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一百四十二章 破破破

时间:2018-01-10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提到这根鸟羽的来历,老狐狸脸上不见平素的嬉笑,犹自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,颇为感慨地说道:“为炼制这件宝贝,那人也算耗费心力了,很难想象,这人怎会为了蕴气境或练体境的传承者做到这种地步。”

    闻言楚天走着眉头,想来想去终不明白,便摒除杂念,暂收鸟羽入容戒中,就地盘坐地上,手掌一握,一个绿如翡翠的玉瓶出现在掌中,倒出数粒珍珠大小的晶莹药丸,并张嘴一口服下,闭目进入冥想,损耗的灵念迅速地补充着。

    经过方才短时间探查,他心里清楚沟通此宝的器核定非易事,非得打起精神不可,施展术法本就是耗费心力的事,更何况为增强威力破开禁止,曾刻意增加了蓄力时间,对身体的损耗,即便是他都有些承受不住。先用药物补充消耗,重回最佳状态,以求一次性认主成功。

    精神修复后,另取个瓶子,服下其中的一枚小还丹,催动元力消化药力,快速补充体力消耗。不久,闭着的眼睛陡然睁开,其中精光四射,显然无论是精神,还是元力都回到了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心念动处,宛如火焰精华凝聚的鸟羽重现手中,正待开始沟通器核,老狐狸突然又开口提醒道:“忘记说了,这是专给精神修行者使用的凡兵,认主时无需运转元力,直接以精神沟通器核即可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楚天不由得欣喜,自踏入念师之后,容戒中的那些飞刀有点不够用了,碾压练体境自然是无往不利,但遇到修为有成的蕴气境高手未免会捉襟见肘,这根鸟羽既是精神凡兵,这个问题当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他强行按下喜悦的心情,长吁了口气,待情绪平稳后,催动灵念进入鸟羽中与火焰山脉中央的器核沟通。

    第一重禁制后的大殿中,人群一片混乱,一道黑影手持长戟,在其中见缝插针,迅如鬼魅般往出口方向冲去,前方不时有人红着眼睛围追堵截。

    此人身着紧身黑衣,面色惨白如鬼,饿狼般的眼中精光暴射,他身法全开,一身傲人速度令后方众多追赶者们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催动强悍的元力注入早被鲜血染红的长戟,双手一抡,将戟舞得风车也似,趋近的人们被远远震飞,下饺子般惨叫着滚了一地。本来颇为绵密的人群,被他硬生生杀出条血路。

    这是附近有名的独行大盗魏飞,此人踏入练体九段多年,修为高深,眼力更是了得,虽然无恶不作,却量力而行,从不招惹强者,加之修有品阶不低的身法武学“魅影步”,是以受其侵害者纵然恨得牙痒痒,也无人能将其绳之以法。

    只见他雄威大震,或避或杀,身法灵活如猫,很快便接近了出口处的光幕。眼见出口近在咫尺,只要离开这里,收好长戟往人群中一钻,略微施展早练得娴熟无比的化妆术,换个模样任谁都认不出自己,届时,这人人眼馋的“异宝”就归他所有了。

    因为灵狐老祖爆发魂力的原因,场内所有人都将这机械人炼制的长戟认作异宝,个个打了鸡血似的哄抢,此宝一经练成,就换了数十位主人,而魏飞就是最新的一位,至于之前那些,早就因贪婪此物命丧黄泉。

    见了魏飞即将离开此地,追赶的人们急红了眼,嘶哑的吼声不断响起。

    “这货要跑了,快追。”

    “大伙儿抄家伙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草他吗的,这厮属兔子的么,咋跑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纵然叫骂声不绝于耳,但有实力者毕竟是少数,大多数人费尽气力也被越跑越远,最终只能无力地咒骂,诅咒此人不得好死,此时还亦步亦趋紧跟其后的,仅有区区数人。

    “大哥,别放魏飞出去嘛,急死人家啦。”阴柔到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太监嗓响起,韩家老三韩坚百忙之余,翘着兰花指细声细气地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撞到咱们韩家三兄弟面前,合该此人倒霉。”身材壮硕的韩家老大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韩刚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让他出去这层禁制,那就不好弄了,快动手。”韩家老二韩盖目光一闪道。

