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一百三十二章 有情有义胡明远

时间:2018-01-10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..,

    无端遭人挑衅,楚天含怒抬头望去,只见发声者乃是个将近两米高的青年,此人身材魁梧,鼻直口方,两只招风耳打着耳洞,各有个色泽纯正的金环从中穿过。

    大耳男见楚天怒目而视,也不甚在意,看了看周围的同伴,先行聚在屋中的人,皆是他的同伙,胆气便壮了几分,口中断喝道:“你耳朵聋了吗,趁着大爷心情好,还不快点滚蛋,少尼玛站这里碍眼,平白惹老子心烦。”

    此人一向欺软怕硬,见他年纪幼小,料定实力强不到哪儿去,估计刚突破练体五段,侥幸够着破除禁制的门槛而已。身边又无帮手,便自认吃定对方,双手摆胸下巴微扬,浓眉下的狭眼中满是挑衅之色。

    闻言楚天银瞳中目光一寒,一步迈出,握掌成拳对准对方胸口轰去,大耳男一见这势道,心中暗道不妙,抬手打算招架,可此招来得极快,此人手臂刚刚一动,拳头已在他惊骇拒绝的目光中落在前襟。

    拳上凝聚的元力陡然爆发,大耳男惨呼一声,身子倒飞着向屋中铁台飞去,他的同伴们惊叫出声,因为前方台上炉火正旺,散发的高温连坚硬的材料都能融化,何况脆弱的人体,此人虽在空中,眼中却瞧得清楚,似看到大铁锤猛然砸下,似要砸在他的脑壳上。

    即便察觉到危险,可身在半空无处借力停止亦或趋避,只得认命般的闭上双眼,暗道今生死的冤枉,来世再做一条好汉,耳畔仿佛除了啪的一声脆响,那是他的头颅,像西瓜被石头砸烂,四分五裂瓜囊四溅的声音。

    咣当一声响,铁锤落在胚胎上,大耳男艰难地抬起眼皮,反应过来后面露狂喜之色,他还活着?正思虑间,又是几锤子下去,与铁胚交击火花明灭,有几颗火星落在他的头发上,猪毛烧焦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此人忙腾身跳起,用手掌不住拍打自己的脑袋,本想即时扑灭火星,或许是风助火势的原因,火星本欲熄灭,却犯了倔犟的性子,烧的更旺了,不一会儿便烧光了一小半的头发,火势燃到做工精致的金环上,耳朵发烫直急得他口中哇哇一通乱叫。

    如果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,他绝不会为了炫富戴上导热性良好的金环,打耳洞时那叫一个疼啊,现在怎么想都觉得不值。

    同伴们皆束手无策,其中一个瘦子灵机一动,忙快步走到他的面前,从容戒中取出个葫芦揭开塞子悬在头顶,打算以此灭火,鼻子不经意嗅到其中酒味,面色陡变忙稳住倾斜的葫芦,有点尴尬地盖上塞子收回容戒,又取一个葫芦,打开塞子,往里窥视,确认是淡水后,通通倒在大耳男略微配合伏低的头上。

    火焰熄灭时,大耳男满脑袋浓密顺直平素以此把妹的秀发毁于一旦,裸露于外的头皮上,鼓起了烫伤的包,看来活似个赖皮蛤蟆。瘦子从怀中取出些许膏药,胡乱贴在他头皮鼓起的包上,密密麻麻贴了一头,疼痛方逐渐消停。

    大耳男挺直身子,拿眼死死盯着楚天,目光中有着不死不休的仇恨,刷的一下抽出悬挂在腰际的佩剑,练体六段的元力,源源不断注入其中,剑刃上流转着慑人的寒光。

    屋中约莫有五六人,不约而同抽出造型相同的佩剑,同伴受辱感同身受,是以面上均是带着毫不掩饰的愤慨之色,为首一位大胡子以剑尖斜指楚天,一步步接近,身上气息逐渐飙升,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练体八段,即便放在此间所有寻宝者中,也算的出类拔萃,加之人数众多,有嚣张一番的底气。

    “这位朋友,今日不给个说法,胡某人绝不善罢甘休,侮辱我兄弟,就是侮辱在下,这个道理可懂?”

    大胡子胡明远面色冷肃地道,言谈义正言辞不容反驳,虎目中眼神如电,身上气势如风暴般飙升,强悍的元力波动蔓延而开,脚下步伐稳健有力,所到之处咚咚作响。幸亏此屋通体由玄铁铸就,若非如此,地板定然是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听到这般暖心话语,甫受惊吓的大耳男脸露感激神色,瞬间泪流满面,有生之年能结拜得如此仗义的哥哥,此生不算白过了。

    瘦子一挥手中佩剑,面色凶狠道:“大哥太过仁慈了,敢侮辱强子,大家抄家伙上,快点宰了这小子。”

