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一百零一章 勘查

时间:2017-12-11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青翠的丛林,两人一兽正在并肩行走,来到某处凌乱之地,驻足相互交谈。此地里面沟壑处处,其中一道丈许宽的触目惊心,林木东倒西歪,看起来是个近期曾发生冲突的战场。

    “范大师,请您再看看?”一个身着锦袍的国字脸中年人沉声道,此人约莫四十余岁,言谈间情绪愤怒,手掌在袍袖中不由自主握紧,强悍元力附着其上,隐忍不发,已然凝聚成罡,竟是这片地带为数不多的化罡境武者。

    “嘿嘿,黄镇岳,交情归交情,该付的还是要付的,这是第六处了吧。”这位老者面目阴翳、浑身枯瘦,并没有因为对方修为有所客气,言谈间毫无顾忌,两者似是熟人。

    一股邪火涌上心头,因有求于人也不便发作。黄镇岳点了点头,之后面上浮现出极度的肉疼神色。暗道他妈的,这老家伙真是个吸血鬼,实在太黑了。

    他自然是赤水城黄家家主,死于楚天之手黄天豹的父亲,儿子始终不归,突然失去音信,心中觉得不妙,派族人外出打听,却始终不得消息,四下搜寻不见踪迹,突然间似从人世间蒸发了一般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也无办法,忽然想到身负异能的范大师,便重金请来搜寻凶手下落。这范大师修为泛泛,所依赖者乃是精神力,当已达到大念师水准,却没走念师的路子,擅长操纵各类妖兽,算是专事御兽一道的人物。

    亦步亦趋跟在身后的火红色妖兽,名为赤鳄虎,既有虎类锋利的爪牙,又有鳄鱼坚硬的鳞片及有力的巨尾,更能喷吐火焰破敌,乃是三阶妖兽中的异类。

    据黄镇岳估计,就算是他,若想收拾这只畜生,不施展一些底牌基本不可能,总归都是场不轻松的血战。若这阴森森的老家伙用他那一套在旁边干扰,有六七成会玩脱了。因此,他一向对此老十分客气。

    虽然凶手毫无踪迹,但他相信,只要范大师愿意出手,那人定然藏不了太久。问题在于,老家伙的要价实在是太坑了。

    早派族人沿着黄天豹可能走得路,展开搜地毯似的勘察,十余处地点皆有嫌疑。一处地点都要五百元丹,这钱无关成功与否,无论如何都必然会收的,而且是当场交付,全款结清,先付款再办事。

    几天来已勘察五处地点,线索没查出一点,元丹倒先付了两千五,真是比抢钱都快啊。若在查不出的话,他都有点怀疑,一个儿子值不值这么高的价了。但现在简直是骑虎难下,除非甘愿将之前元丹被送给范大师。

    心中暗骂对方黑心,黄镇岳脸色狠狠一阵抽搐,遂从怀中取出一袋元丹,数目自然是约好的五百,事先早查清楚的。

    范大师没看到别人表情一般,理所当然接过袋子,解开扎口的细绳,拿阴冷目光扫去,口中喃喃自语,当是在核实数目。

    本就心里不爽,再见此情形,黄镇岳差点没忍住,一口老血冲入喉咙,忙强运元力压下,弄得好一阵乱咳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,我说这人哪,年纪大了,就得注意身体啊。”范大师诧异瞥去一眼,好心提醒一句,继续查点收获,不料对方闻言咳凑地更狠了,老人也不理他,摇摇头只顾办正事。

    咳凑完毕捂嘴喘息一会儿,黄镇岳发现老家伙还没查完,不禁心中暗骂。身怀那么高的精神修为,想知道数目的话,催动精神感知一下,就清清楚楚了,何必这般一个个查。拿老人无法,他只得微微侧身不去看,免得心浮气躁,委实不利健康。

    “尼玛的,没见过这么抠的,省钱也就算了,连芝麻点儿的精神力也要省,真是太操蛋了。”抱怨不得,他只得在心中自语发泄。

    其实,这么想倒是误解范大师了,正如黄家主所想,对于他这种人来说,那点精神力的确屁都不算,他只是单纯的想要享受,一件件查点收获的那种快感。这乃是凭借智慧的正当所得,以精神力扫视太马虎了。唯有用手慢慢查,方能体验到幸福的存在。

