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一百五十章 把水搞混

时间:2018-01-28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..,

    “雀神戒。”楚天望着掌心的六根飞刀,按照催动手法传授,神魂微微波动,口中低喝出声。

    这些飞刀上橙光大盛,尽数化作火鸟翎毛,首尾相接,变成枚造型特异的戒指,他左手拿起雀神戒,套在容戒旁边的中指上。

    一戴上此戒,楚天浑身微震,顿觉神魂加强了不少,施展起术法来,比平常应该有三成的威力增幅。听上去不多,可术法本就属于杀招,实际增加的程度比御物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上次遇到周倩倩时,虽然已成就念师,且有数道底牌在手,也觉得不可力敌,认主这“雀神翎”后,自觉实力大增,就是不知道碰到这类蕴气境中期武者,能否略作抗衡?

    由于术法消耗过大,楚天也就没耗费灵念实验这“雀神戒”的威力,从手上取下来,变回初始的翎毛形态,小心收回容戒中。

    在药物和灵念的帮助下,方才被青魔豹弄得伤势已好了大半,他取出血缝治疗瘀伤的药膏抹上,并催动灵念又调理了会儿,将伤势彻底复原,最后取出些丹药付下,闭目催动元力消化,以补充认主及疗伤损耗的灵念。

    经刚才短暂交手,楚天深知林青并非易与之辈,不调整状态、做充足准备的话,冒然挑战必然会吃大亏,定要全面恢复最佳状态,方可提升胜率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当初灵狐老祖因愤怒爆发自身灵魂力,非但惊动了建筑群附近的探险者,就连身在远处的人们,也闻风而动,如打了鸡血似的,一波波凭借感觉找到方位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感知也见得如何敏锐,只是老狐狸暴怒之下,几乎失去理智,那么大的动静,叫人想不注意都不行。

    只是,感到此间建筑群后,事件已经散场,波动源泉却找寻不到,只留下一重重早被先来者掏空的大殿。几拨人马自然不甘于此,相继派人去询问当事者,探听具体情报。

    “宝戟”一出世,便引发了激烈争夺,最后虽然周家凭借实力夺得此宝,在场之人无力与之争夺,可私下里甚是不平,此时见有人询问,自然不会为周家保密,唯恐天下不乱不坏地一五一十地细细告知。

    在大多数人看来,自己既已无力夺宝,就不如把局面搞混,让周家也没法过的安生。

    一处土丘旁边的空地上,韩家三兄弟席地而坐,脸色复杂交头接耳,不知道在谈些什么,后面的树林中忽然一阵动静。

    “谁?”韩刚眼神变得凝重,向两位弟弟使个眼色,猛地挺直折身问道,右手不经意按在悬在腰际冰针剑的剑柄之上。韩盖和韩坚也先后起身,缓缓拔出鞘中的散发着寒意的佩剑。

    三兄弟均没有楚天这种特殊的体质,就算有药物帮助,这么短时间也无法尽复伤势,以他们多年闯荡得来的经验,自然会防止别人趁火的劫。

    “韩老大,不要戒心这么重嘛。”一人笑眯眯的胖子从枝叶阴影里走出,活似个和气生财的商贾。

    可是,韩刚脸色没有丝毫的缓和,细长佩剑仍然持在手中,没有收回的意思,冷冰冰的脸上,尽量挤出丝笑意,装作亲切的样子问道:“郝老哥,请问来此何干?”

    旁人见了这郝济仁的模样,或许会放松警惕,但这并不包括韩刚,因为他这胖子看来面容慈善,实则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。

    韩刚三兄弟平时从事的是镖师的行当,专门给富人护送一些货物,护镖靠的不仅仅是实力,也靠脸面和人情,常年走得线路必经一处险恶的山脉,其间有一伙聚众打劫的凶徒名唤“五毒盗”,郝济仁是其中一个头目,韩刚为疏通环节,也曾借此人之力,是以算是颇为了解。

    小眼随意瞥了瞥,郝济仁便是发现三人体内有伤,不过就算如此,三人齐心联手,又有剑阵助力,也不是好相与的,是以没有选择发难,仍旧笑眯眯地道:“韩老大想必也猜得到,正是为那宝贝而来,此行是我带队,自想为大哥献上点实在好处啊。”

