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八十六章 讲道理的话

时间:2017-11-27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恶狠狠瞪毛驴主人一眼,宋菁菁略作清理后,便移步走出农舍。一出去,便看到楚天大咧咧靠在不远处槐树上,面带戏谑笑容。

    面色阴了又晴,晴了又阴,几度翻覆后,宋菁菁终究按耐不住,厉声尖叫道:“小玉,你死了没有,没死的话快过来,成心看你姐笑话是不是?”

    闻言楚天面色陡变、汗毛倒竖,原来宋玉就在附近,怎么没有一点察觉。虽然在激斗,但时刻耗费精神监视,方圆几十米皆逃不出感知,按说不该出现这种情况啊。

    正疑惑间,感知区域之边缘,似有什么东西一闪而没,纵然他凝聚全部心神,也只能感知是道模糊人影,速度却数倍于强弓射出的利矢,待反应过来时,人影已至身后。

    来不及转身,楚天只得狼狈趴下,险而又险躲过来袭手掌,却有寒风贴着脊梁吹过,霎时间后背肌肉蜷缩,凝聚出晶莹冰层。大骇之下,沿着地面连续驴打滚,对手自持身份不追击,这才侥幸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滚地葫芦般避开很远,楚天抽出空来,转身站立凝神去看。那人正是在拍卖场见到的宋玉,脸上不复之前淡然,摆出副无辜样子,被姐姐狠狠训斥着。

    “既然到了,干嘛不早出来帮忙,非的叫我主动开口求你?”历经马槽奇遇,宋菁菁心情不爽,便把怒火发泄到弟弟身上。

    眼见老姐发飙,平素高傲冷酷的玉公子,却手无所措不敢反驳,良久方怯懦嘀咕道:“不是你说自己能搞定,叫我不要插手的吗?”

    音量虽然极小,宋菁菁向来耳尖,愣是听了个清楚,气急败坏喝道:“你说什么?敢不敢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对此宋玉无话可说,只得摊开手表示无奈,却让他姐更气愤,不管是否占理,劈头盖脸将之骂得狗血淋头:“这会儿想起听我话了,早点儿干嘛去了,啊。既然这么听话,那我能在叫你死,你死一个给我看看,做不到吧。啊,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敢说话吗?”

    宋玉面色悲愤,眼神一瞟,忙指向刚化解寒气、已逃离一段距离的楚天,小声提醒道:“别人要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这招转移注意甚是高明,看见这厮要逃命,宋菁菁顾不得内斗了,狂怒厉喝道:“别让他跑了,这个王八蛋,给我狠狠的打。”

    见两人注意到他,楚天元力包裹双腿,加快逃跑速度,脚尖连点几个起落,已离开巷子来到集市。此处摊贩甚多,一个菜贩子只觉有人从地面菜蔬上一晃而过,揉了揉眼,什么都见不到。该是一阵风,是人的话,这些菜蔬早稀烂了。

    不料风声突然停下,露出楚天的相貌,他不得不停下。因为宋玉正堵在必经之道,负手而立,冰冷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刷。”

    绿光从空而降,宋菁菁俏脸绯红,弯下蛮腰大口喘息,许久方挺直娇躯看来,美眸中的意思很明白,你绝对跑不掉。

    既然是集市,自然行人颇多,见到是这三人,呼啦一声围来一大群,因怕遭受波及不敢近前,只得远远站着观望,却眼色炽热、谈兴浓郁。

    “哇,是宋家和楚家,看好戏咯。”一名贩卖化妆品的中年大妈扯着嗓子喊道,她虽然见识不广,但三大家族的族徽还是识得的。

    “三个都这么年轻,或许是族中重要子弟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咱家阿玉吗,哇,我见到阿玉了。”这位小妹年纪轻轻,却很是八卦,一眼便认出自家偶像,水灵眼睛中有幸福晕眩转动。

    “这娘们长得真够味,不如绑来做压寨夫人,这容貌,这身段,啧啧,给老子睡上一晚,立马见阎王爷也值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个独眼汉子,因来自外地,不认得这些人。只拿眼珠子在宋菁菁娇躯上不住打量,眼神色迷迷盯住重要部位,口头毫不遮拦。别人散开远离此人,心想这货神经病的,没见过这样找死的。

