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九十一章 宿怨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狠狠训斥萧白凤一通,杨雪凝视楚楚看了会儿,微微一笑离开回到原位。能让她有所感应,此女想必有不凡之处,但她何等身份,所见天才犹如过江之鲫,数不胜数。主动开口已算破例,别人不愿也不会勉强。

    眼见气氛不谐,正事已经做完,她欲带人离去,四长老一面苦苦挽留,一面让人准备宴席。感其心诚,便留下赴宴。席间,与楚云并无言语,楚风和长老们倒是客套一番。

    之后,在众人簇拥下,杨雪一行缓步至大门口,随从学员一阵呼哨,独角鹰排着整齐队伍盘旋降落。裂岩城顶尖势力尽数到场,当是事先察觉赶至,不敢进去打搅,聚于此处瞻仰高手风采。

    对此他们也不理睬,一一跨上鹰背,做好准备蓄势待发。杨雪正待上去,心中莫名悸动,娇躯一震,冰寒元力从体内涌现而出,在背后自发凝结成淡蓝羽翅,随着翅膀轮廓逐渐清晰,一股惊人的波动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杨雪眸子由乌黑变成冰蓝,暮然回首看向街道一角,那是宋家之人所在,宋玉身畔忽有风雪飘落,双眼微闭长发纷扬,周身迅速染上层寒霜,初始色泽泛白,后渐变为淡黑。恐怖阴气冲天而起,似要将一方天地都冻结凝固。

    场中人见此异象,无不心生诧异,杨雪身影一闪,看不清如何动作,已出现在对方眼前。玉手轻巧一翻,状如蝴蝶振翅,避开自卫掌击,五指探出抓住手腕,宋玉只觉元力被截断,身体软绵绵的,再使不出力来。

    族长宋轩及几位长老见状大惊,周身元力爆涌化罡,欲实战绝学解救。杨雪背后双翅一扇,有羽毛离翅飞去,当空化作漫天冰锥,去势迅疾扎中要害,几人顿觉元力凝固、血液停留,准备好的各式绝技,无气力支撑便难以为继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杨雪体内气息飙升,遥遥与天地相接,附近空气略微一滞后,开水般沸腾起来。浩瀚元力如山洪暴发,空间中有圈圈涟漪重重波及出去。望着她的身影,在场之人均心神巨震,顿生不可阻挡之感。

    “前辈......”宋轩涩声道,儿子被擒叫他十分懊悔,责怪自己为啥要来此瞧热闹。

    杨雪并不理他,而是闭上双目,似在细心感应什么东西。随从学员反应过来,俱纵身赶至导师身边,个个暴发出强横气息,震慑宋家一干人等。

    宋家之人皆惶恐不安,宋玉却回过神来,忙开口提醒道:“我没大碍,都住手,别胡来。”在他看来,这位前辈如此修为,若有伤人之心,就算他命硬十倍,都毙命当场了,大可不必磨磨蹭蹭。

    闻言众人心中稍安,焦急等待中,宋玉周身寒气欲浓,连头脸上都凝结出淡黑霜华,而杨雪背后羽翅微微震动,其上幽光闪烁不止,两者遥相呼应,竟像是对话一般。在场之人无不心中称奇。

    良久杨雪方睁眼松手,一双明眸凝视着宋玉,俏脸上露出震惊表情,口中喃喃自语:“玄魔体质,地阶武脉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宋玉心里不解,一时竟忘了害怕,大着胆子开口问道:“前辈,玄魔体质是什么。关于武脉,经启灵检验,小子应该是玄脉高级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但现在这份资质有所提升,恰恰达到地阶。”模糊解释道,见对方还想细问,杨雪转移了话题:“这些情况有机会再细说,你可愿做我弟子,今后听我教导。”

    宋玉还未回答,他父亲宋轩已面露狂喜,情难自禁道:“他愿意,能蒙前辈赏识,我宋家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方才交手虽然短暂,但宋轩深知此女修为通天,别说做儿子师傅,哪怕指导自己都绰绰有余。何况这伙人随便挑一个,修为都远胜己方,若能与之攀上交情,当真是三生修来的福分,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杨雪却不理他,只看着中意的弟子,巧笑倩兮。宋玉却多长了个心眼,转动眼珠客气地问:“敢问前辈来自何处,可方便告知一二?”

