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一百三十七章石厅

时间:2018-01-10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“这鬼禁制坚硬得很,怎么都弄不开,你们试试。”想起上次经历,老段的脸色不禁有些难看,当时来此的人中,有几人实力相当不错,一路顺风来到这里,面对这宛如实质般的光幕,一轮尝试均告失败。

    其中,就有位练体九段的武者,倾尽所能也破不开禁制,得知这一消息后,觉得即便队伍中有老孔也不甚保险,是以临时起意叫上楚天,算是双重保障。

    几人互视一眼,均是眼神一凝,旋即各自取出兵器,虽因家底普通,没有入品凡兵的存在,造型也不算别致,可一看就知质地坚硬,称得上普通兵器中的上等货色。旋即,鼓动元力注入兵器,闪身临近禁制,奋力挥舞手中兵器,狠狠轰在禁制上。

    光幕仿佛一片平静的湖面,连个水花也没泛起来,见状几人脸上现出一抹无奈,只得将收回兵器,平息身上元力,方才的一下,已算他们的全力一击,这都没效果,便想不到啥好办法了。

    其中阿飞一斩未果,年轻的脸上现出不服输的神色,牙齿紧咬,催动最拿手的“狂飙刀法”,刀光如电对准光幕一通乱斩,竟也能发出金铁交鸣之声。咔嚓一声脆响,仿佛跳舞一般狂砍的他身躯一震,面色愕然将刀凑到眼前看。

    只见锋锐的刀刃上竟多了个缺口,他不禁露出一抹肉痛之色,此刀虽不入品,去也属等闲兵器中的极品,吹毛短发什么的绝不在话下,整整耗费了三十块元石方才弄到。

    当时,阿飞尚未遇到老孔这些朋友,实力既弱,又无背景,对处于佣兵底层的他来说,这几乎算是奋斗半个月的收获,可不是个小数,是在修炼用度之余从牙缝里挤出来的,每一块都弥足珍贵。

    此刀伴随他多年,早已不是一把兵器那么简单,在其眼中,说是战友都不为过,可现在因为自己鲁莽,连累此刀平白受损。

    眼见这位小兄弟神色黯然,老孔近身拍了拍他的肩膀略作安慰,转眼盯着光幕一步步走近,伸手从背后抽出那把阔斧来,爱不释手地抚摸着斧面,元力注入阔斧,静心去与那看不见、摸不着的器核沟通。

    这把阔斧名为银月斧,乃是入品凡兵,虽是下品,但在老孔手中,却似羽翼添至虎躯,威力颇为不弱。

    斧中器核贪婪地吸收着他的元力,旋即阔斧的外观迅速改变,本有些笨重的斧身陡变轻灵,其上银芒大盛,旁观的同伴们纵然见惯这一幕,也忍不住微微眯眼,光芒散处,逐渐现出银月的模样来,掩饰不住的锋锐之气从银月斧上散发开来。

    见状,楚天目光为之一凝,暗中点了点头,脸上露出赞许之色,若进入秘境前十招之约的时候,此人用上这一招,恐怕就没那么容易对付了,说不定还得用出念师的手段方能制胜。毕竟,彼时他的元力修为远不如现在,仅是练体八段。

    继而,老孔疾行数步,转眼已至禁制前方,最后一步重重跺在地面上,纵然由玄铁铸就,也发出咚的一声巨响,他双手持斧,手臂猛地一抡,以劈山断岳的气势,将银色月牙般的斧刃砍在光幕上。

    光幕轻轻一震,现出些许微澜,又很快平静了下来,银月斧身已恢复原样,他弯腰拄着斧头大口喘气,平复后抬起头来,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,纵然催动浑身元力,连银月斧都动用了,竟连个皱纹也见不到。

    冷眼旁观阿飞的行动后,他得出个结论,那就是破禁要打闪电战,一招轰开,且不可细水长流、分散力道,是以此招可谓目前所能发动的最强攻势,就算再勉强出招,也没信心比这次做的更好了。

    同伴们见此人也失利,忍不住个个长大了嘴巴,老孔实力强横,乃是队伍中的最强者,更有银月斧助力,竟然连他都失败了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情绪平定后,老孔心里又有点庆幸。事实上,当初老段提出请楚天帮忙,他颇有些不以为然,自认为依仗这把银月斧之力,别的练体九段破不开,自己未必就不行。现今回头一看,真觉得老段有先见之明。