    既不愿与对方冲突,此人也就直奔主题,以免废话多了引起误解,双方火拼起来,那乐子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那宝贝是根长戟,现落在周倩倩手中,她的实力,你也了解吧,咱们还是别凑合了。”此事没什么好隐瞒的,韩刚直接言明,只是语气中略带几分激将之意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看来此宝与咱们无缘了,真是可惜。”仿佛没领会这谈不上高明的激将,郝济仁叹了口气,摇着头转身离开,韩刚也不阻拦,目送他远去后,方收剑入鞘中。兄弟三人卸除戒备,重新坐在地上叙话。

    “大哥,难道就这样把宝戟送人了,我不甘心。”韩坚揉了揉兀自发闷的胸口,阴柔脸上掠过一丝恨意,死丫头,暗道下手还真狠哪。

    “哈哈,当然不会,你没看有多少人在意此宝吗,咱们得先把水搞混,老二,你将消息散布出去,就说那周倩倩倒行逆施,独吞异宝,尽量弄得群情激愤一些。”韩刚憨厚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隐晦的狞恶,望向韩盖吩咐道。

    韩盖点头阴冷地笑道:“大哥放心,待我出去逛一逛,见人就添油加醋说上一说,不怕他们逃出手掌心,就算咱们得不到,嘿嘿,那也不是周家的,把场面弄乱了,大家各凭本事。”

    话毕,在韩刚和韩坚满意的目光中,韩盖起身运功震落屁股上沾染的灰尘,运转身法往远处奔去,身形闪了几闪便消失在此地。

    “事情就是这样,兄弟们有什么想说的么?”郝济仁回到十来个面目凶狠的人中,分享完探听的情报后,胖脸笑眯眯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全凭哥哥做主。”这些五毒寨喽啰们年纪不大,自然也是遵守三十以下的限制,用青年称呼很合适,与周家、黄家的族人比起来,修为或许有所不及,但身上隐隐外泄的杀气令人不敢小觑。毕竟有时候,真的交起手来,最终的获胜者未必是修为更强的。

    郝济仁眼珠狡猾地转动,不久已有了大略的对策,喊来个干练的喽啰这般那般低声吩咐,喽啰表情猥琐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还有无数流言散播,其意大致相同,均说周家飞扬跋扈,独吞异宝,短短一会儿下来,这消息竟然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有人暗中派人盯着周家人马,虽忌惮其实力不敢轻举妄动,却将行踪分享别人,以求将水搅浑从中谋利。也有被异宝冲昏头脑的,一波波向周家一行疯狂冲击,周倩倩本人修为强横倒无大碍,带来的族人却折损了好几位,让她虽获得宝戟,却不似想象中高兴,花容惨淡,暗自垂泪。

    无脑的暴徒,虽在事后被尽数诛杀,但死去的人永远地逝去了,再也回不来,带来的青年均是天资不凡之辈,每死一个,都是家族莫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不过,这却不能让无脑之人有丝毫的消停,依然毫不畏死,飞蛾不扑火般扑向周家众人,在完美诠释了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”这句话之后,带走了周家一条条鲜活的生命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大哥,事情比想象的还顺利的多,看来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真是不少,据传周家已折损好几人了。”鹰钩鼻站在林青身边汇报,脸上满是钦佩之色,暗想团长弄得这软刀子还真磨人,弄得周家那小妞不要不要的,心中怎一个服字了得。

    甩了甩整整齐齐的如瀑黑发,林青脸上浮现出一抹得色,旋即想到了一个问题,眼神一凝,脸上露出思索的表情,低下头去,负双手于身后,在林间漫步徘徊。在他看来,不管周家损伤再大,只要周倩倩健在,那宝贝还是弄不到,要不要找人合作?

    “哈哈,林兄,别来无恙啊。”听闻这声招呼,林青脸上有点不自在,方才想得入神,竟被对方无声无息潜到身边。此时理会不得这么多,循声看去,只见两人从附近另一棵树后绕出,当先一人气度沉稳,自是黄飞虎,而通体透着血腥味的瘦高个,竟然是碧锋狩猎团的古锋。8)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