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大鱼

时间:2017-12-28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眼前是无尽的蔚蓝大海,空气中弥漫着咸湿之意,厚厚的云层使环境看起来有些阴沉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白点朝楚天当面涌来,速度之快,即便用风驰电掣这类词语,形容起来都有些无力。前一瞬还在视线边缘的天际,一眨眼就扑到他的不远处。原本开来小小的白点,已化为中分为二的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左右巨浪之间,有着庞然活物在甩着尾巴游动,离近了一看,竟是条上百丈长数十丈高的大鱼,楚天从未见过体型如此宏伟的生灵,瞠目结舌后,稚嫩脸上露出浓郁的兴奋。

    海浪掀起,水花溅射到他的脸上,湿漉漉的很舒服,伸出舌头一舔唇边,滋味略带腥咸。

    大鱼快速游过,临近的一霎那,楚天看清了它的样子,虽然体型十分骇人,眼神却没有想象中的威猛亦或凶厉,而是蕴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慈悲和温和。

    想也不想,折身紧随它的身后游动,以大鱼的速度,楚天本不可能跟得上的,可偏偏轻易而举就做到了。心神既可以慢如蜗牛,又能快逾电闪,可谓潜力无限,有着无数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大鱼欢快地游动,行动之间,鱼尾上鳞片密集,即便天色暗沉,依旧闪烁着银色光泽。

    离近了看,楚天察觉到,它的行动轨迹并非直线,而是左摇右摆,上浮下沉,前俯后仰,循着一种极为特殊的规律。即便如此,速度不减反增,其间奥妙,委实超乎了常人的理解。

    “这是...身法?”看到这里,他略作沉吟,遂反应过来,脸上露出一抹欣喜,双眼死盯着大鱼,竭力去记住它的游动方式。

    水帘洞的青石上,楚天闭目凝神,静静的盘坐,心神沉入银鳞步中,眉心处光点不住闪烁。

    约莫过了一个多小时,才睁眼回到现实中,脸上有汗水流出,却是面带满意,大鱼的示范,已有了大致的印象。接下来要通过实践查找不足,逐一弥补完善,并让身体渐渐适应,能条件反射般做出就好了。

    楚天笑了笑,从青石上起身,元力包裹躯体,穿过状如门帘的瀑布,离开这个隐蔽的洞穴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温婉的月光洒遍丛林,夜空中漂浮着云朵,雾气弥漫林间聚散离合,高高的梢头上,鸟雀在铸就的巢栖息。

    虽然在秘境里,每一时都是夜色深沉,但其中生灵依然有着自己的作息。比如禽类,每到一定时间段,就会离家觅食,忙碌一天后,会定时回巢安睡。初临此地的人们,可以通过这些判断出具体的时间点。

    白雾不浓不淡,绵绵密密均匀分布,看起来帷幕也似。林雾编织的帷幕忽被撕破,一道身影嗖地一声从中传出,露出了楚天的面容,他的表情有点凝重,身上斑斑点点的血迹染红了衣衫。

    鬼魔般的影子似风而来,愤怒嘶吼着,张开嘴巴扑来咬向他的肩膀,由于遮掩的雾气被暂时冲散,能看出体型并不大,却有着优美的野性曲线,是一只浑身斑点的花豹。

    在一阶后期妖兽中,花豹的功防都很一般,却罕有人去招惹,因为它的速度当属同阶之冠,哪怕是楚天历练时见过的鬼影豹也是远远不及。

    何况,此兽机灵的很,打得过就上,稍有不妙就撤,无利不起早,有利必到场,素喜偷袭抢劫,无论是人还是妖兽,见到这东西都头疼无比。

    但楚天一见花豹,脸上却露出似被雪中送炭的笑容,二话不说就是数把飞刀插过去,当然没瞄准喉咙,他只是想要个陪练,并不想将其化作光点谋求洗礼的好处。

    彼时,花豹正在高高的树上睡觉,却自然难不倒身为念师的楚天,他的视力非常棒,御动飞刀对准它的屁股狠狠捅了过去。此兽虽然以灵活著称,一来熟睡中毫无警惕,二来枝桠间甚是狭窄不容趋避,被当场爆了橘花。

    无端遭受如此奇耻大辱,花豹平素的谨慎全无,连窜数下跳将下树,不依不饶盯着他穷追不舍,直到来到此处。

    攻击即将临身之际,楚天脚步一错,身躯诡异一扭,活似游鱼般避到一旁,竟与记忆中的大鱼有些相似,却粗糙的很,与原版的相比,可谓有着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银鳞步,乃是一位前辈亲手所创。彼时,他到偏远地带游历,在一片陌生海域,偶然遇到一受伤的异种大鱼,不知受到何种伤势,在海滩搁浅浑身流血。

