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一百一十九章 罪在术法

时间:2017-12-28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正欲将掌心疾速旋转的炎弹按在楚天脑袋上,赵宏忽然觉得头顶突然一暗,抬头见有厚厚的乌云聚集,轰隆一声劈下道约莫丈许的淡蓝闪电。他面色陡变,正欲抬手以炎弹抵挡,体内血液似被什么阻隔一般,猛地停滞下来,动作不禁一顿。

    此人毕竟是身经百战的老江湖,强行摆脱了身体的僵硬感,终究将手臂抬了起来,但经此变故,掌心凝聚的能量散去大半,炎弹小了许多,旋转的声势也大不如前。

    雷临与炎兽螺弹正面相撞,强烈的光芒占据全场,众人忍不住闭上眼睛,唯有楚天施展血凝术开启的额前赤瞳映现出即时情况。

    仿佛感受到了阻挡,淡蓝闪电中蕴含的能量含怒爆发,宛如海浪似的,将弱化版的幽黑炎弹瞬间淹没。隐约听见赵宏一声惨叫,声音凄厉无比,却很快被中断,地面崩裂烟尘扬起。

    隔着眼皮觉得光线削弱,众多围观者迫不及待睁开眼睛,一阵风呜咽着穿过战场,顺带吹散了漫天烟尘,数丈方圆的深坑呈现在面前,边缘土地龟裂破碎不堪,赵宏状如黑炭、浑身鲜血,躺着一动不动、死活未知,难闻的烧焦味弥漫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眼见平时威风八面的老大落得这等下场,黑虎团的成员们个个目瞪口呆,怔怔地望着深坑,眼中渐渐浮现出浓郁到极致的惊骇,心中不确定地暗想,老大这是死了?

    当这个念头出现时,他们的心脏,第一时间被震惊布满,排练过似的,齐刷刷地将视线从赵宏身上艰难的移开,转而投向楚天,脸上不由得浮现出看怪物般的表情,口中忍不住各自倒吸了口凉气,透彻心扉的冷意深入肺腑。

    黑虎团成员一个个宛如化身泥塑,呆立不动凝视着楚天,画面像被暂停定格不动,阵风过后林间愈显幽静。

    突然,那位围攻王鼎的佣兵忽回过神来,举目四顾见大伙儿都在发呆,掉头撒开脚丫子就跑,离开好远才想到别人,口中尖叫出声:“快跑啊。”

    宛如一滴水落入油锅,场面瞬间沸腾起来,黑虎团的人失去了主心骨,丢魂似的目光茫然四散逃命。

    伸缩不定的白球在楚天掌心渐消,他收起招式,眼见这些人逃命也不追赶,自步向坑中看对手死活。施展阳刚劲,本是防止意外发生所做的保险之举,以免赵宏被重创后狗急跳墙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是他太过于小觑术法的威力了。若术法被人轻易而举就给挡下,仗此吃饭的念师,也不会成为这片大陆上令人畏惧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柳玄见局面平定,从怀中取出金疮药给自己敷上,盘坐闭目调息疗伤。

    王鼎快步赶在一人身后,趁其心神慌乱、防备不周,狠狠一枪朝着背心戳去,直捅了个透心凉,面上浮现出解气的神色。

    柳语柔不经意瞟见哥哥身上的伤口,怒气涌上心头,运转身法急追,几个起落间,已赶上另一人,玉臂一挥,寒光当空一闪,佩剑毫不客气的斩了下去。

    与前者不同,这人修为高达练体八段,经验丰富、反应机敏,耳闻背后风起,猛地往前一窜,但心神未定,加上此招精妙,未能完全躲过,终究被划破了小腿,鲜血汩汩流出,顺着小腿肚子往下流,鞋袜一片赤红。

    此人修为高柳语柔整整两段,实力更是远胜,被砍成这样这副惨样,愣是不敢反抗,显然心中对楚天十分害怕,一门心思想早点儿远离这个连老大都能秒杀的恶魔。

    逃命心切,他头也不回发足狂奔,虽右腿中剑,却强撑着一瘸一拐地狂奔,宛如瘸腿饿狼逃回山中,速度不减反增,竟比身体完整时更迅疾几分。

    很快便看到先行逃跑同伙的背影,眼见对方跑得比兔子还快,心中不禁暗骂一声,左脚着力跳跃,以颇为滑稽的动作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两名逃亡者各显神通,恨不得把吃奶的劲都使出,神色惊惶,跌跌撞撞,却迅逾风驰电掣,眨眼便没入深深的夜色中,销声匿迹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此等速度,让王鼎柳语柔二人望尘莫及,眺望不到人形,只得驻足停下、气喘吁吁。一旦陷入困境中,自能爆发出常人望尘莫及的能量,化险为夷绝处逢生。

