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八十七章 解围

时间:2017-11-28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集市街道上,众看客敬畏的望向场内,活生生的人被冻在巨大冰块中。

    里面之人是楚家子弟,现在死活未知,看表情还挺愤怒的。但愤怒也没用,还得被老老实实制服。可怜的孩子,和玉公子冲突,谁都救不了你了。

    几个心善大妈见楚天面嫩,不禁起了恻隐之心,却也无法,以她们的微末胆量,不可能为陌生人求情的。就算亲生儿子得罪玉公子,也只能任凭宰割。

    冰块封印中,楚天脚不能移,手不能动,浑身动弹不得,连表情都无法改变,唯有心中思绪纷纭。通体是深入骨髓的寒冷,念头非但没被冻结,反而更快速的运转起来。

    对方实在太强大,巨大实力差距下,纵然倾尽全力,都瞬间落败,连擒拿宋菁菁作人质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自启灵以来,诸事顺风顺水。修炼没几天,就击败楚赫报侮辱之仇,越阶与楚歌分庭抗议,族比战胜众多强敌,豪取优胜。

    扎实的修行态度,领悟武学的高悟性,骨子里的狠劲,异于常人的体质,以及血瞳灵狐族特殊传承,结合在一起,铸就了他以往的辉煌。

    这些优势看似坚固,但碰到真正的高手,就瞬间支离破碎,脆弱的像纸糊的一样。他,毫无疑问被秒杀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束手待毙。”楚天祛除消极念头,内心深处在嘶吼。因为,还有许多心愿尚未完成,不能身陷敌手。他要重现当年父亲的辉煌,还要外出闯荡、铸造自己的传说,更要去灵狐族中、接回娘亲全家团聚。所以,他绝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安静中,外界的一切都似缓慢了下来,街市的喧嚣、路人的指点、鄙视的笑容、怜悯的眼光,统统不见了,整个世界都空荡起来。所能知觉的,唯有宋玉的冷漠面容及声声入耳的跫音,近了,又近了。

    全力催动气血,楚天却绝望的发现,无论是强悍的元力,还是澎湃的血液,都纹丝不动,元力凝固、血液停流,对方的随手一击,竟是如斯之可怕。

    面临此情此景,他想做出绝望的表情,也想流出不甘的眼泪,还想挥舞手臂告别人间,却浑身冻僵,什么都做不到,脸上只能维持方才视死如归的可笑表情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倒也硬气,至今也没有求救。”传承玉佩中,老狐狸不舍放下钟爱的小本子,手拂白须赞赏的说。这倒是误解楚天了,此时他思索混乱,极度紧张之下,竟忘记了此老的存在。

    突然,耀眼剑光从冰层中一闪而过,老人见状收手,放下心事重新钻研本子。此人既已到来,必能化解危机,就不必多此一举了。

    众多惊叹的目光中,冰块瞬间碎裂,冰晶当空乱溅,白气模糊了视线。场面平静时,中央多出一人,剑眉下眸子蕴含怒气,衣衫随风猎猎起舞,手中出鞘宝剑光泽耀目,其中元力的灌注,显已达到惊人的程度。

    楚天趁机逃脱冰封,心中感激难以言表,但不算笨拙的口齿,突然间失去效力,腹中纵有千言万语,到嘴边皆不得出。最终凝定心神,只是简单致谢道:“飞扬哥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天小弟,不必客气。”楚飞扬含笑回答,一如既往不温不火。在族中之所以有那么高的威望,除本身实力之外,一次次不图回报、予以同辈帮助,也是不容忽视的原因。

    好险,族中碰巧有人在场,不然晚来一点,天小弟吉凶难测。一念至此,楚飞扬心中后怕,凌厉目光扫去沉声道:“玉兄弟如此身份,何必与我族弟过不去,蕴气境碾压练体境,好威风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他欺负我姐,才懒得理他。”楚飞扬成名多年,宋玉有些忌惮,口头却不愿服软。此地围观者不少,一个处理不慎,别人会说他怕了楚飞扬,甚至得出宋家不如楚家这等谬论。

    听楚天简单介绍事件经过,楚飞扬温润脸上怒意更甚:“你们拍卖失利,就安排人半路劫杀,被怎么教训,都算咎由自取。如何能怪到别人头上,玉兄弟这般作为,难道以为我族可欺?”

