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八十五章 乐极生悲小毛驴

时间:2017-11-26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面色连变数次,宋菁菁尖俏下巴一扬,小嘴一撇不屑道:“不过几个狗奴才罢了,哪里算得上我族族人,损伤再多也毫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脸上并无奴才字样,前襟处更绣着冰凌族徽,但此女恼羞成怒之下,无论身份一致贬为狗奴才。使属下在肉体受伤之余,精神上也遭摧残,双重打击齐至,怎一个惨字了得。

    烟袍人嘿嘿怪笑,讽刺意味不言而喻。宋菁菁想了想,也觉得此番辩驳无力,没能自圆其说。俏脸微红,玉足一跺,绿影飘近,其纤纤素手,不知何时抽出把细长宝剑,凝聚元力往怀里刺去。

    见此女出手狠辣,楚天面色一凝,七段修为的元力从体内涌出,源源不断注入长剑。持剑一横震开敌剑,火星迸溅间,元力波动蔓延开来,两人后退数步,定住身子后,脸色均是凛然,显然没料到对方是劲敌。

    “修为不错,那又如何,难道武学上,也能与本小姐相比吗?”略感惊讶后,宋菁菁眸子一寒,莲足轻移再次趋近,手腕一抖,狠招迭出,专刺周身要害。楚天一圈长剑,剑光团团护住身体。虽然不甚巧妙,倒也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激战身影忽然停下,寒光闪烁间,两剑相交,剑身嗡鸣,元力波动爆发出来,宋菁菁被高高震飞,凌空倒翻个跟头,轻巧落在地面上。绵密剑光散去,楚天身体巨震,额前见汗,得空闲忙压下上涌的气血。

    “怎么全被挡下了?”宋菁菁云鬓散乱,绿裙被湿汗黏在身上,酥胸随着喘息不住起伏,俏脸露出不解神色。方才她这些刺击,无不是依循感知的破绽进行,屡试不爽无往不利,不想此次竟然失灵。

    她聚集心神细心感悟,身边有股精神波动,因为太过隐晦,直到现在才察觉到。眸子现出浓郁的惊讶,此人竟然也会精神力,应用上似乎更加高明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恍然大悟。原来此女也修炼精神,无怪会与之争抢青妖果。

    “在裂岩城这片地域,修行精神之人甚是稀少,对方究竟是何方神圣?”宋菁菁眼珠转动,不久计上心头,举足上前数步,刷的一剑当头劈下。

    楚天催动周身元力,待凝聚到剑身后,奋力往上猛磕,嗖地一声,对方皓腕一震,宝剑似吃不住力,脱手弹射高空。

    一击得手,却无喜悦。他十分诧异,对方修为与他相当,怎会如此轻易被磕飞兵器?正犹豫是否要手下留情,忽觉外袍被一手揪住,大惊之下不及多想,脚尖点地往后急退。

    直撤到数十米外,危机化解方松口气,却发现用作掩饰的外袍,经不住这般拉扯,片片碎裂开来,露出了里面的衣衫。

    “你是楚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瞥见前襟绣着的云彩,宋菁菁叫声尖锐,她真的吃惊了。本以为如此畏首畏尾,定是见不得光的人物,不想竟是楚家之人,这等靠山与她可谓相当。

    掩饰容貌的烟纱之后,楚天面露无奈懊悔,因为心软缘故,中了对方诡计,已藏不住身份了。

    饶有兴致打量对方,宋菁菁眼珠似要穿过面纱,看清其后的庐山真面目,嗤笑一声道:“堂堂楚家族人,竟然也见不得光了,有种的,可敢以真容示人?”

    闻言楚天心中暗怒,思量一下,既已被看出来历,如若不认,万一连累无辜族人,那就是自己的不是了。便慨然答道:“怎么不敢。”

    话音取出嘶哑伪装,变回稚嫩的本嗓,旋即扯掉碎裂烟袍,摘下斗笠放回容戒,相貌随之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见状宋菁菁毫无形象张大嘴巴,俏美脸上露出见鬼似的表情。若是相貌普通,定然三观颠覆、形象尽毁,好在属于樱唇一点的类型,纵然全张也不甚夸张,反倒少了傲气,平添些许可爱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这么小?”宋菁菁忍不住开了口,放在平时,她定不会做出这等蠢事,可见吃惊到何种程度。

    “不允许吗?”方才一番激战,银发凌乱了,楚天略微整理下,望向面前惊呆的少女,说了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。

    良久,宋菁菁心情方平复下来。委实没想到对方如此年幼,看来比她弟弟还小点儿,大概也就十三四吧。这种年龄,启灵有一年没有,修为就赶上她了。这种天赋,除了弟弟意外,此生真没见过第二人。

    何况,通过交手,察觉到精神力也登堂入室。楚家年轻一辈中,没听说过这种人的存在啊,此人是谁?宋菁菁心如电转,不断在记忆中寻找一个个熟悉的名字,却没有一个对上号。

    “小姐,他是楚天。”

    宋菁菁循声望去,见是一名属下,因受伤较轻,刚包扎完毕,半坐在地面上,用颤抖的声音大声提醒。此人曾随长老观摩楚家族比,楚天获得优胜,自然有些印象。楚天卸掉伪装,疗伤之余抽空望去,一眼认出提醒小姐。

    “楚天么?”

