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一百二十三章 教与学

时间:2017-12-28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..,

    若换做等闲武者,咋一见到如此繁复的手印变幻,纵然竭尽全力去记,又哪里记得住这么多,可楚天精神修为与日俱进,在一级念师当中,也绝对称得上佼佼者,灵念全力运转间,倒是将独眼中年示范的诸多手势记了个三两成。

    别小看这三两成,要知道他修炼的可是四品武学,正常情况下,哪怕资质优异者,都需要数月功夫才能入门,首次观摩都有此等收获,少则三次多则五次,只需一两天时间就抵得上旁人数月苦功,这种修炼速度若是传扬出去,不知多少人要眼红艳羡。

    随着双手印法的变幻,由黑纹演化的能量仿佛烈马被套上缰绳,变得出奇的乖巧听话,快速凝聚成模糊的虎头轮廓,不一会儿,轮廓填充凝实,印法戛然而止,洪亮的呼啸声在山谷间不住回荡,掌心黑芒渐盛,散发着难言凶煞之气的“兽王印”凝结而成。

    施展出乌黑深邃的兽王印后,独眼人的脸庞在手中黑光的映衬下显得有些深邃,搭配上戴着眼罩的右眼,一股肃杀之气冲天而起,连周围环境都似凝固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阵风飒然而至,满头卷发随之乱舞,环眼中精光大盛,蓦然折身疾掠,朝着左前方一处小树林破风冲去。不需有意识的控制,楚天的心神随之飘荡,视角紧跟在他的后面。

    穿过几颗挺拔的树,此人在林间居中一棵参天古松前停下,此树足有数十丈高,树身即便派遣手臂最长的人也无法合抱一半的腰围,枝干蜷曲如虬龙盘坐,针叶苍翠色泽暗沉,如铮铮硬汉剑拔弩张的铁须,根根不甘屈服桀骜难言。

    独眼人在此树之前陡然顿住身形,抬手将掌心兽王印轰向粗壮的腰身,空中疾速掠过道弧形轨迹,印结与树干正面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黑芒在碰撞点彻彻底底地爆发,元力波动一圈圈向外蔓延,当空化作宛如狂飙过境的气浪,吹得他的满头卷发蓬松散乱。凌冽的劲风扑面而来,楚天忍不住眯眼避其锋芒,刀片式的锐风直割得他脸皮生疼。

    当然,沉浸此间的并非肉体,而是他的灵魂,灵魂在此受伤,其感触与发生在肉体上的并无两样。

    干脆利落的咔嚓一声响,参天的古树拦腰折断,独眼人横身一闪,恰恰躲过当面砸来的庞然树冠,接口处参差不平的纤维根根露出,一眼看去,就觉得坚韧不可摧,这么多集结在一起,却被兽王印一拳轰折,由此可见这招的威力是何等的恐怖。

    此人略作歇息,催动体内气血,沿着隐秘的经脉再度进入丹田,融入中央的暗红精血,精血剧烈震动,高分贝的刺耳鸣响声撕裂空气,覆于丹田的血红更加暗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强悍的元力掺杂着一股暴戾之气,从体内涌现而出,独眼人忍不住闷哼一声,表情略微扭曲,看样子身体的疼痛连他都有点难以承受,变为虎爪模样的双手垂于腰际不住搓动,高速旋转着的元力光弹由小变大、迅速形成,宛如山林虎吟的嘶鸣声破空响起。

    望见这一幕,楚天摩挲着下巴略作沉吟,此人示范的有两点与那赵宏的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其一,估计为了示范的普及性,创造此功的前辈当是采用了普通的虎兽精血,自然就没有了破坏力甚强的黑炎缠绕。

    其二,他清楚的记得,赵宏施展螺旋弹时,脸上臂膀均长出毛发,黑纹爬满全身,几已四肢着地,看样子兽化的过于严重,甚至侵蚀到了神智,浑身的暴戾之气连本人都难以控制。

    而独眼人只是再度沟通精血,并没有做进一步的变身,情绪也完全在可控范围内,不过除去黑炎的特效,招数的威力可不比前者稍弱。

    螺旋弹甫一成形,独眼人脚掌一跺地面,高高跃起,将右手光弹凌空下击,对准倒地的庞大树冠轰去。

    炽烈的光芒爆发,按理说应不可见物,但不知为何,楚天偏偏就能清晰看到其中情形,或许创造武学的前辈,也不希望后人习练此功受到不必要的阻碍,因此记录时在细节上做过一些手脚。当然,这都是他的个人猜测,没有任何的证据做支撑。