    见对方言辞锋利、不留情面,宋玉少年心性,受到讥讽言谈不客气起来:“姐姐受人所辱,不得不出手。如果飞扬兄坚持认为这有错,在下虽不才,却非懦弱之辈,说不得要领教高招。”

    闻言楚飞扬面色一变,手中宝剑被元力所激,剧烈翁鸣振动起来,锋锐剑气刮得人面皮生疼。宋玉取出把折扇,酷寒冷气从体内涌现,丝丝缕缕向扇子凝聚,不久化成造型奇特的冰扇。

    此二人均是本城年轻人中的佼佼者,尚未交手,空气中先行弥漫肃杀气息。附近之人感到种难言的压抑,不约而同后退腾开场地。待得近了,心脏都突突跳动,离远点,心跳才渐趋平稳。

    “小玉,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突然,清脆声音打破凝固的气氛,原是宋菁菁在旁劝慰。在她看来,弟弟再天才,也仅仅十五岁,现在与这楚飞扬交手,胜算恐怕不大。为区区一个青妖果,置宋玉于陷境,很不划算。

    虽然不认为弱于对手,但宋玉在姐姐眼中,分明的瞧见一抹恳求,冷厉眼神软化几分,再难以坚持己见。

    刚从寒冷中略缓过来点儿劲,楚天也开口解围。场中两人均非泛泛,一旦交手胜负难言。如果楚飞扬失败,心中只会更内疚。就算胜了,也毫不光彩,毕竟是假手他人。待修为强大了,亲手报仇才有意义。

    看懂了楚天眼底的执拗,楚飞扬赞赏一笑,稳定气息收佩剑于鞘中。

    “改日若有机会,再来讨教飞扬兄的高招。”宋玉微微拱手,语气依旧清冷。

    “玉兄弟如有雅兴,愚兄随时奉陪。”情绪平稳下来,楚飞扬和煦微笑。

    两拨人马各回各家,看客们意犹未尽,喧嚷中缓缓散去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回到家族夜色已烟,与楚飞扬告别后,楚天回到自家小院,命小月搬来火炉取暖。吃饭时连喝几碗滚烫的鸡汤,泛白脸色逐渐红润,之后到院中练习一通拳脚,至此体内寒意才被彻底祛除。

    卧室之内,楚天封闭门窗,点燃烛火照亮,取出今日拍来的青妖果。约莫龙眼大小,在烛光下晶莹剔透,异香有无中,凑近闻着,心神都清明了许多。

    盯着这枚青果,楚天心中全无喜悦,倒是肉疼不已。光拍卖花费的元石,都快三百了,狩猎一整月所得,被花费了大部分。而后又被宋菁菁一伙人盯上,担惊受怕不说,当街被制服,简直丢人到姥姥家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按照他的意思,超过一百五十块元石,就该放弃了,停了老狐狸的话,才一口气喊到底,还白白给宋玉教训一通。若此果别无特殊之处,可算是亏大发了。

    似是察觉到他的心意,老狐狸传递个安慰的念头:“就这么点元石,至于这样么,待会你会感激我的。”

    这么点元石得赚快一月了,楚天有种狂翻白眼的冲动,却强行忍住打听道:“老祖,这东西究竟有何特别之处?”

    打定主意卖关子,老狐狸老气横秋训斥道:“这么急干什么,着急能干大事么。武道修炼,最忌讳的就是沉不住气......”

    一通谆谆教诲后,吐沫星子喷楚天一脸,好容易刹住车也不明言,只嘿嘿笑道:“服用下去,自会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这老东西。”楚天暗地嘀咕,见老狐狸脸色烟了下来,方想起对方就在脑海中,这些谩骂人家是清清楚楚,忙收回满腹牢骚,二话不说,拿起青妖果一口服下。此老面色好转些,不满的哼哼数声。

    青妖果入口即化,化作青气顺喉咙咽下,在腹内层层凝聚,结成圆润能量体,外观上与原本别无二致。

    能量体一形成,便有淡淡青雾升腾而起,从腹部至胸前,顺着脖颈上去,最终到达头部。拦截元力的天关,对此起不到丝毫阻碍,青舞丝丝缕缕,渗入到泥丸宫中。吸收青雾后,心神更为纯粹,精神逐渐凝实。

    见状楚天灵机一动,脑海中灵能呈绳索状注入泥丸宫,凝结灵锤趁热打铁锤炼,与之双管齐下,凝练速度再次提升。

    灯火明灭中,楚天双目合拢,平静脸上似有清波荡漾。良久,楚天睁开眼睛,眼神有些奇异。起码几个小时过去了,正常情况下,一株三品灵药,就算吸收不完,也该消化小半了。实际上,他体内留存大量能量,所吸收的尚不足一成。

    但是,泥丸宫精神力的提升实实在在、绝无虚假,到底怎么回事?楚天一脸懵懂,疑惑不已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