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七十九章 收获

时间:2017-11-25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积雪逐渐融化,春天如愿到来,雪松林受到柔和风雨的滋润,重新焕发出蓬勃生机,放眼望去盈目都是绿意,林中空气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在通往裂岩城的荒径上,分布着稀稀拉拉的行人,扛着鼓鼓囊囊的包裹,三两结伴彼此谈笑着,看样子都是往回赶路,值此旺季,他们的收获运往集市上,当可卖个好价钱。

    忽有烟影疾速掠过,碰到行人速度不减,左闪右跳巧妙避过,有人拿眼看时,入目极为模糊,似乎是烟色坐骑托人路过,至于骑乘者相貌,相遇只短短一瞬,根本难以记起。

    “好快一匹烟马,此人必是某位少爷公子。”见到同伴面有疑惑,一位山羊胡子狩猎者如此解释,眼中有着浓郁的艳羡。这人的经验比较丰富,身份倒是猜的八九不离十,却没料到坐骑并非烟色骏马,而是极为罕见的麒麟。

    稳稳骑在玄麟背上,眼中景物飞快倒退,楚天脸色颇为疲惫,精神却非常兴奋,显然对此行收获颇为满意。纵然仅取稀罕物、只挑要紧部位拿,容戒空间被塞得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这一月中,修为虽然未曾突破,战斗经验却娴熟不少。之后碰到数只后期妖兽,均被成功斩杀。当然,最大的收获还属玄麟本身,前几日修为突破后期,以它种种变态之处,就算楚天自己对上,都会头痛万分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何况,玄麟来历神秘、天赋过人,以老狐狸的经验,都不能完全看出底细。显然潜力无穷,若进展顺利的话,其未来恐怕远非普通妖兽所能比拟。

    乘驾得意坐骑,楚天很快走完了归途。当转过熟悉的路口拐角,便可遥遥望见恢宏的建筑群。走得近时,楚天从玄麟背上跳下,缓步走至大门口,玄麟亦步亦趋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自族比展露锋芒后,族中早就无人不识。见到是他,门口护卫们不多盘问,恭敬行礼后任其通过。直待这一人一兽走远后,才忍耐不住好奇,交头接耳纷纷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久没见楚天少爷了,都出去快一个月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出去历练了吧,呵呵,真是一刻都不放松啊。可跟在后面的是妖兽吧,怎么这么听话,都不伤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真是不可思议,不是说只有登天境才能收复战宠吗?”

    闻言众人面面相觑,说不出所以然。一人想了又想,不确定猜测道:“不一定是战宠。据说有些特殊御兽法门,可驱使妖兽,以为己用,但这法门相当罕见,天少爷又是从何处学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疑问得不到解答,大伙儿想不出原因,相顾默然。

    功法阁兑换处,由于部分族人外出的关系,不复族比前人山人海的火爆,人数算得不多不少,柜台前排着不稀不稠的队伍。

    当值人是位丰胸蜂腰的族姐,出众的容貌吸引场内的目光。只是这些目光中,大多含着压抑的嫉恨,自然因为排到号拉仇恨的胖子楚宝。

    从包裹中取出件件物什,楚胖子甩宝似的摆放在柜台上,当值族姐查点东西,美眸中浮现诧异神色。这些货色中,甚至有些许中期妖兽的妖核,能狩猎此等妖兽,此人看来其貌不扬,实力却是不错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目光中便不由多了几分赞许,敏感察觉到这点,楚宝挺了挺胸脯,飘飘欲仙起来。周遭咯吱咯吱咬牙声响起,并非老鼠磨牙,而是旁边围观者见不得胖子得瑟,羡慕嫉妒恨的外在表现。

    物件虽然不少,但族姐显然不是吃素的,很有两把刷子,目光闪烁,指尖微动,心中默算,很快收手微笑开口:“一共一百一十五块元石,是否要现在取出。”

    收回陶醉的窥探目光,楚宝吞下吐沫点点头。见过递过来的袋装元石,不舍转过身,正打算离开此地。一阵喧哗声忽从入口处传来,循声望去,见楚天当先进来,他面露喜色,摇晃着肥胖身子迎去。

    “好久没见,却哪里混了。你知道么,我现在可是实力精进,偌大雪松森林,任我横行了。哇,这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胖子自吹自擂一会儿,注意到身后的玄麟,方用手指着表情夸张道。

    无论是原本办事的人,还是跟着楚天来瞧热闹的,眼光中都浮现出浓郁的艳羡。这死胖子咋看咋挫,怎么愣是与这位拉上关系了,真叫人眼馋,他们这些人,一心想套近乎,都招不到合适的借口。

    对玄麟的来历,楚天自不明言,随便糊弄过去,心中窃笑不已。胖子吹牛不要成本啊,或者说对雪松林认知不足,毕竟没有玄麟告知,他也不清楚那地方辽阔至斯,竟分为三片区域。估计这家伙多半在外围厮混,还以为贯穿了整片森林呢。

    与胖子聊着,他缓步走近,加入队伍中,瞧热闹的人紧跟过来,眼见族比冠军步履匆匆,随之顺道赶来,均是好奇会取出什么东西。前面几人颇识时务,自动离队腾出地方,反正也没要紧东西,还是别惹众怒了。

    见状楚天有些尴尬,他真不是故意插队的,大家如此谦让,委实令他受宠若惊。当值族姐饶有兴致瞧着他,只得举足趋近,与之面面相对。

    略微定神后,楚天一件件取出近来收获,物件之珍贵令众多旁观者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烟蛮猿妖核。”

    族姐明眸中满是惊讶。虽然听闻楚天突破七段,但修为是一回事,实战是另一回事。谁能想到一位稚嫩少年,竟能亲手剿杀凶猛在外的后期妖兽,这等豪举叫人惊诧。

    楚宝睁圆眼睛,身上肥肉一阵哆嗦,心想这货果然变态,单凭这个就足以说明实力了,远非自己能比。一念至此,便有些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数件中期妖核和野生药草过后,一物陡然攫住众人的小心脏,金背陆龟的龟壳,此兽以防御坚固著称,号称蕴气境之下不破防,可龟壳摆在面前,显然此龟已被斩杀。

    放下掩住红唇的玉手,族姐拿起金色龟壳,见到其上五个指洞,不禁花容失色。龟壳质地极为坚硬,若碰到危险,金背陆龟脑袋、四肢往里一缩,让烟蛮猿拍打半天,也不会有什么结果,不料却被生生洞穿。

    “族弟用什么锐物,竟能穿透坚硬的龟壳?”族姐眼中现出疑问,檀口欲张又止,犹豫数次最终合上。虽然心中好奇,但私自询问不符合职业道德,倒吸口凉气,郑重收起此物,一言不发查点其他物品。

    “要是没有指洞,龟壳就更值钱了。”继续取出收获,楚天心中有些疑惑。转念一想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时至今日,回想起彼时情形,依旧心有余悸。若非最后关头玄麟保护,当初不死也要重伤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