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一百二十九章 闷骚

时间:2018-01-10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身材干瘦的青年老段小心翼翼掏出一把约莫两尺长的短刀,刀身未曾出鞘,隐隐间有奇特的波动散发开来。

    楚天瞳孔一缩,在秘境中历练了近一月,时间虽不甚长,但经验大幅提升,眼力教先前更是不知道增强多少倍,只一眼,便瞧出此刀颇为不俗。

    老段手握刀柄,缓缓将刀身拔出,随着通体赤红的刀身一寸寸出鞘,炽热的温度陡然弥漫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右手持刀,运转元力注入刀身,其上红芒大盛,红色的火焰熊熊燃烧,火势甚是猛烈,竟有火舌触碰到把持刀柄的手掌上,可老段面色如常,一点也不像被烧到的样子。

    然而,附近楚天等人明显察觉到此火货真价实,周围逐渐蔓延的干燥的热度绝对骗不了人,此刀已经认主,由元力转化的火焰自然伤不到本人,破敌杀人则毫无妨碍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虽然没有机会选择寻到得意兵器,却对常见的兵器多了不少了解。

    不入品的兵器,纵然质地再好,无非是锋利些、亦或分量重些罢了,没有什么出奇之处。就算有上好的原材料,若铸造师不入流的话,无法将材料本身的特质发挥的淋漓尽致,换个说法,不能将众多材料的精华凝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故而这种兵器对战斗的帮助极其有限,说得难听些,持有者无非是拿着外型美观的“铁疙瘩”作战罢了,这等锻造手法,在能锻造出凡兵的大师们看来,自然是简陋无比不值一晒。

    在行内人看来,不入流者不配自称铸造师,充其量只算作铁匠,唯有能成功炼制凡兵之人,才算真正踏入铸造师的门槛。

    铸造师并无太过复杂的等级体系,纯粹以锻造的最高作品划分,能铸造出下品、中品、上品、超品凡兵,分别被称为下品、中品、上品、超品凡师。

    凡师与那些不入流的同行有着本质区别,一旦踏入凡师的门槛,就能更高效地发挥炼制材料本身的作用,凭借高超的技艺,能将各类原材料的精华提炼出来,融为一炉形成凡兵的核心,简称为器核。

    拥有器核的凡兵与普通兵器间判若云泥,凡兵不仅能增幅主人的实力,更由于炼制材料各异,被铸造师们赋予了不同的特性,比如这把短刀,能够将注入其中的元力化作烈焰灼伤敌人,若用于对战,敌人纵然实力不逊色,可手中若无凡兵与之对抗,定会被烦人的火焰弄得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要发挥凡兵的真正功效,须得用本人元力与器核沟通,成为这件凡兵的主人方可。不然,拿在手里无非比普通兵器锋利些罢了,根本体现不出凡兵的优越性。

    举个具体的例子,初入雪松林历练时,楚天曾从楚楚那里借来“泓水剑”,此剑当然是凡兵,可因为主人并非楚天,用其战斗自然不是很显眼,若楚楚自己使用,效果肯定大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中品凡兵火元刀,正是上次来此所得。这个建筑中宝物众多,丹药灵草武学都有,十分繁杂,却独以盛产凡兵出名。”

    老段扬了扬手中缠绕着烈焰的短刀,嘶哑的声音响起,语气如同他的性格,老练镇定得很,展示完毕,撤回注入其中的元力,定了定神,伸手指着建筑上烟囱冒出的灰烟问道:“知道那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此间情形虽与同伴们简单解释过,可他们也没了解的太清楚,听老段讲起其中响起,均是竖起耳朵细听详情,楚天眼中流露出好奇的神色,一脸洗耳恭听的样子。

    见大伙儿的注意力尽数转移过来,老段润了润嗓子,慢条斯理地道:“那是房中铸造凡兵的排泄物。”

    闻言众人脸上均是浮现出惊讶的表情,楚天也有点纳闷,眼珠转动心念电转,暗想难道里面有铸造师坐镇,据他了解,这类人仗着手中技艺,大都是桀骜不驯之辈,怎会一个个待在这么个偏僻的去处,莫非是被那位前辈强行抓来?

