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九十八章 再转个圈看看

时间:2017-12-06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风卷在元力运转间回旋不止,飞刀在灵念操控下旋转不休,肃杀气氛在面色凝重的两人间产生,使附近的密林都阴暗了些。

    突然,一点光亮在楚天眉心处猛地浮现,飞刀停止依圈转动,排成一列向对手爆射而去,到面前分散炸开,狠狠袭向周身各要害。

    一柄短刀不知何时出现在黄天豹手中,回身一旋持刀手之手狂舞,寒光团团忽定周身,蕴气境修为的元力从刀上爆发而出,通体上下顿时产生小型龙卷。

    若此招由成就念师前御使,恐怕最表层的风卷都能将之吹歪刮斜。可此时飞刀在强悍灵念的包裹下,竟是不受丝毫影响,毫不费力穿透风卷,与凝聚元力的刀身撞在一处,叮叮当当声中火光四溅。

    黄天豹眼睛一眯,催动浑身元力,持续注入刀身,意欲将威胁自身的这些飞刀击溃。但当此举发动的前一瞬,飞刀四散避开,默契如鸣金收鼓的士兵,原来是楚天感应到反击将至,提前御使飞刀避开。

    脚掌狠狠往下一跺,黄天豹借力向对手狠狠冲去,奔行间上半身前倾,短刀寒光闪闪脸上杀气弥漫。

    来势虽然凶猛,可楚天这次并无依靠玄麟的打算,施展身法斜步欲躲避,不过以黄天豹突袭速度,这一下万难避开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黄天豹脸露狞笑,短刀划出道弧形寒芒,对准楚天的右肩狠狠砍去,按照此招附带元力来看,就算体质特殊,若被劈中整个胳膊都会被连骨带肉给切下来。

    仿佛被无形的手牵引,楚天浑身变轻几分,提线木偶般往旁一瓢,间不容发之际躲过此次斩击。短刀携着千钧之势击中地面,直砍出到丈许宽尺许深的沟壑。

    见此招落空,黄天豹表情毫不意外,抽刀折身冲向楚天,手腕一抖舞出数朵刀花,虚实莫测,华丽中潜伏杀机。对此楚天并不强行阻挡,以灵念御使自身,减轻重量后纵趋避。百忙中抽空催动飞刀偷袭,却被对手一刀格开。

    黄天豹提气持刀意图欺身,楚天灵念御己,后撤间不时以飞刀突袭。两人霎时间交手上百招,飞刀和短刀不住摩擦出火星,寒芒闪烁刀芒破空,元力和精神波动蔓延开来,附近高大的树木都似矮了几分,瑟缩着枝叶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短刀凝聚着撼人心魄的锋芒劈下,楚天再次后撤,拔身而起站在一颗十数米高的树上。

    黄天豹嗖的一声,抽回卡在岩石中的佩刀,弯腰大口喘气,额前汗如雨下。旋即昂头望向楚天,面色难掩疲惫,嘴角一扬浮现笑意。待瞟到楚天收回飞刀,这丝笑意愈演愈烈,原本是欲笑还止,很快变成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望着哈哈狂笑的对手,楚天面露愕然神色,莫非此人心理素质太差,一发现奈何他不得,这就疯了。

    笑毕,黄天豹突然问道:“我所料不错的话,你刚修成念师不久吧?”

    闻言楚天不予回答,却不禁露出惊讶的表情,竟连这种事都能猜出来,这人有些门道,此事必有蹊跷。

    “对了,就是这个表情。你肯定会问,我怎么知道的吧?”黄天豹抬手指着楚天,笑的浑身都在颤抖,突然笑容一收缓缓道:“这是当然的,若非是新手,怎么会连控制消耗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到目前为止,楚天始终不解其意,只感觉这人满嘴胡言乱语,简直是个不知所谓的疯子,真可惜了一身蕴气境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高,这份演技实在是高。”黄天豹面色亢奋,手指连点,大有指点江山的豪迈气概。

    楚天甚是无语,在考虑着是否现在就施展术法,干掉这个废话连篇不知所云的疯子。

    “到了生死关头,竟还能面不改色。对此,我黄某人只能说佩服佩服,不过......”黄天豹忽然一顿,之后表情狰狞道:“再怎么高的演技,都无法改变自身的处境吧。你是不是很累,很想睡觉?”