    “老大,老大。”小弟在旁边扯他衣袖,眼神十分惶恐,双腿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臆想得正爽,却被强行打断,独眼汉不满的瞪过去。若说不出个一二三,待会定要教育下这小兄弟,叫他明白怎么做人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是宋菁菁,玉公子的亲姐姐。”若非小弟及时进谏,老大连怎么死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独眼汉狠狠咽了口吐沫,脸色泛白,立刻噤声。虽然不常来这边,但对宋家的大名早有耳闻,如果图个口头痛快,与这伙人产生纠纷,不但自己丧命,就连苦苦经营的山寨,都要被连根拔起、寸草不留。

    “这边是玉公子和他姐姐,那边楚家子弟是何人,有认识的吗?”

    附近人们面面相觑,却说不出所以然。楚天近日才成名,又行事低调。此处以平民居多,并非楚家常客,是以均不认得。

    不起眼的地方,一位少年眉头紧皱,衣服前襟绣着云彩,思索片刻,回身往闹市一钻,便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比较双方速度,明白逃跑无望。楚天讪讪干笑数声,脸上由衷浮现出歉意:“两位,今日之事过错在我,不管你们是否接受,我还是要诚挚说声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想到方才凄惨遭遇,又听到言不由衷的道歉,宋菁菁瞬间怒气爆表,瞥了弟弟一眼,牙齿咬得格格直响:“不用罗嗦,快干掉他。”

    宋玉如闻仙音,点头称是,目光扫向楚天,谄媚面孔陡然冰冷起来,一股戾气直冲脑门。这货自己惹老姐生气,却让爷爷无辜挨骂,无论如何都不能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望着暗运元力、作势欲扑的宋玉,楚天心头咯噔一下,稚嫩脸上却露出微笑,宛如人畜无害,慷慨伸出五指:“此事情况复杂,并非故意,要不我赔偿五十块元石,彼此交个朋友,皆大欢喜,如此岂不甚好?”

    闻言宋玉没控制住冷傲表情,脸上接连抽搐几下。暗道,小爷被骂这么狠,难道仅值区区五十元石,简直就是侮辱人。因此丝毫犹豫也无,就冷冰冰开口道: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楚天狠狠咬牙,一脸肉痛的说:“那我给一百好了,一百块元石,这可是个大数目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连宋菁菁都受不了了,酥胸剧烈起伏,粉拳猛地攒起,像要忍不住打人,一口老血差点喷薄而出。元石,又是元石,这货好歹也是楚家本届族比优胜,为何说出来的话,跟乡巴佬一样。

    宋玉顿住步子,皱起眉头,板着脸说:“害怕的话,就自缚双手,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都不行,讲道理的话,是你们先派人伏击我的。”见求和无望,楚天忍不住说出大实话。

    对此,宋玉嗤之以鼻,一脸不屑地反驳:“讲道理的话,就凭你个卑贱小子,胆敢抢我们的灵药,这本就有错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拍卖规矩,价高者得,天经地义。”楚天被气的不轻,觉得此人欺他太甚,简直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宋玉冷笑开口道:“现在给你个忠告,天材地宝能者居之,这才叫天经地义。”

    楚天情绪平稳,胸腔不再起伏,面无表情道:“也就是说,谁拳头大谁有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非得这么说,也不是不可以。话糙理不糙。”宋玉皱起眉头想了想,竟是颔首称许。

    “请容我考虑一下。”楚天作出思索状,面上现出犹豫。宋玉也不心急,双手抱肩眼神戏谑静待。

    无数目光盯着楚天,众人均屏息凝神,等他做决定,是战是和,由楚天一言而绝。

    场内迅疾旋风骤起,霎那间卷至宋菁菁面前,风中探出只手掌,掌声灵斑凝聚,指尖长出烟金利爪,狠狠照香肩抓去。

    事起突兀,宋菁菁不及防备,不由尖叫起来,幸而那近在咫尺的烟爪,终究没能如愿落下。

    旋风顿时停止,露出楚天的身影,整个人连同前伸的手臂,乃至烟爪,都被冻在晶莹冰块中,丝丝白气蔓延开来,让人肌肤生凉。细看去,只见少年面色绝然,但就连这玉石俱焚的表情,都随同主人一道,被彻底封印在坚冰中。

    “老姐,幸不辱命。”

    宋玉含笑从冰块后走出,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宋菁菁安定下来,心中涌现一股热流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