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一百二十章 谁书仇人名

时间:2017-12-28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柳语柔梨花带雨哭了一会儿,忽觉在年幼的楚天面前这么做很不体面,娇躯颤抖着抬手背揉眼,抽泣良久方平定下来,拿哭的红肿的眼睛看着他道:“进来没多久,遇到一处潜伏的很好的沼泽地,孙逸陷了进去没再出来。王钟哥...”

    未等她说完,王鼎开口截断,声音低沉中隐见怒火:“我弟在打探消息时被人暗算,是陈洛那家伙。那时,他离队不一会儿,隐隐听闻有惨叫声从林间传来,那一日不知为何,整天眼角直跳,匆忙赶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似是情绪波动太大不能自已,双拳紧握目光中露出杀人般的目光,身躯颤抖良久,方松开拳头平定了心情,面露悲伤缓缓道:“不想已是太晚了,弟弟后心插着把匕首,趴在血泊中不省人事,手指兀自扣在地上,写完了陈洛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对此楚天不做多余的言语,只是心中颇为感慨,身怀念师级别的精神修为,更有玄麟这种得意助手言听计从,在秘境中虽觉人生地不熟,却没有太过的惧怕及恐慌,反而斩杀诸多幻兽经洗礼增强实力,收获颇丰,又得到了银鳞步这等绝学,混的如鱼得水,不料底层武者竟如此艰难,一个疏忽,也许就性命不保。

    “早就该想到,除了这狗日的擅长跟踪隐匿,谁能跟在别人身后,突起刺杀害人性命。王八蛋,我一定要杀了他。天可怜见,许是陈洛杀人后急于逃命,竟疏于检查,弟弟在弥留之际写下凶手之名,才让我知道仇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听到此处,楚天神色一动,陡然生出悲凉之感,由于陈洛粗心,王钟还有机会写下敌人的姓名,在黑夜永存银月普照的秘境中,有多少人在这片大雾弥漫的森林中丧命,其中又有几个能幸运的获得书写敌名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自那日后,好几次在睡觉时被噩梦惊醒,梦中不断出现弟弟在疾奔中背心被匕首刺中的情形,倒在血泊中身躯颤抖的模样,用尽残余气力趁着月光在地面上书写仇人的名字,敌名写完,含笑满足逝去。对了,我亲眼看见,弟弟死时,脸上兀自微笑,永远的凝固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王鼎如鱼儿被抛到岸上,生怕窒息般大口喘气,他一向少言寡语,今日当着几乎算是陌生人的楚天的面,反常的说了这么多,似是把一辈子能说的话说完,将心中无处发泄的悲伤吐尽。

    安慰的拍了拍王鼎不住抖动的肩膀,楚天眼中浮现出同情之色,虽然自幼娘亲远去,但总归知道身在何方,心中有个念想,可以为此拼搏奋斗。而王钟人已死去,留给王鼎的无他,空荡荡的只剩下复仇了。

    他是独生子,生来没有兄弟,可若以关系最好的楚楚作参考,别说失去性命,哪怕有人伤到小姐姐一丝半点,他都决不允许,会直接将这人拉入黑名单,不死不休严重了些,非将之痛殴一顿,令其付出数十倍的代价方可作罢。

    重说两件不幸之事,场面一时僵了下来,柳语柔王鼎二人眼含伤感面容悲戚,楚天感同身受表情同样沉重。正巧柳玄压住伤势起身快步走近,双眼略微看了看,多年交情,不需多问,心中已明白**分,以爽朗的大笑打破沉寂的氛围。

    “楚天兄弟,今日若非你及时相救,我柳某人定会丧身此地,感激的话不多说,日后但有用得着的地方,尽管打个招呼,风里来火里去,绝不拉脸皱眉头。”

    柳玄性格稳重,从不轻易许诺,此话却不假思索脱口而出,毕竟他的命都是楚天救得,如果连这等魄力都欠奉,非但不配做铁旗团长,做人都不配了。他时常鄙视一些知恩不报之辈,自然不会与之同流合污。

    虽说未必当真用得着,但听了这态度鲜明的承诺,楚天仍觉心中一暖。

    “老王,站在那里干什么,还不将你珍藏的美酒取出,这可是咱们的救命恩人,怠慢了不合适吧。楚天兄弟,今天必与你喝个痛快。”柳玄大咧咧的招呼道。

    闻言楚天微微一笑,他想到了同样嗜酒的楚云,他本人虽不好此道,可酒客中多豪爽之辈,也就乐于与之结交。另外,经楚云不住诱导,喝习惯了酒量大增,与先前只饮三两杯就呛的面红耳赤自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“都伤成这样了还喝酒,真是胡闹。”柳语柔板着俏脸嗔怒道,虽深知兄长素来要酒不要命,却不料已臻至如此境界,刚压下伤势,便迫不及待拉人喝酒,真叫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柳玄哈哈笑了笑,摆摆手示意不必管束,还拉出楚天做挡箭牌,说若不陪好救命恩人,被外人知道了,定以为他忘恩负义。

    见兄长巧舌如簧,能将这芝麻小事拔到涉及人品好歹的高度上,露出无奈神色,跺了跺脚摊手表示不管,事已至此,不成也得成,只得由他去了。

    楚天心中有数,却缄口不言,与楚云相处久了,对这种酒鬼伎俩,自是知道的一清二楚,名为知恩报答,实则只是找个饮酒的机会罢了,因此仅在心里暗笑,并不开口戳穿他。

    相信就算没有援救之举,亦或来的并非楚天,而是什么张天李天,柳玄也会费尽心机,另找个借口骗过妹妹,光明正大大饮特饮的。

    放下念头定了定神,楚天一声唿哨,一道乌光掠过空中顿在面前,自是隐匿许久的玄麟,觉得能够对付敌人,就没让它现身帮忙,毕竟黑虎团的人并非此间幻兽,解决了也没有洗礼奖励的,不必个个都上。