    他的银瞳中,历历映照出这副情形,螺旋弹碰到枝叶,高速旋转激烈地摩擦木材,火苗升起火势渐熊,此弹化作熊熊光炎焚烧树冠,待火势熄灭后,树冠完全不成样子,地面上只余黑乎乎宛如木炭的东西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楚天的嘴角忍不住一阵抽动,幸亏那赵宏太过胆小,死到临头竟没有搏命的勇气,若不将此招用于抵挡超乎其能力范围的雷临,而不管不顾的轰响自己。即便是他,如果结结实实挨了这一招,想来都不会好受吧。

    其实,这倒是他妄自菲薄了,彼时他掌心已凝练阳刚劲形成光球以防万一,再不济也可用新修炼的银鳞步逃跑,亦或用灵念包裹自身,采用御己的方法后纵趋避。就算不依仗玄麟,以他现在灵活性,练体境范畴内,当不会有人能够伤害他。

    这当然是相对而言,圣武大陆太过辽阔,碰到一些奇人异士丝毫不值得奇怪,别的不说,近处看玄麟就打破了这个常规,破除定律之辈少之又少,但总归不能说完全没有。

    “可惜示范的太快了,要能在多看一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从楚天心中闪过,时间竟倒流起来,黑炭长出苍翠枝叶,恢复成树冠倒在地上,旋即腾空而起,凌空落在断裂树干上,彼此弥合长在一起,怎么看都觉得一如先前,高可参天苍劲挺拔,好像从未被轰断焚烧过似的。

    土地上肚皮向上窒息死亡的鱼尸忽活了过来,鳞片闪烁间,如点点银斑疾速掠空,摆动着尾巴倒飞回山溪,溪流收敛涟漪,重归潺潺流动的平静。

    独眼人倒退着回到原地,浑身暴戾的气息收敛,虎爪退回人类指甲,除了指关节稍显粗大些,完全就是人手的模样,胳膊肋骨上黑纹淡化消失,兽瞳中血丝不见踪影,眼珠子摆脱僵硬似的转了转,恢复了人类的灵活,虽然有着凶厉之气,却依然属于人的范畴,与妖兽无关。

    从挺身直立返回坐姿,如初次相见那样,戴着眼罩赤裸上半身盘膝坐在溪流边长满青苔的方石上,虽仅一只左眼,顾盼间却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寒光。手中增添了沾染猩红血迹的铜环刀,其上血迹来自他的身侧,被捅破肚腹的未知虎尸。

    “时空倒流”到此为止,一头卷发的独眼圆脸中年仿佛刚刚认识楚天,难得的展颜微笑,收起铜环佩刀,闭眼调息,浑身变得晶莹透明,露出丹田中央的精血,开始了再一轮的示范,他的目光死盯着此人,观摩其动作示范,眼珠子一眨不眨,显然是全神贯注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就这样,在楚天反复要求下,独眼人不厌其烦兢兢业业进行一轮又一轮的演练,他则是摒除一切杂念,摆出朝圣般的纯粹好奇心孜孜不倦遨游学海。

    这两人,师傅喜教徒弟爱学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可谓完好无缺的天作之合,时间在教与学之间风驰电掣般流逝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什么时辰?”不知过了多久,楚天心神退出承载武学的乌黑兽骨,重新回到现实中,四周依旧是弥漫着的雾霭及皎洁的月光,叫人瞧不出度过几多时光。

    一道乌光自远处林间奔来,在他的面前猛地顿住,露出玄麒的身形,一个念头传来,才得知原来观摩黑虎变共过去三个多小时,现在是临近正午时分。

    小半天未曾猎捕幻兽,楚天摸了摸饿的咕咕直叫的肚子,掏出些淡水干粮之类,看了看玄麟漠不关心的眼瞳,便知它丝毫不感兴趣,也不虚意思让它,自顾自的吃喝补充体力,权且当作午饭了。

    经过四遍的反复观摩,估摸着此功的重点已记的差不多,接下来就是练至手熟用于实战了。

    想到黑虎变的惊人破坏力,楚天眼中一片火热,心里顿时有点迫不及待,吃喝东西的速度也快了许多,一块烧饼尚未嚼完,急切的再啃一块,腮帮子高高鼓起,脸都憋得通红,赶快拿起一边的水葫芦猛灌了一口,却被呛得一阵咳凑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玄麟脸上明显的浮现出一抹鄙视,心中暗道,哥哥还真是没追求,无论情况再糟糕,我都不会堕落至斯,干粮和面饼选一个,呸,哪个都不选,三千弱水只取一瓢饮,以此类推,我就独爱香喷喷的烤羊腿。

    “烤羊腿,我要烤羊腿...”有点儿机械地喃喃念叨着,玄麟紫瞳满是幽怨神色,口中垂涎三尺,嘀嗒嘀嗒垂落于地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圣武称尊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