言的胖子撕成碎片,暗自懊悔刚才没事玩什么深沉,装什么高手,如果老天再给次重新选择的机会,他定会先一刀剁了这只聒噪的“公鸭”。

    可就在分心之时,两道橙光突然离开队列,灵巧无比地绕过青魔豹的拦截,在林青缩至针尖大小的漆黑瞳孔中,越来越近愈发清晰,显露出其中造型精致的飞刀,对着英俊的面孔暴射而去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