    闻言她手掩檀口轻笑,手拿下时眼角兀自留有笑意:“你这小家伙,倒有趣的紧,我看你谨慎过分了。你可知道自己多幸运,是天底下多少人艳羡不来的么?”

    遭遇一通调侃,宋玉拱手赔笑却不松口,杨雪略使个眼色,萧白凤领会意思,轻移莲足近前几步,覆手耳语一会儿,并给他看了证明身份的玉牌。

    他脸上露出浓郁的惊喜,灵武院可是如雷贯耳,本打算待实力强些,十拿九稳后再报名,不料现在有幸认识了学院的导师,比原先的设想,不知道好上多少倍。

    情况既已摸清,那就不必犹豫。宋玉一转身,双膝跪地,恭敬行了拜师礼,口中高呼道:“师傅在上,请受弟子一拜。”

    待礼行毕,杨雪含笑将之扶起,婉拒宋轩到族中做客的邀请,让宋玉去言明情况,自己和楚云略一招呼,待宋玉返回,便率众启程离开。

    由于坐骑有限,她让萧白凤和宋玉共乘一只独角鹰。纵然身为宋家公子,也从未见过这等妖兽,宋玉心中既紧张又兴奋,向原主萧白凤连声道谢。

    一行随从学员中,萧白凤是最年轻的一个,约莫十七八岁,气质高贵,如同一只骄傲的凤凰,相貌甚美,宋玉一心修炼,还是初次与其姐之外的女人接触,不禁有些脸红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客套,萧白凤也尽收往日高傲,狭眼一眨巴抿嘴轻笑道:“吆,自家师姐弟,客气什么,到学院后,需要什么尽管说。”这一班人中,别人皆是普通学员,唯她一个兼为杨雪弟子,现在又多了个宋玉。

    在灵武院中,导师选弟子有几个途径,一是选择极优秀的学员作为弟子,二是在外挖掘的人才,收为弟子并破格引入学院。萧白凤是前者,宋玉则是后者。

    无论哪一种,一旦成为导师弟子,就获得了凌驾普通学员之上的身份,足担得起天骄之名。既然同为天骄,她萧白凤自不会对同类施以脸色。

    宋玉坐在萧白凤身后,同乘振动巨翅上天的独角鹰。作为四阶飞行妖兽,速度自是迅疾,自起飞算起,一瞬间便成了一列模糊的黑点,再一眨眼便了无踪迹。

    整个事件的过程,楚天都全程观看,一脸漠然的表情,只是袖中的双手悄然握紧,指甲深深嵌入肉中,血液溢出依然未察觉到疼痛。肉体之疼,又哪里比得上心灵之痛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才真切体会到实力的重要性,若无拿出手的东西,原本属于己方的人脉关系,也无从利用,费尽心机,也只能为他人做嫁衣。

    那宋玉本就天资过人,论实力也排得上这座城池年轻人中前三。现又拜了杨雪为师,踏入灵武院后,更会有不可思议之进步。虽然楚天一向乐观,此时也感觉到压力重重、势如山岳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良久,楚天狠狠一咬牙,不管怎样,都要紧随对方脚步乃至超越,无论事情再难,都必须坚持做到。因为,他不想再向上次一样,被封印冰中却无力反抗,最终得靠别人救场。

    今日适逢如此喜事,宋轩忙安排族人张罗宴席,儿子被灵武院录取,这等事值得全族欢庆。关键在于,别的势力哪怕更强,想动他宋家,都得事先掂量一下,是否有副好胃口,能承受得起灵武院的雷霆之怒。

    事后,他会安排人将今日之事添油加醋、大奖宣扬,定会弄的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,事情虽简单,但运作得当的话,甚至能成为族中的一层保护伞。

    正欲欢天喜地回去,忽看到楚云一脸沮丧,便缓步上去嬉笑凑到耳边低语道:“楚云,灵武院选拔我是败给你,但你也没被录取。现在事实证明了,我儿子要远比你的优秀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    旋即,他不顾楚云铁青的脸色,转身施然离去,直到走出近十米,声音不再掩饰,轰隆隆恣肆响起:“这意味着你要永远被我压制,一辈子都别想翻身,哈哈哈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