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九十章 陌生

时间:2017-11-29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在众多惊呼声中,杨雪自上百米高空,疾速往下坠落,到四五十米时,莲足下突然凝聚出板状冰晶,堪堪负荷娇躯,而后一步步斜朝下走去,脚踏在何处,其下就会出现冰板,形成冰晶凝结的璀璨阶梯。

    在无数惊叹目光中,顺着冰梯走下,模样渐渐清晰,眉目如画、肌肤似雪,明眸顾盼有神,檀口未语先笑。绿珠串成项链戴在天鹅颈上,手腕脚腕各套个碧玉镯。

    杨雪降落到地面,沿着楚家门前街道走来,玉足不着鞋袜,赤裸踩在铺就路面的青石板上,其上寒霜弥漫,似隔绝了灰尘。附近之人无不为其美貌所动,个个看呆了眼,但想到此女修为,不敢丝毫亵渎。

    “云哥,这么久也不联系,还以为把我忘了呢。”杨雪不理别人,冲楚云笑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。”楚云嘻嘻哈哈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有事,也不会找我吧。”杨雪满腹抱怨。

    闻言楚云面色尴尬,虽说事出有因,但平常不联络,有事才写信,确实有点过分了。忙把楚天推出来挡枪:“小天,来见过你姑姑。”

    楚天走上前,恭敬行了一礼。此女无论与父亲的交情,还是本身修为,都令他心生敬仰,若得这位前辈指点,修行时定能少走不少弯路吧。

    杨雪客气扶他起来,咯咯笑道:“这可把我叫老了哦。”

    旋即,楚云向她介绍了家族众人,一一见罢,方引入族中议事厅。随杨雪而来的凝丹境,年龄均在二三十岁上下,却达到凝丹境修为,在周围诸多惊艳目光中,趾高气昂往里走。

    议事厅,族长楚风安排好座位,请来客一一落座。楚云则与杨雪商讨此行事宜。

    一番言谈后,杨雪唤楚天近前,云袖一甩,细长蚕丝迅疾飞出,围绕他手腕掺了一圈,闭目凝神开始感应。不一会儿,她睁开双眼,脸色有些难看。从袖中探出纤手,玉指轻捻手腕,再次感应确认。

    “黄脉中级?”杨雪扭头望向楚云。

    资质方面,菲菲曾动过手脚,楚云不明原因,却不愿打乱爱妻计划,只得硬着头皮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微微凝定心神,杨雪略感抱歉地说:“非是妹妹不愿帮忙,资质太低了。如果没有玄脉资质,几乎连踏入学院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楚云脸色泛白:“你也知道,实力不能只看资质的。我信中所述之事,你可全部看过?”

    “看过了,但那些情况只是暂时的,若无非凡资质,初期纵有天大优势,之后也要被追上。”杨雪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楚天低着头看不出表情:“我这点资质,就别麻烦人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住口,大人说话,岂有小孩插嘴的份。”楚云厉声喝退楚天。

    “嘿,你这人修为不咋样,还蛮有自知之明的嘛。”随行一位丹凤眼少女嗤笑道,与同伴们一样,她身为灵武院学员,年纪虽轻,却经历无数,觉得此处之人又土又弱,鄙夷之情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萧白凤,你给我闭嘴。”见导师发飙,萧白凤吐了吐舌头,嘻嘻一笑住口不言。

    楚云再次请求:“看在以往交情,能否请你做主,先列为考察对象也行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些年不外出,往年交友广阔,情报方面并不落后,他深知导师具备这等权利的。

    杨雪依旧摇头,想了一想,取出个锦盒说道:“妹妹虽为学院导师,却不能胡乱招收,以免损害学院利益。当年云哥在危机之时,慷慨解囊,赠送灵还丹,妹妹铭感于心,无以为报,现欲十倍还之。”

    言毕,揭开盒盖,里面十数枚灵还丹宝光内蕴、药香扑鼻。此丹乃是三品灵丹,这么多聚于一盒,其价值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楚云面色惨然,却坚定摆摆手,拒绝如此报答。杨雪嘴角一斜,不着痕迹收回锦盒,眼底掠过一抹极为隐晦的鄙夷。虽然事出有因,但他总觉得,杨雪与往年不同,似发生某些微妙的变化,便缄默住口,不再求她。