    另外的人也是爆发元力,哗啦一下将楚天围在中间,手中佩剑楚楚欲动,随时都可能无情落下,将对方剁成肉泥。

    见状,大耳男自以为稳操胜算,得意洋洋地睥睨楚天,口中悠然说道:“小子,若是后悔的下,不妨亏下磕十个响头,爷爷心情好的话,或可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楚天忍无可忍,自以为没有隐藏实力的必要,练体九段的元力从体内暴涌而出,宛如风暴般席卷全场,脚下的地面即便有玄铁铸就,也是一番剧震,围在身旁的敌方元力,似惧内的汉子遭遇河东狮吼,一个个变怂了不少,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难以为战。

    察觉到楚天的修为,胡明远眼中快速掠过一抹忌惮,转脸训斥大耳男道:“强子,怎么老沉不住气呢,今日之事我也看了,公正的说,你也有错。叫人家道个歉得了,搞那么严肃干嘛,早跟你说了,胸怀要放宽。萍水相逢皆好友,何必搞的跟仇敌一样。”

    此时大耳男强子兀自沉浸在胡明远的仗义上,脸上的泪痕尚未干,乍闻这一神转折只得凝在脸上,却是怎么都流不出来了,哭丧着脸暗想,风向因何陡变,说好的不善罢甘休、为兄弟复仇呢,跑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围在楚天身边原本气势汹汹的众人身上元力不禁削弱几分,用眼角偷窥一下,觉得无人注意,均动作隐晦地缓缓后退,原本紧密的包围圈登时稀疏起来,此时若想走,对方是绝对困不住的。

    嗷呜一声吼,玄麟摇晃着龙尾闯入,紫瞳含着些许怒意,瞪着胆敢包围主人的宵小之徒,身躯一震,一阶后期的修为从体内暴涌而出。

    胡明远心中一寒,这妖兽怎会无故来到此处,定是这小子的缘故,一念至此,浓郁的惊骇不可阻拦地从心头升起,难道这小子不光是单纯的练体九段,还是位地位崇高的御兽师?

    正思虑间,一位曲卷头发、长相老成的大汉到场,却是老孔见到玄麟异动,好奇心起紧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见场内情形,他二话不说抽出背后阔斧,练体九段的元力形成狂飙席卷过去,看得屋内人面色一苦,妈的,又来个练体九段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哥,哦不,前辈,今日之事皆是我方过错。强子,你这厮狗改不了吃屎,怎么总是毛事找事,主动挑衅别人,漫说别人,就连我这做哥哥的,都是十分看不惯,愣着干什么,还不跟这位前辈道歉。”胡明远扭头望向强子,威风凛凛地喝道。

    “前...前辈,我有错,我坦白,求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饶我这一次吧?”强子闻言面色难看,环视四周,见同伴们均有几分退意,知道保不住自己,只得走近楚天,吞吞吐吐低声下气地道。

    “饶你这次也并非不可以,跪下磕十个响头,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。”楚天摩挲着下巴开出条件,他心中非常清楚,若非实力超过对方,就算自己跪地认错,此人也不见得会干脆绕过自己,既如此,又何必与之客气。

    历经重重磨练,他自是明白,对付这等凶徒,唯有比他更凶,比他更横,如此方能杀鸡儆猴,灭除隐患。若有丝毫的心慈手软,麻烦定会源源不断。

    “前辈真是太客气了,这小子这么皮,十个怎么够,怎么显得诚心?要我说,双倍偿还,磕上二十个才够意思。强子,快来磕二十个响头来表示表示。我亲自监视,不要偷奸耍滑哦,每一下,都必须磕得响亮。”

    胡明远一向常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,见此标榜看中兄弟情义,但此时大难临头,也顾不上什么狗屁兄弟了,兄弟算什么,自己小命才重要,先拉挑起事端的当挡箭牌再说。

    以他的经验看来,眼前这些人也并非什么善徒,如答复不能令其满意的话,对方若撕破脸拼斗,自己这些人可占不得丝毫上风。两个练体九段,还有个是御兽师,一只后期妖兽,他奶奶的,都够剿灭己方好几轮了。他一向深明大义,在这种严峻的情况下,又怎会估计所谓的颜面,这种东西在生死面前轻若鸿毛。

    眼见老大发话,兄弟们虽不言语,但从脸上好容易看出心中的赞成,强子再无依仗,双腿哆嗦起来,受不住压力,依照大哥所说,跪下磕起头来,在胡明远虎视眈眈的目光下不敢偷懒,结结实实咚咚作响,直磕了二十下方抬起头来,前额乌青带血。

    “前辈,请问这样可以了吗?”强子不敢站起,跪地上小心翼翼问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起来吧。”楚天摆了摆手让他站起,心中却委实有些不忍,按他的意思,略作惩戒给对方心中留有印象就够了,不想他的老大这么狠,把兄弟卖得连底裤都不剩,还帮着自己数钱,此等品德,他口中虽不说,心中委实有些不屑。

    “前辈,没事的话,我们就告退吧。”胡明远赔笑拱手道,脸上十分客套,心中暗想快点离开这鬼地方得了。

    楚天微微颔首,他如获大赦,引领强子瘦子等一干人马,急匆匆从房间入口走出,神色惶恐,连头都不愿再回一下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圣武称尊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