    眼见光幕近在咫尺,魏飞眼中浮现出一抹兴奋,脚掌轻轻一点地面,整个人像利矢般向其爆射而去。见状,韩刚手掌一扬,一张黄金大网以更快的速度追去,由于出去,魏飞不禁心神稍分,不及反应已被套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这张金网,乃是件特殊的中品凡兵,专用于擒获捉拿,前些年杀死某位仇敌,在其尸身上搜罗到,韩刚自己认主后,放在身边使得颇为顺手,今日一现世,又稳稳套中身怀异的魏飞,可谓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
    “韩老大,咱们往日无仇近日无怨,平素交情甚笃,因何苦苦相逼,还望看在之前情面上,放小弟一马。”魏飞连人带戟被兜成一团,模样狼狈无比,声音有些苦涩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仇啊怨的,也太低俗了吧。魏飞你欺男霸女,专门糟蹋黄花闺女,咱家早就看你不惯了。”

    韩刚还未回话,老三韩坚翘起兰花指,用保养得很好的葱葱玉指戳着魏飞的面皮义愤道,此人与大哥来往甚密,令他莫名其妙妒忌心起,牢牢记恨在心里,此时陡然发难,叫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正在发愁怎么找借口,听到弟弟提示,韩刚喜出望外,沉下脸正色训斥道:“胡说,你一个江洋大盗,谁与你有交情,快将宝戟献出,尚可留有全尸,若不然定将你乱剑斩死。”

    韩盖则更是果断,探手于腰际,去拔鞘中的佩剑,面现不耐地催促道:“别跟他废话了,快点解决,以免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“哇哈哈。”魏飞仰天狂笑,轰隆隆的在大殿中回荡,旋即愤愤道:“妄我当你们是好朋友,不想竟这般对待我,不过韩老大,你是不是傻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韩刚不露声色,心中念头则是电转,默默思索遗漏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魏飞不作言语,元力一股脑地注入长戟,待尖端闪烁寒芒,奋力朝着金网一戳,竟然没如他所料的应手而破,面露不可置信神色,手腕一震,数道戟影脱手而出,噼里啪啦轰在金网上,身躯羊癫疯般的乱颤,此网却连个洞都没有。

    手中动作不停,嘴里绝望地叫着:“这怎么可能?破啊,快破啊,给我破”

    突然,魏飞颤抖的身躯停止了,一把细长锋锐的佩剑从网孔中穿过,深深地没入胸膛中,鲜血汩汩流了出来,他一时竟未死绝,艰难地抬头往上看,只见韩坚清秀的有些女性化的脸上满是狠辣,嘴巴紧抿看上去极为刻毒,眼神比佩剑更为锋锐。

    韩盖有些诧异地看了韩坚一眼,三弟动作好快,三兄弟中一向属自己最恨,不想今日却被他人拔了头筹,一念至此,胳膊用力,将佩剑深深插入魏飞腹中。

    在心里念叨了句老子是为民除害,韩刚手腕一震,魏飞喉咙致命处出现一点血迹,无力感自体内传出,身躯轰然倒地,鲜血自伤口流了一地,死不瞑目,眼珠死死瞪着手中的宝戟,心中始终不明白,这被旁人吹上天的、引得无人不垂涎的“异宝”,为何这么多戟下去,竟连区区一张金网也不能破呢。

    韩刚毫不留情屠戮往昔好友,而后手掌一抖,偌大的金网迅速收缩,变成一团软软的收入怀中,此物可硬可软,收放自如,果不愧于中品凡兵这个品阶。

    旋即,探手从魏飞虚握的手中抽出长戟,遗留尸体倒在地上,虎目含煞环视四周道:“此宝归我韩家三兄弟所有,谁有意见?”

    他的眼珠,从殿中存留的其他数位练体九段脸上掠过,这些人都连连摆手,虽然等级相同,但韩刚这边足足三位练体九段,况且是配合默契的亲兄弟,鲁莽与之争锋,与白白送死无异。

    “我有。”韩刚举目四顾,见无人应声,脸上得意神色还未来得及蔓延,一道娇柔嗓音不合时宜地响起,使他的表情瞬间凝固了下来。8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