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九十七章 瓮中捉鳖

时间:2017-12-06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高高的树上枝叶乱晃,一道身影嗖地一声落下,来人是一位身着丝绸锦袍的少年,年纪约莫在二十岁上下,满脸颐指气使惯了的傲慢神色,眼见楚天无视他的警告,放肆收取星火巨枭的妖核,面上不禁勃然变色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好大的胆。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少爷乃是凛冬城黄家的黄天豹,快把妖核取出还能既往不咎。”黄天豹眼中射出浓郁的贪婪,决定先偏出妖核,而后毫无顾忌动手解决这小子。

    “看在小爷今日心情好的份上,破例给你个面子。把你手上戴的容戒拿过来孝敬,就饶你一条狗命,暂许你苟延残喘。”楚天面露嘲讽,旋即模拟对方的说话方式,原封不动以恶言还之。

    闻言黄天豹二话不说,往前迈进一步,脚下地面受不住力,道道粗大裂纹蔓延,浑身元力从体内暴涌而出,百川归海般向右掌凝聚,五指弯曲紧握成拳,拳头上光泽大盛。

    来敌的元力波动弥漫在空气中,楚天眼神为之一凝,虽说此人性格可笑言谈弱智,但本身实力却不含糊,蕴气初期修为远非自己可比。与练体九段的繁复区分不同,蕴气境分为前期、中期、后期、大圆满四个层次。

    待蓄势完毕,脚下的地形已被蹂躏的不成样子,地表崩碎内部土壤被翻到外面,黄天豹身形一闪,以肉眼几不可见的速度,向楚天暴射过去,竟被高手射出的箭矢更迅捷数倍,沿途口中含怒断喝道:“竖子无理,速纳命来。”

    此次进攻的威势和速度,都远超练体境的应对范畴,但凭借着念师级别的出众感知,楚天依然清晰把握此人的行动,对方一抬脚做出突袭意图,他就一声呼哨唤来玄麟,纵身跃至背上,乌光一闪如风驰去。

    数次与星火巨枭交手,除术法施展的渐趋纯熟之外,与玄麟间的默契也大幅提升,总归这一手逃跑特技,在数次深入实践中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长,现在业已炉火纯青,让人完全无从封堵阻止。

    黄天豹拳头凝聚着浑厚元力,刺破空气发出呜呜怪啸声,穿过玄麒疾速趋避留在原地的残影,狠狠击在一株高大树木上,光芒大盛到刺痛眼睛的地步,力道悍然暴发树干摧折,整棵树猛地燃起火焰,迅速演变成熊熊之势。

    一拳击空心中即有察觉,他收拳转身,元力瞬间包裹双腿,以蕴气境的修为全开身法,循着对方轨迹拼命追去。

    “尼玛,这是什么鬼。”追了不一会儿,黄天豹驻足剧烈喘息,甫一平静下来,便有震惊之色从他的脸上浮现。他的速度在同阶中也算不错,追一个练体境小子都会这么快追丢。

    “此子胯下骑的是什么东西?”此时追击失利,他不由有些懊悔,早知如此,刚才就不托大,先将那只坐骑给毙了,此事就办稳妥了。

    黄天豹外表嚣张,但这只是层掩饰,专为迷惑不动脑的人所设,实际上每次行动,心中都有事先计议。

    此行他原有要事在身,路经此地偶遇楚天,正当与星火巨枭决战前夕。换做普通人若见了方才情形,定会被那种动静吓得浑身颤抖,远远避开两个瘟神。就算换做等闲蕴气境武者,恐怕都会暗地忌惮,互不相犯各回各家。

    这人一向胆大心细,出身世家,通过某种途径对念师有所了解,知道所谓术法威力虽大,却是消耗不小,就算对念师来说都是不小负担。眼见方才交战动静搞那么大,便料定楚天再无余力施展那种闪电,这才上前索要妖核。

    若念师无力施展术法,再对上同级武者,就不似先前威胁大了。虽然黄天豹态度嚣张,却出现在对方最乏力的时候,如果楚天没有玄麟这种变态坐骑,面对这等欺辱,恐怕只能老实呈上辛苦获得的星火巨枭妖核。而此人唯一漏算的,就在这一点上。

    看了看巨枭的尸体,黄天豹略一犹豫,便迈步离开继续赶路,放在平时回家之时,或许顺道带上此物。但现在这么个大家伙实在没法处理,太影响办事了,妖核又被别人取走,因此只得放弃。