    大鱼伤势甚重,动弹不得,不能自行捕食,幸而构造与同类迥异,即使身在岸上行动不便,依然能够存活,故此性命得以保全。

    此人心生恻隐,到附近狩猎妖兽供它食用,慷慨赠送珍稀灵药助其疗伤。期间,还施展强横修为,震慑几波对此鱼心存念想的路人。大鱼躯体庞大,虽有灵药也足足耗费十数天才痊愈。

    行此救人之举,本来没有私心,纯粹侠义热肠,这位前辈万万想不到的是,大鱼被救活后,竟化身一位绝色女子,那是他有生以来从未见过的美丽。由于感激救命之恩,此女与之结伴同游,相处数月之久。

    期间,前辈心动了,向她表白,问她是否愿意做他妻子,携手今生不离不弃。鱼女不舍地拒绝了,说出狠心言语时,温和的眼中闪烁着泪光,令人心动的脸上,被咸咸的泪水湿润,可她的态度又是那么明确,温和却不容反驳。

    两人的分离地是另一处大海,鱼女含泪与其告别后,化身条一如初见的大鱼,在他的眼前徘徊游动了三天三夜,才放开牵挂远去,此生两者没有再见过一次面。此女的来历身份,皆成为难以解开的谜团。

    直到此人因故逝去时,尚且清楚地记得,离别之际,大鱼似是超脱了悲伤,游动之际,有着自由自在的欢快。阳光透过云层,呈光柱状根根照下,鱼尾的鳞片反射出银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物是人非,但前辈观大鱼游动有感,吸收了其中一丝半点的精髓,身法武学银鳞步由此而生。

    且不说那来历神秘的大鱼,但是那位前辈,其修为、眼光都非现在的楚天可比,即便仗着出众的悟性囫囵吞枣,初次尝试必难以做到尽善尽美,因此要拿适当的妖兽来练手。

    只是,这么做是有风险的。

    花豹见楚天灵活油滑,愤怒之余,更多了几分好胜之心,元力从体内暴涌而出,包裹躯体后,本就迅疾的速度更显变态,晃了几晃,形如鬼魅一般。空气中留下了道道幻影,加之浑身的斑点晃来晃去,当真让人眼花缭乱,难有手段提防。

    楚天初习银鳞步,难免有些生涩,顺风顺水才好,一碰到这种情况也是有些懵了,被斑点晃得眼前迷糊,犹豫着是否开启血妖瞳,心神稍分,脚下步伐一迟,被花豹觑到机会扑来,仅仅一瞬,身上刷刷刷再添几个伤口。

    身体吃痛,他心情暴怒,白色光球快速在掌心形成,猛地朝花豹按去,却落空击在空气中。花豹早闪到一边,轻盈落在小土丘上,仰头嗷呜叫了一声,脸上的愤怒稍退,代之以大仇得报的快意,兽瞳带着戏谑望向对手,仿佛看着逃不脱的猎物。

    “竟然发怒了?”

    对刚才的失控不甚满意,楚天摇了摇头,掌心阳刚劲白球收敛消失,面色重新平复下来。自觉银鳞步的修炼,还有很大缺陷,时日已晚,将近安歇之时,不如回去好好参悟,明日再来找此豹练手。

    “伙计,我走了,回见。”他含笑向花豹挥了挥手,不管怎样,通过今日的修行,银鳞步施展得逐渐熟练,一些原未察觉的问题一一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能有这些收获,面前的免费陪练可谓劳苦功高,断不能轻易杀了,不然短时间内,哪里去找替代的陪练,毕竟,花豹可算稀有物种,即便在秘境中,都难得碰到几只的。

    似是看出了楚天有了退意,花豹嘶吼一声,速度全开扑将过来,空中顿现一连串的幻影,可谓将吃奶的劲都用了出来。被调戏了大半天,哪里能将这可恶的小子放走,不如就地解决以饱肚腹,方能稍泄心头之狠。

    不想以往不利的速度,这次却失效了,楚天早有防备地躲避过去,身躯在灵念包裹下,高高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花豹目光随之缓缓仰脸,目光中有着不解,会飞的人,还是从未见过呢。虽然愤怒欲狂,却也无奈,论爬树,它倒是一位好手,若是上天的话,那就算了,它还年轻,还不想被摔个半死。

    楚天越升越高,到约莫数十米停住,向无私的陪练挥挥手略表谢意,折身没入白雾弥漫的夜色中,只留花豹在原地不甘的咆哮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圣武称尊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