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一百一十二章 谁没眼色

时间:2017-12-28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刺眼的光芒弥漫了整个小院,元力冲撞间,圈状涟漪一层层在空气中蔓延,深深的沟壑撕裂了大地,尘土扬起遮蔽了令人揪心的战况。

    烟尘散处,邹建三人终于看清场内情形,脸上均是露出浓郁的喜色来,手中武器微颤,原是兴奋地浑身颤抖造成。

    邹建眉头一挑,一抹狠毒从眼中浮现,暗道让你小子不识趣,明年的今天,就是你的忌日。心里已开始琢磨着,待楚天落败后,该如何将其炮制。折磨阶下囚什么的,他再拿手不过了。

    只见曹鑫、邹明两人伫立原地,不见有甚异样,眼含戏谑看着楚天,曹鑫的脸上,带有计谋得逞的得意。楚天则是退出数米的距离,他的面前,印着一串深深的脚印,显然是受不住力倒退至此,鲜血滴答着沿右手手指流下,慢慢染红了地面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玄麟一声怒吼,正要合身扑上,欲与之拼个你死我活,却被楚天抬手阻止,他缓缓抬头,稚嫩的脸上忽露出古怪的笑容,给人以不合年龄的血腥感。

    “小子,认输的话还可饶你一命。”见哥哥与曹鑫稳占上风,邹建上来调笑道,说到这里微微一顿,脸上调侃陡变冷厉:“骗你的,今天你必死无疑,如果有下辈子,记得有点眼色,知道什么人不能得罪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比你慷慨些,若是你们认输,并愿意滚着出去的话,并非不可饶尔等一条生路。”楚天似没有大难临头的觉悟,唇角的笑意颇为奇特。

    对此,邹明忍了半天,终究没憋住仰天狂笑:“哈哈,老子折磨死的人也算多了,像你死到临头也拒不认错的,还真是第一次见。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,不得不称赞你一句,演技不错,若非你掌上受伤的话,我说不定真信了。”曹鑫扭了扭脖子,浑身舒爽后,笑着插口说,他的目光,紧盯着楚天手上的伤口。因楚天抬手制止玄麟帮忙,伤势扩大了,鲜血将半只手都染为红色。

    注意到他的视线,楚天笑了笑,扬了扬受伤的手道:“你说这个?”

    “都到这时候了,装无知有什么意思呢,不能博取任何同情。如果说想拖延时间,也只会扩大伤势,真搞不懂你在想什么?”盯着楚天的脸瞧了半天,终看不出个所以然,曹鑫摇了摇头,语气略带不屑。

    魔豹团一方自以为吃定了楚天,占据上风之后,也不急于杀死对手,而是像猫捉弄爪下的老鼠一样,不戏耍到让自己满足决不罢休。

    也无怪他们会这么想,曹鑫和邹明都是老江湖,交手时间虽不甚长,却已是看出,楚天的一身功夫,超过八成都在手上,右掌伤势不算太重,可在这种要害部位,只需丁点儿的伤口,就足以影响到整个局面了。

    楚天晒然一笑,在众人轻蔑的目光中,缓缓提起左手,轻柔的掌心,那里,伤口斜着划过整只手掌。此刻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,以惊人的速度,在银光下恢复着,血液止流肌肉生长,伤情逐渐愈合。

    这自然是灵念的功效,这种新生能量,是成就念师之位时,由精神力与灵能融合而成,兼备两家之长,算是种特殊的能量。

    平时作战时,既能透明无形,如普通精神力一样,隐蔽地蔓延过去,刺探对手于不知不觉间,又能当灵能用,增幅攻击力度,亦或治疗伤口。

    在楚天摩挲着双手疗伤时,邹明、曹鑫两人一个双手抱肩,一个负手而立,均饶有兴致地任他施为,耐心地等待着,瞧他最终能玩出什么花样,看上去胸有成竹、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夜长梦多,依我看不必磨蹭,不如...”顿住附耳话语,邹建手掌下切,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
    闻言,邹明眉头微皱,还没说什么,曹鑫插话道:“不急,他翻不了天。估计他正往伤处涂抹金疮药,可不管什么药物,都需要打坐调息,运转元力挥发药力,才能起到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会给他盘坐调息的时间么,真是太天真了。”邹明满脸不屑道,话题一转,开始训诫弟弟:“小建,不是我说你,都这么大年纪了,还这么沉不住气,要学会要眼睛观察局势,懂吗?多向老曹学习,看人家是怎么办事的。”