    觉得此处无聊,杨雪正打算告辞离去。忽然一道颤抖声音道:“前辈请您看看。”

    明眸一瞥,见是个中年人,涎着脸笑着,态度卑躬屈膝,本想拒绝,见到旁边少年面容稚嫩、骨骼清奇,似乎有些不凡,便甩出蚕丝缠腕。测验后和颜悦色道:“玄脉高级,不错,先列为考察对象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那位叫萧白凤的少女眼露异色,腾地一声起身赶来,取出个金色铭牌递与楚歌作为凭证。看样子与杨雪极为熟悉,甚至有了某种默契。

    在灵武院的考察对象中,黄脉高级可获铜牌,玄脉中低级可获银牌,楚歌乃是玄脉高级资质,当然有资格获得金牌。至于地阶之上,定被直接录取,是故不做考虑。

    四长老连连作揖,而后不敢多打扰,带着脸色狂喜的楚歌自去了。见状杨雪暗想,能发现此等有潜力的人才,此行也不算白来,还好没将时间全花在垃圾身上。

    “既然已到这里,不如多看几个,说不得还能变废为宝。”一念至此,杨雪与楚风谈话,让他通传族中杰出小辈至此。听到这里,无需族长下令,四长老忙派手下传人到此。不久,族比上成绩优异者皆数到场,杨雪起身趋近,逐一探查过去。

    蚕丝从楚飞扬手腕抽回,杨雪遗憾评价道:“年龄太大,可惜可惜。”楚飞扬略一变色,便恢复平静,和煦微笑着,拱了拱手谢她劳苦。

    探察一圈,未曾再发现有潜力之人。杨雪有些失望,缓口气欲走回原位,路途中目光如有感应,鬼使神差瞥往一个方向:“丫头,过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楚楚抿嘴不语,水灵眼睛中浮现倔犟,手抓住楚雨衣袖,既不上前也不退后。她第一时间随其父赶来此处,见到杨雪拒不录取楚天,心中不喜此女,不愿与之有任何交集。

    不等杨雪理论,萧白凤狭眸一眯,携着危险气息缓步走来,随着步子临近,元力波动如同怒浪狂涛,源源不断自体内涌现而出,周遭空气都凝固起来。

    楚雨主修炼药,仅有蕴气境修为,勉力护女儿于身后,更无余力反抗。楚风和楚云身形一闪,现身在前方,浑身元力涌现出来,手抽长剑缓缓出鞘,青罡在剑身凝聚。

    两人倾力合作,萧白凤随意发挥,饶是如此,联起手来都拦不住此女气势,额前汗水滚滚落下,浑身骨骼咯咯颤动,似是不堪重负,随时都可能碎裂。由此可见,化罡境在裂岩城中,虽是有数强者,但与凝丹境相比,宛如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就在双方快要压抑不住气息暴动,剑拔弩张的前夕,杨雪适时厉喝打断。听她开口,萧白凤平稳气息,澎湃元力收回体内,空气方恢复流动。见状楚云二人自不愿动手,忙借坡下驴收剑入鞘,勃发的杀气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,这等作为,岂非陷我于不义。与你说过多少次了,云哥乃是我的恩人。竟然用元力压迫,枉我细心教导,修为竟用在这种场合,回去封你几月禁闭。”杨雪疾言厉色、不留情面,萧白凤则收起往日傲气,连连陪笑道歉。

    这位女学员脸上谦恭、神情惶恐,心中却暗笑。老师哪儿舍得惩罚她,原因还是为了这等小人物。不行了,快笑死了,得严肃点儿,脸上要是控制不住,砸了老师的场子,惹她不高兴,那才真悲剧了。

    自此次相见以来,杨雪之所作所为,无不合乎情理,叫人挑不出任何毛病,勉强别人破格录取,也算有些过分。但不知为何,心中的陌生挥之不去、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楚云望着义正言辞的杨雪,再找不出往昔丝毫熟悉感,仿佛看着一个陌生人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