    铁旗团驻扎的营地距此不远,不几步便到了营帐处,柳玄进去摸索一会,出来时手中拿着条串好铁签的肥美羊腿,瞧的楚天连连咋舌,秘境中唯有幻兽,并无牛羊可供食用,定是来自外面,真不知道这东西是怎么弄进来的。

    近月来楚天吃惯了粗粮淡水,口中早已淡出个鸟来,身为一名资深吃货,见此情形哪里会猜不出要做烧烤。似是提前闻到烤羊腿的香味,不由得吞了口吐沫,手中也不闲着,取出些许木柴放地上,另拿火石引燃,待熊熊火势已成,支起铁架供柳玄放羊腿。

    见此间事了,柳语柔袅娜娉婷的进去寻找菜蔬整治小菜,两人的默契使柳玄与楚天诧异地互视一眼,各自愣了一下,露出个你懂我懂的表情,嘿嘿笑了起来,月圆夜,三两吃货不期而遇,心照不宣,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柳玄手持签子不住转动,使羊腿各面烤得均匀,口中与楚天热落地扯着闲话,渐渐的,阵阵香味愈演愈烈,诱人的飘摇在烟熏缭绕的空气中,楚天眼尖的窥准时机,取出小瓶倾洒佐料,烤肉眼看就要做好。

    玄麟紫瞳死盯着羊腿,口中垂涎滴答着落下,虽说猎杀幻兽,能吸收能量不会饿死,但此等简单粗暴的吸取,又怎比得上烧烤的美味,不住在心中给楚天发念头道:“哥哥,我要吃烤羊腿,给我羊腿...”

    楚天与柳玄的交谈都被打断好几次,面露无奈神色,笑着抬手拍在它的脑袋上,叫它不许吵闹禁止喧哗。玄麟面露委屈,不言不语继续拿眼盯着羊腿,口水聚少成多,如小河静静流淌。

    王鼎抱着个酒坛子快步走来,方才的悲伤不见,重新恢复了以往的那种成年一个表情的面瘫脸,用手揭开封盖,白乎乎的酒液,浓郁的甜香令人闻之欲醉,此乃他家乡的特产糯米酒。

    他老家盛产一种形状细长的糯米,天生自带甘甜,此酒就是由糯米发酵数年之久,并经特殊工艺制成。外出闯荡许久,闲暇时总会与弟弟喝点米酒,追忆家乡的故人旧事。

    柳语柔端出整治的小菜搁在地上,分量虽小,却颇为精致,堪做下酒的配菜,她取出小刀将烤熟的羊腿分与众人及玄麟食用,自己吃不几口,就只吃素菜,她可不想暴饮暴食,胖到连自己看了,都觉惨不忍睹无颜见人。

    三个男人则是大口吃肉,大碗喝酒,盛酒的白瓷碗碰的咣咣直响。无论是甜香的米酒,还是清淡的小菜,玄麟都不屑一顾,欢快的嗷呜叫了一声,扑到分得的香喷喷的烤羊腿上不愿再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按正常时间算,该是夜色初上时分,其间幻兽虽无**,作息上却与外面的妖兽别无二致,这个时候不会出来闹事。此地周遭僻静不见人,因此众人便放宽了心直饮。

    不过,谨慎的楚天多留个心眼,纵然在啜着甜香绵软的米酒之际,犹不忘将灵念丝丝缕缕隐晦密布在周围空气中,监控着周围风吹草动,以确保自身以及这些朋友的安全。

    野炊罢,柳语柔取出几套铺盖供大伙儿安寝,楚天笑着摆了摆手示意不必,招呼玄麟与其找附近巨树爬上安睡,淡淡的月光中,众人渐渐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翻来覆去睡不着觉,王鼎抬眼去看悬在天际那轮皎如玉盘的月亮,心中想着,弟弟为何带着微笑死去呢。思来想去,终不十分明白,忽然福至心灵,鬼使神差地得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酒劲上涌的恍惚中,他不禁忆起梦境里的一幕,在遭人暗算命悬一线的时候,弟弟王钟强忍着背心处传来发自肺腑的剧痛,额前凉津津的全是汗,皱着眉头,咬紧牙关,遗愿未了似的点滴挤榨着体内的气力,曲指成勾写出两个歪歪斜斜却异常清晰的字体,使陈洛这个凶手的名字,毫无遮掩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。

    挣扎着将最后的笔划写完,全身力气已经耗尽,王钟成年面瘫的脸上,不禁浮现出由衷的满足笑意,一头扎入森林潮湿的泥地里含笑而逝。

    王钟死的心无仇恨,也无懊悔,因为他知道只要写完凶手之名,就算此人逃亡天涯远遁海角,至亲的兄长,都会穷追不舍,将其逼入穷途末路,酣畅淋漓的一枪捅死,或早或晚,陈洛总会下去陪他的,地狱之行,不会太过寂寞。

    这是种弟弟对兄长发自肺腑的极度信任,无论是年幼时抓着他的衣角,用稚嫩声音叫着哥哥的小男孩,还是历经岁月磨砺成熟沧桑的王钟,以及两个时刻间的漫长岁月,这份信任都不会有任何改变。或许,此等天伦权利,连死亡都不能剥夺。

    “我的弟弟啊。”迷蒙的夜色中,王鼎心中一声悲号,这个铁铮铮的汉子,瞬间泪流满面,晶莹的泪珠,将月光分解成七彩的光芒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圣武称尊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