    随即,他将视线投向楚天,暗中估摸着这个曾轻松战胜自己的少年,能否i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i

    不负厚望破开这重禁制?老段、阿飞等人也眼巴巴瞧着楚天,场内还未出手的,只剩楚天一个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楚天长吁一口气,气息一凝后如开水沸腾般飙升,右臂细微膨胀,浑身元力沿着胳膊在掌心处凝聚,形成散发着耀眼光芒的白球,其中内蕴的能量,让略有察觉的老孔等人暗暗心惊。

    圆满级的阳刚劲凝聚后,他抬起手臂,一掌将白球按在禁制上,光幕剧烈震动起来,一圈圈涟漪扩散开来,触电向左右中分而开,约莫一人高的通道缓缓浮现。

    “大家快一点。”楚天回顾众人一眼,口中催促一声,发足走进入口,瘦削的身形隐入光幕。

    “赶紧的。”老孔深知光幕的坚固,猜测着通道持续不了太长时间,大声唤醒面露狂喜、陷入呆滞的同伴们,闪身走进通道中。

    其他几人闻言回过神来,来不及狠狠倒吸一口凉气,以此表达对楚天实力的惊讶之情,想也不想元力包裹双腿,身法全开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穿过禁制后,老孔并没有第一时间去看前方情景,折身面色有点紧张地回看,待见到最后一位同伴进入,神色方平缓下来,暗道还好楚天兄弟给力,一人也没落下。

    直到进入后,所有人凝视楚天,脸上露出深深的震撼,只觉这看来不算雄伟的背影瞬间高大起来。

    老孔也是面带钦佩神色,同为练体九段,可自己大费周章,连银月斧都动用了,也没能破除禁制,别看人家年纪轻轻,又是赤手空拳,简简单单一掌就轰出通道。彼此间的天分差距,实在是大到了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若是知道了他心里的想法,楚天说不定会好心提醒,告诉他这是圆满级别的阳刚劲,并非如想象中那么简单的一掌,当初为了掌握此招,还花费了好长时间,经反复锤炼才得以掌握。可惜,此刻他并没有这个功夫,双眼环视前方,厅中情形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三重禁制之后,并没有出现像前两重那么空旷的空间,眼前仅有一个长条形的石厅而已,四周上下皆是浑然一体的青石,结合处毫无缝隙,仿佛天生地就,完美无缺。虽然是石厅,坚硬处远远超过之前的玄铁,给人以坚不可摧之感。

    厅中连接地面凸显出八个石箱,两个开启的里面早被洗劫一空,六个关闭的严丝合缝,隐隐有波动间杂着药箱弥漫在石箱周围,显然里面定有不俗的资源或宝贝。

    先有两位青年来到此间,双手各覆在一个石箱上,满头大汗地催动元力,眼见楚天等人闯入,脸上均是浮现出厌烦神色,看到两人身上的服饰,老孔等人瞳孔一缩,面上苦笑不止,没想到周家族人竟没有撤尽,就留下两个在此搜刮,真是滴水不漏啊。

    老孔附在楚天耳边低语一番,楚天点了点头,既然这两个是周家之人,那便不去招惹,各走自己的路,彼此互不侵犯就是了。

    简单商议后,众人依言四散开来,各寻到一个石箱,深处双掌覆盖在箱盖上,学着两位周家青年的样子催动元力。见状,此二人面色陡变,但碍于正奋力开启箱子,只得暂且忍耐心中怒意,暗想等脱开身再与你等算账。

    楚天催动灵念探查石箱,惊讶的发现材质特殊,竟是惊讶无比,纵然他能轰开第三重禁制,也绝无可能靠蛮力打碎这类箱子,哪怕用上黑虎变及念师手段也是一样。显然,箱盖无法强行打开。

    在灵念感知下,他在石箱中隐约感应到介于有无中的核心,类似于方才偷偷在银月斧上感应到的器核,在某种程度上,这种石箱也称得上特殊的凡器,只不过无法挪动,仅能用于盛放罢了。

    显然,沟通器核之人,能够掌控石箱,开启箱盖获取其中物品易如反掌。旁人眼中珍贵无比的凡器,在那位前辈手中只能用作盛物,这等魄力远非现在的楚天所能想象。

    “你们趁现在快滚出去,少爷可以既往不咎。”一位周家青年才一打开箱盖,便起身气急败坏尖着嗓子叫道,盛怒下竟有点破音,正在探查的楚天被一嗓子吼醒,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。8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