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七十六章 谋划

时间:2017-11-23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与普通人类相比,妖兽更注重誓言。这无关品行修养,冥冥中,祖灵宛如当真存于世间,如若违背誓言,定会遭受诅咒,无一能够逃脱,可谓灵验如神。

    妖兽从不轻易赌咒的,特别以祖灵起誓,更是慎之又慎,任谁都怕誓言之力降临己身。实际上,曾有几位妖族强者,自持修为通天,违背曾立誓言,下场均无比凄惨,或被剥夺血脉,或沦为废人,亦或全身爆炸、神魂俱灭。

    因此,这种祖灵立誓颇为可信,一般人听到此誓便会放下戒备。可玄麟心中另有打算,正常情况下,收服战宠门槛非常严苛,非登天境以上不可为。

    而玄麟自能看出,眼前少年仅有练体境修为,若达到这个门槛,不知道猴年马月。在这段时间内,大有文章可做。誓言禁止伤害楚天和逃离,事已至此,只是简单逃脱就太便宜此人了,要把他坑死弄残,一雪胯下之辱,才是要紧之事。

    不能直接伤人,难道还无法婉转点、间接来么?面前不过一个没见识的稚嫩小子,它正儿八经以祖灵立誓,定能瞒过眼睛,自此因为将之引为心腹。

    武道修炼欲要精进,需历经诸多险地才行。但楚天碰到危险时,它无需亲自动手,只需在护法时放放水,亦或将敌人大批引来,借刀杀人,又不违誓,岂不快哉。楚天送掉小命,一来今日誓言失效,二来一报此时之羞辱,岂不美哉。

    一人一兽彼此凝视,两双瞳孔径直相对。玄麟貌似顺从忠诚,实则细心观察眼前人,静待他的反应。良久,楚天嘿嘿笑了起来,表情温馨友善,此兽自以为得计,忙陪着嘿笑起来。紧绷气氛松弛下来,倒有种皆大欢喜的和睦感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笑容一收,拿眼盯着对方缓缓道:“既如此,那就不浪费时间了,这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闻言玄麟大吃一惊,心中升起不妙感触,觉得某些事超出预料。

    令人心悸的波动自楚天体内出现,周身气息飙升到难以想象的程度。眉心出现一道血线,逐渐睁开形成赤红血瞳。自血妖瞳出现的一瞬,血色波动自楚天为中心,向四周蔓延,眨眼便将玄麟囊括其中。

    宛如陷入血色泥沼,玄麟摇头摆尾,四蹄用力拼命挣扎,却连动都动不了。更要命的是,它尝试催动元力,平常驯服的元力仿佛加重无数倍,像是被周遭血红凝固,别说循环一圈,每前进一寸都是千难万难。

    紫瞳中涌现出难以置信,绝望情绪涌上心中。这些时日与楚天多有交锋,虽因大意陷于其手,更被折磨的惨不忍睹。但玄麟心底仍有深深的骄傲,毕竟若非太过轻敌,此人根本拿自己无法。可现在看来,事情与自身所想完全两样。

    “难道,他本就是高手,今日所为只是闲得无聊寻开心?”玄麟生性纯朴,委实不能理解这等举动,何况对方的演技实在太好了,聪明如它,事先都没有丝毫察觉。

    当然,一连串举动并非楚天所为,而是老狐狸亲自出手导致。传承中有门秘法“血契”,可不受修为限制,提前收复战宠。

    但此法过于玄奥,练体境武者修行不得。虽说为培养独立性,他不会擅自插手后辈之事,但情况特殊事急从权,此老决定破例为之。

    可怜玄麟自以为谋划深刻,却事事不脱老人掌握,纵费尽心机也难免落入彀中。

    丝丝银色缠绕血瞳,亮银充斥瞳孔后,离体飞出眼外,化作锐利箭矢,根根携风射出,在面前凝聚成璀璨银团。

    从容戒中取出小刀,楚天持刀在右手食指轻轻一划,一丝鲜血自切口流出,却不落地,呈血珠状悬浮于半空,大约数去,约莫有十来个。

    楚天屈指虚弹,这些血珠状如弹球,蹦跳数下融入银团之中。银团蠕动数下,不断缩小凝实,玄奥秘纹渐现,最终缩成约莫龙眼大小的银红秘印。

    旋即,他竖起手掌往前一推,秘银化作道银红光线,以超越反应的速度刺破空气,稳稳射中玄麟前额,其上刺目光线亮起,一步步勾勒出六角符篆。

    在楚天紧张注视下,光芒变淡消失,最终没入其中。时间不太长,但玄麟身心产生剧变,紫瞳中狡诈全无,准确说对楚天绝无二心。但奇妙的是,原先的记忆、本来的天性、应有的智慧均完美存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狐狸收敛血妖瞳,气息平定血沼消失,缩身回到玉佩之中。而楚天重新掌控身体,顿觉体表衣襟被臭汗沾湿,头上满是豆大汗珠,却饶有兴致盯着面前妖兽。

    楚天嗫嘴打了个响亮呼哨,玄麟如小狗一般扑来,半立起来,伸出湿润舌头直往脸上舔,显得甚是亲昵。这一瞬,两者灵魂上建立起紧密的联系。

    此时,在玄麟心中,他称得上最为重要之人。而楚天也觉得它少了几分土匪气质,驯服温顺下来,顿时变得亲切可爱。

    犹豫片刻,楚天无奈拍拍玄麟肩膀,再这样下去,都不用再洗脸了,全给弄湿了。两者心灵相通,无需吩咐已知其意,玄麟立即收回红舌稳当蹲下,一个念头传来:“哥哥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哥哥?”闻言楚天微微一怔,这个称呼挺新鲜,感觉还不错。起码比与之为敌时,那口是心非的老大由衷得多。便默认了这个称呼。

    楚天摸了摸头顶龙角,心中有些感慨。不久前,两人还算对头,如今竟能以兄妹相称。不得不说,这血契委实神奇。在其温柔抚摸下,玄麟享受似得扬了扬脑袋。

    收手伫立原地,他暗自运转灵能,修复拳上伤势。而后想了一会儿,觉得身体太脏需要清洗,遂开口做出决定:“走,先去找个小溪。”言罢,飞身跨上麟背,不需吩咐玄麟周身乌光一闪,甩开四蹄化作疾风在林中穿行。

    先前被抢之时,楚天曾与玄麟几度交手,此兽全身鳞片坚硬无比,简直逾越凡兵宝甲。但此时坐上,却丝毫不觉咯得慌,柔软舒坦超过做工精细的毛毯。这些鳞片可软可硬,皆在玄麟一念之间,运转随心奇异非常。

    坐在玄麟背上,入眼周遭环境模糊,林木疾速倒退,耳畔风声呼啸卷起衣袍银发。楚天暗道侥幸,若非玄麟过于大意,被控制住脱身不开,就凭这等速度,漫说他一个练体七段,就连等闲蕴气境武者,也别想轻易赶上。

    如此纵情奔驰,一股豪迈之气涌上心头,如鲠在喉不吐不快。楚天两腿一夹,玄麟狂奔间速度更疾。他挥舞手臂,张口长啸,人兽两个声势均是彪悍,直吓得林间鸟雀展翅离巢、四散乱飞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