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九十九章 险途

时间:2017-12-07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附着绿毒的飞镖速度极快,从背后极为狠辣的袭向楚天。然而相距仅剩数寸时,他仿佛脑后长了眼睛,横身恰恰躲过,飞镖落空目标,噗嗤数声扎在树干上。

    他伸手一指,那些飞镖从树干拔出,回到面前任由指挥。旋即缓缓转身,嘴角裂出一抹早有预料的笑意,落在黄天豹眼中仿佛恶魔一般。宛如感到末日之将临,竭力挣扎起不了身,手脚起用向远方爬去。

    这次楚天不再犹豫,灵念操控下,绿芒刺破空气,深深扎入目标。正在逃生的黄天豹中招之后,不再行徒劳无用之举,而是安静的躺在地上想事情。镖上涂有三步竹叶青,一旦染上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还有十数秒的时间,黄天豹只是好奇一件事情,那就是对手甫入念师,为何精神力这般强大。实际上他对念师的能耐比较了解,按刚才那种消耗法,精神该早枯竭了才对。

    但这种情况下,竟然连续发动两个术法,之后还行有余力的样子,他到底招惹了个什么样的怪物。可惜,这个问题永远没机会想明白了,只能抱憾死去。

    黄天豹的嘴角绽出奇特的笑容,似有些苦涩,又似在自嘲,也似心中懊悔。旋即,浑身陡然变黑,衣服腐烂血肉化水,须臾,地上只剩泛黑的骨骼。不一会儿,竟连坚硬的骨骼都消失,此人从这片天地间彻底消失了痕迹。

    见状楚天不禁心中发凉,即便以蕴气境的修为,一中镖上之毒竟连块骨头都没剩下。若刚才没躲开,那现在落得如此下场的,必属自己无疑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小子还挺狠的,就是智力差了点。也不想想,若非有所防备,除了傻子,别人怎会无故将后背交给他。”老狐狸随意点评,口气轻蔑,定是对这种情形司空见惯。

    “我杀人了?”事先早有准备,楚天依然不淡定,心中若有所失,一时愣住。不过不久便醒悟过来,他不杀人,人便杀他。为了继续走下去,他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虽说全程让老狐狸帮忙照看,全程无旁人在场见证,但保险起见,他还是决定速离是非之地。一声呼哨唤来玄麟,抬腿跨越背上,化作乌光疾速远去。

    直跑出数十里远来到偏僻处,楚天从坐骑上跳下,临近波光粼粼的小河,清洗作战留下的痕迹和汗渍,取出一身干净衣物换上,方取出黄天豹的容戒,查看具体收获。

    清点物品之后,他狠狠倒吸口凉气,旋即一种幸福感充斥心头。整整四百多枚元丹,足够修炼半年了,这下不必常做狩猎这种苦差事了。还有就是方才施展的刀法了,乃是三品武学,虽说威力不错,但他兴趣不大。

    一来不曾用刀,二来此功恐为黄家专用,万一被辨认出来,岂非自投罗网,找个保险渠道脱手出去,才是正经。

    再有就是平时一些杂物了,楚天百无聊赖扒拉着,能用则用,该处理则处理。突然眼珠一亮,在容戒空间角落处看到一副地图,取出来翻了翻,别处无异,唯百里外一片区域用醒目的红圈标注。

    翻来覆去看好几遍,终找不出特殊之处,他灵机一动,心神进入容戒,在地图所在方位附近继续扒拉,很快找到一封书信,拆开外封取出信纸,搁在眼前缓缓展开,其上内容叫人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书信是黄家家主写给黄天豹的,看称呼两人是父子关系,说的正是那幻雾森林之事。大约二十年前,家主尚年轻时,森林一处某日突然被雾气包括,若踏入雾气会踏入陌生区域,与往日这片地带迥异,被称之为幻雾森林。

    当初,此人随众进入幻雾林,在其中获得不小的机缘。出来后打听到,涉足秘境的人,或多或少得到好处。此处秘境毫无征兆出现,一月后诡异的消失,后来之人再来,只见平常的树林,再不见秘境踪影,捶胸顿足甚是遗憾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林中又有光幕出现,据黄家主了解,出现光幕正是开启幻雾林的征兆。进入这秘境需要资格,经试验需是化罡境以下的年轻人,年龄得在二十五岁之内。黄家主本人过了年纪,特写信召回儿子,希望不要错过此次机缘。