    一念至此,他不禁愕然,此人不愧是连老狐狸都有三分忌惮的牛逼人物,连备受尊崇的铸造师都敢抓,真是无法无天胆大妄为...令人艳羡哪。

    “这种地方怎会有铸造师?”老孔睁圆了眼珠,非常诧异地道出了楚天心中的疑问,铸造师的特殊地位,即便是他这种出身底层的佣兵都有所耳闻,任他绞尽脑汁也想不通,这平常关闭的秘境中,怎会有铸造师存在。

    楚天知道的更多,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,据老狐狸所言,这个秘境可谓那位不知名的前辈一手开创,并非外部世界,说是私人空间也不为过。建筑中的铸造师莫非生于斯长于斯,自打娘胎就生在此地,这根本不可能,简直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老段,赶快说啊,俺听着呢,到底是什么东西。”老孔性急地催促道,无论是楚天,还是本身的伙伴们,好奇心都提到了十分,个个面露焦急等待下文。

    习惯性地吊足别人胃口,满足了这个恶趣味,老段脸上浮现出由衷的欣喜,隐晦的得意神色从微眯的眼中一掠而过,若非年纪不大,胡子尚未生出,怕都要捋一捋颔下山羊须了。

    不经意的笑容很快收敛,故作淡定地揭开谜底:“说是铸造师也不为过吧,不过并非人类,而是一些铁人在铸造凡兵,这把火元刀正是其中一个刚出炉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逗我笑吧,铁人会铸造?那铸造师要靠啥吃饭,还不被抢饭碗?”老孔满脸的不信,以为好友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楚天的脸上,倒是流露出浓重的兴趣,这个世界很大,纵然碰到无法理解的事情,无需过多质疑,在摸索中逐步了解便是,这也是成长的必经过程。

    “再说就没意思了,具体情况进去后自己看。只能告诉你们,我还真没开玩笑。”老段将脸一板,带着正儿八经的表情,十分肯定地说。

    在老孔放话前,此人恨起来很是拘谨,一副不敢说的样子,可一说起来,话题展开后,便卖起了关子,让听众恨不得冲上前去,一把揪住他的领子,狠狠将之痛殴一顿,胸腔一口闷气方可略作发泄。

    见状老孔的脸色有点难看,原话是让老段毫不保留,不想此人却连连言犹未尽,叫人听得十分不爽。

    心中暗道,这家伙老毛病又犯了,我去。旋即有点担忧地看了看楚天,虽然面带焦急,却没有露出不满神色,想来也不曾责怪,心中暗送一口气。

    楚天料到这人本身性格如此,并非刻意隐瞒,想来纵然自己不在,对同伴们也是这种做法,以他的肚量,不会因为这点小事终结此次合作,心中倒觉得此人颇有几分真实。

    在秘境中,整日触目便是厮杀争夺、尔虞我诈,陡然见到不加掩饰的性情中人,内心处并无厌烦,反倒感到一点清新之意。

    此人的做法,使楚天的眼前莫名的出现老狐狸的身形来,白须飘飘仙风道骨,满脸皱纹的脸上,眼神闪烁着奸诈的光芒。在他看来,两人都是心中明明爽的要死,脸上非得强作淡然,一刻不卖关子就会死的闷骚之人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言谈间,进入建筑的人越来越多,后来一些修为强横的武者陆续到场,老段见没有继续吊胃口的空间,便强行压下继续吊胃口的**,快速简要地介绍道:“建筑内有三重禁制,每破除一重,里面的宝物越好,难度逐次递增,第三重需要小哥帮忙。经过试验,此间凡兵仅可认主一把,要谨慎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猛人已来的不少,再磨蹭的话,宝物都被抢光了,快走。”

    数道强悍元力冲天而起,包裹着主人的躯体,嗖地一下从建筑大门如电掠入,老孔断喝一声,挥手招呼众人上前。

    正待打算进入建筑的时候,一股压倒所有人的元力波动,从来路的疏林中散发而出,本欲往前闯的楚天,随着大伙儿一道折过身来,锐利的目光扫向彼处,眼神变得异常凝重,他感应未错的话,一位蕴气境武者即将来临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圣武称尊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