    范大师查清数目无误,系上封口的细绳,捧着袋子暖了会儿,不舍看了最后一眼后,小心翼翼收回容戒。报酬到手后,老人守财奴似的面孔,陡然变得凝重起来,甚至可以说,充斥着虔诚和神圣。

    他缓缓向草丛走去,其中窸窸窣窣一阵动静。老人目光一凝,探出干柴般枯瘦的胳膊,伸出五指虚空一抓,一只兔子不受控制倒飞过来,空中四腿兀自乱蹬,通红眼睛中充满恐慌。

    范大师接过兔子,小兔在怀里缩成一团,瑟瑟发抖。他的手掌温柔覆盖在其脑袋上,小兔瞬间进入睡眠。老人闭目凝神,细心翻看此兽近月来的记忆。

    很快,老人睁开眼来,此兽记忆中并无凶手的线索。但这并不代表行凶地点不再此处,万一此兔碰巧没看到呢,要连看数只,都没有的话,方能排除这个地方,赶赴下个地点勘察。

    再查几只兔子,依旧没有效果,黄镇岳神情沮丧,暗道那五百元丹又白喂狼了。头顶绿树细枝轻微晃动,范大师目光上台,探手虚空一抓,捉到一只毛茸茸的小松鼠。

    不顾小兽的恐慌,范大师照例伸手覆于脑后,松鼠眨巴下黑漆漆的眼睛,闭上双眼进入熟睡。老人则进入它的记忆,翻过生活琐事,一页页往前翻,很快过去数十页。忽然精神波动从泥丸宫中如潮涌现,在两人面前形成副画面。

    见状黄镇岳面色一肃,脸上浮现出欣慰神色。老天不负有心人,经数日徒劳无功的勘察,那凶手终于要浮出水面了吗?旋即目中掠过一抹令人惊惧颤抖的狠辣,袍袖中双拳不住紧握,十指骨骼如雷鸣般爆响。

    刚开始,画面像是面糊,整个混沌一团,之后稍微清晰一点,能看到其中一道身影缓缓转身,面容模糊不清,瞧不清年纪,但一头银发甚是显眼。唇边似是笑了笑,旋即探手一挥,数道绿芒刺破空气,深深扎入黄天豹体内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范大师像是耗费极大精力一般,干枯身躯剧烈颤抖,汗水顺着枯黄面庞流下。若探查日常细节还好,目标是这种战斗场面,于施术者于载体,都是相当大的负担。

    回忆至此为止,画面整个破碎开来,怀中松鼠在熟睡中死去,毛团似的身躯开始变冷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范大师睁开双眼,面容疲惫仿佛大病一般。

    黄镇岳不答,目光奇异凝视对方看了好一会儿,感觉老人面色一寒、表情戒备起来,方讪笑道:“足够了,多亏大师仗义出手,此恩此情我黄家终生难忘。”

    刚才察觉老人状态不佳,有出手将之解决、收回被吞没的元丹的意思,但念及此老以往诸多手段,为保守起见终是没有出手,免得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    范大师皮笑肉不笑道:“什么恩啊德的,别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,若黄家主实在过意不去,就慷慨解囊,多付点儿元丹就是了。老夫也不贪心,三五百元丹就够了,算我欠你次人情如何?”

    闻言黄镇岳狠狠倒吸口凉气,不顾丝毫形象,忙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,以示坚决抗议,平稳情绪后,拱手深行一礼:“既然事情办妥,不敢挽留大师,还请自便。”

    范大师笑了笑,跨上那只赤鳄虎,在背上坐稳当,同样拱手为礼,告辞道:“如此老夫这就去了,希望今后有缘再见。”

    黄镇岳嘿嘿笑着,连连点头称是,心中却想,真是只老吸血鬼,这等缘分,恳求今生别再遇到。

    一拍坐骑屁股,连人带兽化作道红光,风驰电掣,不久离开此地,只留黄镇岳一人徘徊沉思。看着脚尖在林间盘旋片刻,他缓缓抬起头来,以往肃穆的面上,逐渐涌上痛彻心扉的狠意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,此次幻雾林开启,一定要来啊,彼处必是汝今生之墓地。”嘶哑的声音,从齿缝间一字字挤出,回荡在树林之间,搅合在春日风里,弥漫许久而不消散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