    另外,他还提及此次欲进入秘境之人想必不少,上次事发后,虽说地头蛇黄、周两家竭力封锁消息,却依然泄露一丝半点出来,彼时想必会有一番竞争。

    将所有内容记于脑中,楚天摧毁书信和地图,而后有些感叹,以他的眼界,委实难以想象世间竟有如此奇异之事。

    “真是少见多怪,多半是某位强者遗留的阵法罢了,说不定还会有传承。啧啧,这强者好生奇怪,别人选传人要实力强的,他倒好,放着厉害角色不找,非得选些小蚂蚁,真是奇哉怪哉。”见到此等事,老狐狸也有些坐不住,频频出来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与此老交谈惯了,楚天直接忽略了前面的嘲讽,注意力放在后面。蹙眉想了想,终找不到原因,不禁苦笑,强者之心,又岂是自己这等初出茅庐的小子所能摸清悟透的。

    “友情提醒一句,虽然有资格限制,但是人这么多,总归有能人存在的。你纵然是念师,也初入此道不久,踏入这趟浑水,可谓吉凶难测。你确定要去吗?”

    老狐狸向来刀子嘴豆腐心,贬低别人获得满足之后,偶尔也不吝啬给一些经验和建议的。

    “宋玉。”楚天目光陡然一厉,双拳握的咯咯响。他可是从未忘记,在裂岩城西街被此人封在冰中,婴儿一般无丝毫反击能力。早就打定主意,若有朝一日将其超越,必主动邀战一雪前耻。

    可这谈何容易,此人少年成名,实力资质都属顶尖,想将之战胜本就机难。何况近日又被灵武院导师青睐,进入灵武院实力定然一日千里。而他资质平庸,又无任何背景,挑战这等天才,何异于逆天而行?

    不由又想到那导师拒绝时,父亲不快的表情,随行学员直接嘲讽,亦或心存轻蔑,还有宋家主因此事,公然在街头挑衅父亲。所有这些,由于无力反抗,只能听之任之,却无时无刻不铭刻心中,须臾不敢有忘。待修为有成时,定一一还之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楚天洒然一笑,重重点头给个肯定的答案。欲为人所不能为,哪能按部就班庸庸碌碌,必得倾尽全力,认真把握所有机遇,方有一线生机。若说风险的问题,无论是接回娘亲,还是挑战宋玉,哪一件风险又小了。

    始终在险途中前行,若是瞻前顾后、惧怕风险的话,岂不是可笑之极。至于眼前,就放下顾虑,且去那幻雾林走上一遭,看看是客死他乡,还是博取生机、满载而归。

    “小子,好样的。”难得的没有嘲讽,老狐狸不禁竖起了拇指,无拘无束无所畏惧,方不负灵狐族之名。

    楚天笑笑不说话,距信中黄家主预计的时间,约莫还有一月秘境就会开启,知觉告诉他,彼时定是高手云集,说不得会遭遇强敌。

    “还得提升下实力。”他眼珠转了转,预防事有变动,总得提前几日去,这么看来,剩下的时间不多了,得充分利用才行。

    望着附近狩猎一圈归来、嘴里叼着野味的玄麟,楚天感觉肚子饿了,准备生火烤肉。餐后,巡查一遍,觉得此地颇为僻静,又无危险妖兽,觉得作为暂时的据点。

    每天一早吐纳清晨元气之后,楚天会反复习练术法,亦或锤炼阳刚劲,此乃他手头威力最大的武学,且有很大进步空间,故时时勤练之。

    习惯性抽出固定时间,利用手中元丹、元石,着力提升修为。虽然目前主要靠灵念吃饭,但修为才是根本,切不可小视荒废了。

    虽然使用的还是基础功法引气诀,但在老狐狸指点下,用灵念引导元力逐一打通几条隐秘经脉,在入口处以灵念凝聚漩涡吸纳元力。比单纯口鼻采纳元力,在效率上提高数倍不止,在楚天感应中,修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步着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经不断磨练,阳刚劲的修炼有明显进步,肌肉负载力渐强,慢慢的只需要一小截手臂,就足以凝聚元力了。

    来到此处的第十日,时值正午,用过午餐后,林间空地拳风破空,白芒耀眼,楚天在照例磨练阳刚劲。

    他身影一闪,胳膊以几不可见的程度微胀,下半截手臂附着的纯白,猛地从臂上褪去,凝聚到右手掌心,形成不规则的凝实白球,伸缩不定间,强悍的元力汹涌弥漫。

    白球被掌心狠狠按在岩石上,偌大岩石瞬间被摧毁,不规则碎石滚了一地,石粉充斥空中十分呛人。

    不待楚天脸上浮现喜意,一股直觉涌上心头,忙从容戒中取出黑白卷轴观摩。若感应不错的话,应该刚获得了修炼第二重“阴柔劲”的资格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