    见哥哥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邹建脸色通红,表情很是羞惭,唯唯诺诺,如小鸡吃米般连连点头,他自幼父母早亡,由其兄一手带大,对兄长既畏且惧。

    对此,曹鑫呵呵而笑,心里受用之极,面上还不能露出过多得色来,摆了摆手,神态很是谦逊。

    正言谈间,楚天左右手分开,右手一翻,将掌心展示与众人看,笑容变得高深莫测起来。掌上平滑如初,哪里还有伤口在,虽然留有污血,却属陈年旧迹,长长的伤口,竟无声无息地愈合了。

    邹建面带怀疑看着哥哥,邹明也是嘴巴张圆、目瞪口呆,喃喃自语道:“不可能,这绝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现实真是太不科学了,只需涂抹一会儿,连打坐都不需要,就全部好了,起码看来已经痊愈。此等药物,竟是神奇如斯。

    曹鑫也是拧着眉头,想了好长时间,也想不出缘由,闷哼一声装神弄鬼,便回过头去,打算捡回钢枪,快点结果这个装神弄鬼的小子,以祛除心中渐升的些许不安。

    “咦,我的枪呢?”曹鑫目光扫去,见钢枪不在记忆的位置,禁不住一呆,找东找西找不到,也不像被这妖兽藏了,咦,它在瞧什么。

    顺着玄麟的目光去看,他不禁面色大变,探出手欲抓疾飞的钢枪。刚与玄麟交手时,被丢在地面上,此刻竟如劲矢被强弓射出,刺破空气朝着邹明后心狠狠戳去。精神修为突破念师后,只是简单的御物,就能发挥出令人胆寒的威力。

    以曹鑫的经验不难判断出,若强行用手阻拦,哪怕他是练体九段,也会被戳破掌心,当场落得残废的下场。一念至此,心中难免露怯,支援速度稍缓,手不由得依着本能一缩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似是察觉到背后的风声,邹明欲转过身去,体内血液没预兆地停滞,动作不禁慢了些许,钢枪携着劲疾的风声,以不可阻拦的势道,从他的后背入,一点寒星冒出前胸,却是锋锐的枪尖。

    宣花斧脱离无力的手落下,邹明扑通一声侧卧在地面上,鲜血从胸口汹涌而出,欲做挣扎却无力滚动,保持这个姿势,腿部略弹了弹,眼球外翻眼白露出,尚来不及合上双目,思绪便永久地陷入黑暗。

    对此,曹鑫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,但长期出神入死,早赋予了他良好的心理素质,强行稳定情绪,元力凝聚双手,指关节爆响,整只手大了些许,形如蒲扇、力道内蕴,正是他的底牌摧心手。

    可是,他的三位队友都没办法如此淡定,见实力强悍如邹明,也是吭都不吭一声,就瞬间死去,均吓得目瞪口呆,心神难以自持,对外桀骜的邹建,失去了主心骨,大脑一片茫然,裤裆湿意加深,尿骚味弥漫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在三人发怔呆立、犹自沉寂在邹明的死亡中、陷入泥沼而无法自拔时,数把飞刀分成三路,寒光嗖地掠过天际,从他们身体的要害处没入,使链子锤和弯刀的两个佣兵,心口中刀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邹建捂住脖子,手指着楚天不知想说些什么,摇摇晃晃走近数步,方无力倒下,鲜血从喉咙中刀处喷涌而出,胯下湿漉漉的,脸上浮现一丝懊悔,当是后悔不该挑衅惹不起的敌人,导致自己丧生此地。

    见势不妙,曹鑫眼睛一眯,面现惧色,心中害怕,正待抽身逃跑,头顶忽有乌云聚集,约莫丈许的淡蓝闪电当头落下。大骇之下,双手拼命上推,蕴含浑身气力的摧心掌,与术法“雷临”正面相撞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巨响,整个小院都微微震动,似是不堪重压,随时都会倾覆一般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圣武称尊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