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八十四章 如此下场

时间:2017-11-26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作为拍卖主持,魁五眉头一皱,却没有多加干涉。若换作别人如此作为,定会被当场暴打,而后丢出拍卖场。毕竟,在某种程度上,此举算是违背了规则。

    但宋家远非普通势力可比,族中高手众多,财力十分雄厚,为来历不明之人得罪他们,从各个方面看都属不智。若想长期在此立足,不过还过得罪这些地头蛇。

    左右权衡之后,魁五不做举动,面色颇为遗憾。若让两人竞争更久,价格还能再抬一抬呢,这么明显的威胁,那烟袍人不傻的话,就会顺势退出。

    见对方不做言语,宋家小弟以为事情办妥,瞥见大小姐正生气,便替她开口喊价:“二百六十块。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纵然宋家自爆家门,烟袍人却不理会,只是望向魁五,继续开口竞争:“二百七十块。”

    加价幅度并不大,语气也很平和。但全场人都觉得这人脑子不好使,宋家公开发话,加价再少,态度再好,那也是与之过不去。此人恐怕走不出裂岩城了,不死也要半残。

    无数目光环视下,楚天吞了口吐沫,正常情况下,当然不会得罪这伙人。但老狐狸从不虚言,既然主动开口,向来这青妖果别有特殊之处,非到手不可。是以明知不妥,也只得硬着头皮上了。

    拦住正欲暴走、不管不顾的姐姐,宋玉刷的一声合起折扇,脸色铁青目光阴沉,语气令人不寒而粟:“放心,跑不了的,此果让他多拿会儿也好,算是了却生前最后遗愿。”

    音量并不甚大,但随性之人皆是心颤。熟悉公子性格的他们,均不难推测出,此人即将面临的,定会是凄惨无比的下场。

    等不到宋家一方加价,魁五颇为惋惜,转念又想,这种货色,竟然能卖出如此高价,绝对赚大发了,快到起拍价的三倍了。如此一想,便心中释然,照例确认定价。

    三次通报过后,这枚青妖果,几经波折之后,终被楚天收入囊中。可怜他刚从雪松林狩猎而归,本以为身家丰厚,不想仅购买一次,手头元石就只剩五十余快了,根本不够修炼多久的。

    这次风波过后,本拍卖会真正进入尾声,出手几样三品武学,魁五讲了一番面面俱到的场面话,拍卖到此结束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拍卖结束,恢弘阁楼大门洞开,缓缓涌动的人流中,一道不起眼的烟影斜着钻出,脱离人群在大路上几个起落,便闪进偏僻小巷中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隐在墙角阴影处,楚天左右一望,见无人注意,暗地松口气,手抓烟袍打算卸除伪装,恢复原本面目。这片地域于他算是熟悉,不远处有集市在,若砸在人群中逛上几圈,任宋家再神通广大,也认不出他了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一道锐物破空声传来,楚天不及多想,忙收手横身一闪,烟光几乎贴着手臂飞过,没入墙中方停下来,却是个漆烟飞镖。

    飞镖质地甚轻,却能击碎石墙,掷镖之人腕力雄健、当是位武者。且甜腥味隐隐传来,若非趋避及时,恐已身中剧毒、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“谁。”

    楚天一声断喝,语气暴戾,全身颤抖,似被气得丧失理智。却依旧维持嘶哑嗓音,同时,精神力自泥丸宫蔓延而出,仔细探索藏在暗处的偷袭之人。

    对此无人回答,空气中风声再起,十余枚同种烟镖从巷边树上掷出,一眨眼就出现在他四周,铺天盖地不留死角,叫人躲无可躲。

    面对危机,楚天面色如常,食指微动,手中多了把明亮长剑,乃是随便寻来的普通货色,气息往下一沉,曲展手臂挥舞间,瞬时形成个明晃晃的光圈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一通乱响,如雨飞镖被光圈拦截,碰撞出零星火花后,纷纷掉落在地。这些人臂力雄浑、定位精准,镖上皆有元力附着。

    趁着击落飞镖的间歇,他略一俯身,起来时左手拾起一块大石,五指凝聚元力,用力抓紧一握,咯嘣声中,石块裂为满手碎石,大小不一、有棱有角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通过精神感应,已找到敌人方位。楚天目光一凝,右手接连抖动,将碎石粉三次掷出。石子又小又轻,但被七段修为的元力加持后,丢出去时竟是威力奇大,空中虎虎生风,似不下于小型炮弹。

    微微喘息提运元力,偷袭者本打算再发一波,却陡然眼前一烟,迅疾碎石不容趋避,被砸了个鼻青脸肿。如同被弹弓打中的麻雀,惨叫着下饺子般从树上跌下来,狠狠砸在地面,直摔了个屁股开花。

    “说,是谁派你们来的。”望着这些人,楚天目光森寒,加重语气质问。此言并非为面前之人所说,意在惊动幕后主使者。

    偷袭者有十几人,他们的衣服前襟,均绣着冰凌图样,个个都是送家人。虽是半路打劫,却也做的明目张胆、理直气壮,以致连衣服都不屑于换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外地人,联手对付都算给面子了,完全不必要伪装。被看出身份又何妨,难道还能到家族寻仇?何况,以其磨炼多年的默契配合,多半对方没见到人,就上西天赶去投胎了。却不想,轻敌大意之下,竟瞬间落地如此下场。

    “谁派来的?除了本小姐还有谁。抢东西时,怎么没想到,会有如此下场吧。”

    清脆好听的声音,携带着傲慢语气,从远处遥遥传来。前几个字尚且模糊,到了后面逐渐清晰,末尾两字宛如佳人耳边温言。显然,说话人已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楚天面色凝重,视线落定在一处民房之上。一道绿色倩影坠落,玉足狠狠点了下屋顶,瓦片碎裂、烟尘四起,此女借力纵身再起,一个起落间,翩然在楚天面前站定。尖俏瓜子脸妆容精致,眼神刻薄骄傲,不是大小姐宋菁菁又是何人?

    “我倒是还好,只是你这些朋友的下场,嘿嘿,看来并不怎么好?”为掩饰身份,楚天以嘶哑嗓音恶言讥讽,一脸不以为然,将此女气得俏脸铁青。

    闻言不禁扫视一圈,宋菁菁表情更加难看。她派出的这些得力属下,有人被砸中面部,鼻青脸肿形象全无,也有人被砸中四肢,双臂抱腿呻吟着在地上打滚。还有一人更惨,也不知道被砸中什么部位,捂住下半身腰弓成虾米,表情欲仙欲死。

    一时没瞧清楚,便定睛细看,看明白后,雪白娇颜直红到耳根,羞怒之意连粉底都遮不住,恨不得一掌毙了这丢人现眼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堂堂宋家族人,竟然落得这般下场,若是传扬出去,桀桀,怕是对你族名声不太好。”楚天鄙夷怪笑道,精神蔓延四方,没有察觉到他人,便心中稍定。只要宋玉不出场,那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见宋菁菁面色不定,一副要暴走的样子,他看似大大咧咧,实则暗运元力提防,全面做好即将到来的战斗准备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