    状如川字的黑线,不由得在楚天前额浮现,这都什么跟什么,这货也太能扯了,怎么扯到睡觉上了呢。可对方毫无自知之明,依旧口若悬河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“这是当然的,精神枯竭时,都是这个反应嘛。”听到此处时候,楚天恍然大悟,觉得仿佛把握了问题的关键。如此看来,对方并非疯了,而是错会了某种东西。

    “演,还在演。可既然这么会演的话,为啥不御使那些飞刀,再转个圈给少爷看看,行吗,你行吗?”仿佛对楚天的行为嗤之以鼻,黄天豹认为抓住了他的短处,语气慷慨激昂,态度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闻言楚天面色黑了下来,第一时间就有展示自我的冲动。但他既非街头卖艺的,又不出身马戏团,实无为别人演戏的理由和义务。

    “哈哈,做不到了吧。再问个问题,又为啥不下树。因为下来后,念师没有精神力支撑,还不任由少爷宰割。你在欺骗自己吗,啊,这只是棵树而已,又非精铁铸成。哪怕真是这样,少爷一刀连铁都能斩断,你信不信?哈哈,真的是在骗自己。”

    自认吃定对手,黄天豹自问自答,言谈中嘲讽之意越来越浓。其中有一句楚天倒无力反驳,蕴气境武者凝聚元力,一刀的确能斩断精铁,这根本就是事实嘛。

    “小子,不要欺骗自己了,少爷这就帮你解脱了。”在对手的眼眸中,黄天豹始终找不到期望看到的恐惧、求饶亦或懊悔等情绪,说话良久,脸颊的伤口有点痛,不禁一股邪火直冲脑门,哇哇大叫着向楚天狂奔而去,掌中刀元力凝聚、寒光霍霍。

    两者距离越来越近,黄天豹的表情逐渐狰狞起来,横遭破面毁容之辱,定要让始作俑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虐待一位念师,就算对于他,都是大姑娘上花轿,初次体验呢。一念至此,面色潮红表情亢奋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他临近楚天所在树木的前一瞬,头顶忽然暗了下来,丈许粗的淡蓝闪电咔嚓一声劈下。这让情绪高亢的黄天豹心中陡然一凉,这尼玛风和日丽的,怎么偏在这时候打雷呢?不对,看起来像是术法,这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不及多想缘由,也不及倒吸口凉气,他奋力横刀往上撩,明知此举并非上策,但闪电这么快,根本不容躲避,只能硬着头皮上,正面抗衡这雷术法了。

    见状楚天嘴角绽出笑意,开启前额血妖瞳,神魂依法波动,一道红光离眼飞出,初始极细逐渐变粗,到黄天豹这里,竟是满目血红腾挪不开,整个身子皆被笼罩进去。

    体内血液忽的一滞,刀身凝聚好的元力散了大半,光芒亮度也削弱许多。这种情况下,刀芒与闪电狠狠相撞,看似强悍的元力,被闪电以蛮横的姿态撕扯而开,不依不饶击在目瞪口呆的黄天豹身上。

    凄厉的惨嚎从黄天豹口中传出,回荡在这片清冷的丛林中。楚天以灵念御使己身,一叶知秋般从枝桠间飘然落下,脸上维持似笑非笑的表情,大咧咧走向伤残的敌人。表情虽然漫不经意,血妖瞳却未曾合上,灵念依旧包裹全身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,求求你,绕我一命。”黄天豹身上名贵的丝绸锦袍全毁,衣衫褴褛破破烂烂连乞丐都不如,脸上惯于颐气指使的表情尽皆不见,反倒出现一次谄媚讨好之色。

    闻言楚天皱了皱眉,虽说这段时日斩杀妖兽无数,却从未有过杀人之举。若是此人真心认错,并非不可饶他一命,真心不想破除先例,且脏了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想到紫灵芝的损失,楚天微微肉疼,旋即探手向前道:“容戒给我,暂且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宽宏大量,本来就是我不对,没想到还能原谅我,真是鬼迷了心窍,才会招惹你这等好人哪。”黄天豹表情懊悔,似无地自容,又无限感激地说。

    楚天微微皱眉:“别废话,容戒拿来。”

    雷临的威力早经验证,可谓相当的恐怖,虽被黄天豹用刀格挡掉一些,但大半威力被其肉身直接承受,纵然如此起身动弹,蕴气境之强悍可见一番。

    “给你。”褪下容戒,小心翼翼放楚天手里,黄天豹双掌合十、表情虔诚,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。

    收到战利品,楚天不多言语,折身往玄麒处走去。黄天豹人畜无害的表情,突然间狰狞可怕起来,右手从怀里一探,取出物件后,以独门手法猛地往前一甩。

    数道冷光当空一闪,其中飞镖的影子若隐若现,附着绿油油的剧毒,向楚天的后脑勺无声无息袭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