    楚天没有跑多远,仅仅跑出数里的路程,感觉敌人不再追击时,便停了下来。并不跃下玄麟,就在坐骑背上,手指微动,从容戒中取出还剩小半个的紫灵芝,眼瞳中掠过一抹狠辣,狼吞虎咽几口吞完,闭目催动药力修补灵念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,他睁开眼来,目光中神采奕奕,随便一动灵念,便有强悍精神波动蔓延开来,显然在紫灵芝的奇妙作用下,泥丸宫中神魂回到巅峰,灵念也得到了补充。

    双腿一夹玄麟腹部,玄麒起身前蹄微蹭几下地面,身形一闪,拖着楚天化作乌光如流电返回原地。

    回到宰杀星火巨枭的地方,也是与人冲突之处,楚天沿着脚印追了会儿,踪迹消失想来是开始运转身法。无奈之下开启血妖瞳,数百米范围内的动静历历在目,只是不见那人踪迹。

    其实这是楚天失策,与妖兽作战久了,下意识认为会在原处,不想黄天豹赶路途中,没在这里逗留。他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,如此珍贵的紫灵芝就算浪费掉了。

    “关键时候,还得靠老祖我。”眼见他吃瘪,老狐狸得意洋洋道,知道事情紧急,也不罗嗦,催动灵念四处搜寻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按照此老的指示,楚天不时指点方向,玄麟四蹄甩动速度全开,两旁林木飞快倒退,距离目标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黄天豹催动身法全力赶路,地势逐渐变高,也许受其影响,周遭树林不似先前青翠,而是蒙上曾淡淡的霜华,仿佛陡然穿越了时间,从初春时分来到深秋季节。

    突然,背后风声忽起,几枚巨石携着劲风猛地砸来,他也不回头去看,横身往旁边疾闪,不想石块绕了个弯,依然不依不舍追来,仿佛上系铁链的流星锤被人甩动一般。

    见状黄天豹面色一厉,浑身元力陡然凝聚至右手,五指攒起数拳挥出,恰似下了场铁拳暴雨,将来袭巨石击的粉碎。碎石四溅降落,震得地面微微震动。

    碎石尘土掩饰中,忽有数道冷光闪过,他不及细看,催动元力包裹双腿趋避,躲开一些,余下两道蹭过脸颊,冰凉之后火辣辣的疼痛,脸上浮现出两条伤口逐渐咧开,鲜血从中流出染红了面部。

    “谁?”黄天豹暴喝出声,一股邪火直冲脑门,蕴气境的元力波动暴涌而出。无论如何,非把偷袭者给宰了不可。

    倒不是没经过疼痛,伤势出现在脸上,如没有绝好的药膏,难免会留下浅疤,任谁都能一眼看到,此等经历,可谓莫大的耻辱。

    在他能杀死人的眼神中,楚天骑乘着玄麟施施然而来,到达此处意气风发的纵身落地,目光似笑非笑看着他道:“刚偷袭过,现在竟连小爷都不认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原来是你......”正说话间,黄天豹身形一个模糊,再出现时已到玄麟面前,右腿模拟鞭状,携着充沛元力,狠狠向后腰甩去。不料此兽浑身乌光一闪,恰巧将此次攻击落空。

    一瞬间,玄麟已出现在数十米之外,冲他得意的嘶吼数声,气死人不偿命的摇了摇龙尾,让此人嘴角一阵抽搐。

    见他原来打这个主意,楚天微微一笑,这些时日以来,随着玄麟实力提升,性格也变得越来越谨慎。以它的速度和现今的警惕性,就算是蕴气境武者,也没多少可能偷袭成功。

    “哈,你这人好不要脸,年纪一大把了还玩偷袭。”楚天出言讥讽,脑袋连连摇晃意甚不屑。

    “原本想来个瓮中捉鳖的节目,让你体验下极致的恐怖。既不领情,那就算了。”虽对偷袭失败心生遗憾,但黄天豹绝不会在口头示弱,以免让对手太过得意。

    闻言楚天脸上的笑容变得意味深长:“究竟谁是瓮,谁是鳖,我倒是有些好奇。废话不多说,来战吧。”

    历经方才的巨石袭击,黄天豹知道对手状态很好,想来精神也恢复的差不多,便暗地催动体内元力,周身气息开始飙升,蕴气境的波动蔓延开来,风卷忽起,绕着四周回旋不止。

    这并非无关风力武学,而是元力提升到一定层次,引动气浪聚成风卷,此举是蕴气境武者的专利,没有任何练体境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趁着对手蓄力的间隙,楚天运转灵念收回方才突袭的飞刀,数把飞刀悬浮在面前,一圈圈旋转不休,映衬的他整个人充满一种神秘感。

    蕴气境与念师间的战斗,已经彻底白热化,只需零星丁点火苗,便会轰轰烈烈的爆发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