    眼神依旧迷茫,宋菁菁回忆良久,方记忆起来。楚家族比刚结束时,有个前去观摩的家伙,回来后称赞此人,危言耸听,被小玉当场教训,至今被疏远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那人并非信口胡言,这楚天看来倒真有些可取之处。但若说比得上宋玉,她依然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想挑战小玉,还早得很呢。先过了我这关再说。”心中略微忌惮,以宋菁菁之高傲,怎肯轻易承认,自身弱于面前的稚嫩少年。

    宋菁菁像是受到刺激,气息陡然暴动起来,白皙皮肤顿化嫣红。血液在体内怒潮般汹涌,化作浩荡元力凝聚指尖,玉足点地扑来,并拢双指作剑凌厉刺击。

    见对方不用兵器,楚天也不愿占便宜,催动气血化作元力,聚集手上五指紧握,猛地一拳轰去。

    拳指碰在一起,楚天只觉锐气突兀传来,浑身气血一滞脸色发白。宋菁菁暗暗得意,心道楚家族比冠军不过如是。

    一念未及,有暗劲分为数波,海浪般重重涌来,叠加如山不可阻挡。只得顺势后退,凌空倒翻数次,未能完全化解,砸断巷边柳树,重重落在地上,飞尘弄脏娇躯。

    待烟尘散去,宋菁菁绿裙沾满了尘土,皎月般面孔灰扑扑的。她素有洁癖,不顾大敌当前,取出妆镜清理脸蛋,缺少净水怎么都弄不干净。面色铁青起来,怒睁美眸瞪着楚天,目光中充满恨意,打算不再磨蹭,用出绝技将其解决。

    正考虑着终结对手的方式,楚天先行开口,只见他面色凝重,一板正经,说出来的话瞬间燃爆宋小姐的情绪:“虽然这么说有些失礼,但为安全起见,不能陪你玩了,注意,我现在要施展全力干掉你。”

    宋菁菁面色更加难看,她的台词都被别人抢先说了。便不做言语,绷着俏脸催动血液,浑身元力凝聚下,食中指逐渐变烟,一股森寒之气,在楚天警惕目光中,丝丝缕缕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楚天面色严肃,体内元力以玄妙轨迹运转,气息如开水滚滚沸腾,元力潮水般注入右臂,白芒包裹手臂、状如实质。旋即,面色严肃,气息一阵波动,灵能在肌下结成银斑,觅食似的聚于右臂,灵斑跃动间,气力再度增幅。

    蓄招完毕,两人各自爆喝一声,脚掌一跺地面,施展绝学凝练元力,向场中央疾速冲去。他们均是擅长速度之辈,相距又不甚远,几十米路程须臾即至。

    最终,玄阴指和阳刚劲撞在一处,指风犀利森寒,戳破楚天手掌,阴寒之气混在元力中,欲侵入体内造成伤势。此时,楚天目光一厉,膨胀右臂陡然复原,纯白阳刚劲含怒反击。

    “咔嚓。”

    察觉到不妙,手指已然折断,宋菁菁故技重施,凌空倒翻筋斗化解劲力,但此次运起稍差,不巧落在民宅草棚上,碎木草末扬起,狠狠坠落于地。

    宋菁菁被摔得头晕眼花、筋骨酥软,一时不知身在何处。玉手一抹地面,黏糊糊的似是粗糙石板,另一手拂去头脸上散乱尘土。这才睁开眼,却发现置身于一处马槽,槽中还有马匹吃剩的青草、豆子等物,而她不偏不倚,恰恰坐在玉米糊上。

    胃里一阵翻腾,她禁不住放声尖叫:“啊,我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哦。啊哦。”

    几只毛驴探进头来,眼中浮现出食物被糟践的分开,尖长耳朵不住抖动,白色驴嘴蠕动着凑近,仿佛在抗议什么。宋大小姐惊吓之下一时不查,白玉般的脸颊竟与张驴嘴轻触。

    裂岩城大多数年轻人见到这一幕,都会无比艳羡这只毛驴,恨不得取而代之。若能有幸一亲芳泽,相信那些浪荡子弟都不会拒绝,甚至乐意变成毛驴的。

    反应过来之后,宋菁菁甫受玷污,气的花枝乱颤,运足气力将这些驴子立毙当场。

    赶来看动静的农家夫妇,见她服饰华贵,分明是上等人,自觉闯了大祸,哪里还敢索赔,吓得瑟瑟发抖、汗出如雨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