    气息平定后,柳语柔俏脸上浮现出一抹鄙夷神色,其上的不屑显而易见。方才那人可是练体八段,为何一点儿胆量也无,被刺中一剑连转身搏命都不敢,身为堂堂男儿身,此等作为委实令她这个小女子都瞧不起。

    这种想法颇为片面,说白了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局限于被楚天支援的视野,她不了解方才一幕在黑虎团众人心中的震慑力有多强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几人多是闯荡多年的悍徒,若非赵宏以狠辣手段树立起威望,根本将人心聚不到一处,更妄论令众人信服,担任团长之位多年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,在他们内心敬若神明的人,在楚天手中面团也似,任由搓捏,说一招就不出第二招,在这些人眼中,此番作为,正常人根本做不出,可谓活在世间的恶魔。

    有了这种地狱般的心理阴影,逃跑时恨不得爹妈少生一条腿,此人又哪里得空去认真思索,比较下与柳语柔孰强孰弱。别开玩笑了,若磨磨蹭蹭不利索的话,待那恐怖的银发少年一追上,准会被一锅端了,届时谁都拯救不了。

    赵宏身如焦炭,面似煤灰,体表衣物全被焚烧,欺凌柳玄时的狂妄全无,死狗一般赤条条躺在地面上。楚天伸手去试他鼻息,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,显然已经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见状楚天摸着下巴略作沉吟,心中暗想今后术法要慎用,血凝术倒还罢了,这招雷临霸道无比,一出手必伤及性命,又控制不了十分精确。

    此时本与他无关,因与铁旗团的人有过一面之缘,相处起来颇有好感,见其受难心中不忍才仗义出手,并不想谋人性命,但情形紧急,被迫使用术法解决战斗,以便腾出手去支援柳玄,免得对方有个三长两短引人感伤。

    讽刺的是,如果赵宏不催手下进攻柳玄,亦或不那么难缠被施展武学击败,楚天也不至于被逼到引导术法的地步。人固有情术法无情,此乃造化弄人,各有立场原怪他不得。

    楚天剥下套在赵宏右手食指的戒指,心神毫无阻碍进入扫视,所幸物件俱在,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。

    赵宏身为铁旗团长,收藏自然颇丰,但其中一些杂物用于他途,价值并非甚高,他直接掠过这些,将注意力放在一根乌黑兽骨上,所料未错的话,此物应当记载着对方刚才施展的变身武学。

    容戒中有些许元石,约莫七百余块,虽然不及黄天豹的价值高,但对于一名练体境武者来说,也算不少了,够修炼好一段时间,有了这些外加上次所获,晋升蕴气境之前,恐怕都不用担心资源不够了。

    楚天心中一动,感应到外面有动静,回过神收好此戒,转身看去,见柳语柔王鼎二人刚到这里,显得有些谨慎局促,不似之前那么随意。这也正常,任谁看到一名貌不惊人的稚嫩少年,竟拥有轻易覆灭整个老牌佣兵团的能量,都会如出一辙反应的。

    三人大眼瞪小眼看了许久,见柳语柔眼睛通红略带湿润,欲言又止,似是斟酌着措辞致谢,便先行微笑道:“咦,柳姐姐,你流泪了。别太感激我啊,之前可是说好了,秘境中互相照应,这种时候小弟又怎会偷懒不出力呢?”

    眼见天大的恩情被轻松带过,柳语柔心中感激愈浓,却忍不住噗嗤一笑,亲昵拍了下他的肩膀道:“油嘴,敢偷懒的话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楚天眼中一片温暖,不由得想起了楚楚,此时不宜多想,收回念头,打点精神与柳语柔二人略作交谈。

    说会儿闲话,始终不见王钟和孙逸,于是诧异地问了句,不料柳语柔闻言表情忽变难过,憋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连王鼎一向面瘫的脸上,都是难得的浮现出一抹悲伤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圣武称尊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