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七十五章 猫腻

时间:2017-11-23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“嗯?”楚天正考虑麒麟的提议,闻言面色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反正先别答应。”老狐狸说出心中计划,他越听眼睛越亮。

    见少年陷入沉思中,麒麟紫瞳中隐晦闪烁一丝得意,想你区区个人类小子,又见过什么世面。这么丰厚的条件,不怕你不答应。

    在此兽自信的目光中,楚天回过神来,轻咳一声,麒麟忙竖起耳朵,他慢悠悠地说:“条件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等言论,麒麟露出理所当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接着,楚天顿了顿继续道:“但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?”麒麟一个念头传过来,纵然没有言语,但内心的不解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“有刚才的条件,勉强补偿了物质损失。可你打劫那么多天,深深伤害了我的心灵,精神损害更严重,又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按照老狐狸所言,楚天漫天胡扯纯粹刁难,说到后来,脸色竟有些红了。暗想此老真是无耻,这种理由都编的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都不行,难道还要以身相许?”麒麟敢怒不敢言,无比悲愤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亏是麒麟一族,当真聪明的可以,这都能猜到?”楚天面露惊讶点头称许。

    “你,咳咳咳......”麒麟勃然大怒,一口气出不来呛住喉咙,俯首一阵喘息方回过劲来。“怎么可能,身为卑微人类,竟敢打这个主意,真是不知所谓。”

    楚天缓缓收敛笑意:“这么说,没得谈了。”

    “士可杀不可辱,这个条件无需再提,不如杀了我干净。”麒麟摆出威武不能屈的架势,梗着脖子似乎抵死不从。

    “那就满足你吧。”楚天面无表情,阳刚白芒凝聚右臂,重重一拳砸向对方脑壳。正谈判间,麒麟没料到这厮一言不合就开打,不提防结结实实挨了下。脑中震荡头晕眼花,吃痛惨叫一跳近十米高,半空中摇头晃脑欲摔下对方。

    楚天左手紧抓龙角,身躯稳稳骑在对方身上,落下时将地面砸了一个深坑。用尽浑身力气压住麒麟,不让爬出坑来,拳头如雨落下击中头颅,一拳拳沉重无比,将对方砸的不断下沉。

    初始麒麟挣扎剧烈,摇头摆尾凶蛮无比,期间试图用龙尾抽打,可楚天紧贴脖颈,坐的很靠前,根本够不到,只能卷起狂暴气浪,将背上人刮的衣袂乱飘、银发狂舞。

    不顾后背凉意,楚天咬牙挥拳砸击,事已至此,没有退路也无话可说。他倒要看看,这家伙是不是真的硬骨头。

    又打了会儿,麒麟挣扎不似先前剧烈,嘶吼间也失去暴戾,变得有些有气无力,口鼻之处血流如注,精神逐渐萎靡下来。可得不到怜惜,那拳雨依旧不停下、渐重渐疾。

    “老大,别打了,我服了你还不成么?”见无力反抗,此兽只得再次求饶。

    对此无动于衷,楚天多打好几拳,才停下手收回拳头。银瞳凝视胯下之兽,表情似笑非笑道:“方案是你提出的,我只是照样执行罢了。你的气节呢,不是不怕死吗,既如此叫唤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怕死,但怕疼啊,呜呜,痛死人家了。”

    麒麟血脉高贵,怎受过这般殴打,越想越恨,无法可施,到伤心处,紫瞳中湿意盈盈,洒泪如珠哭的伤心至极。

    “既然怕疼,那就好办了。其实只是做小弟而已,没啥丢人的,认真考虑下?”

    见此情形,楚天心中甚感同情,却是硬起心肠继续计划,谆谆教诲洗脑道。

    对此麒麟鄙视不已,出身赫赫有名的妖兽贵族,低三下四给人打下手,这不丢人的话,放眼整座圣武大陆,也没啥丢人之事了。不过,它是真的怕疼,若是一刀两断,或能慷慨就义,可温水煮青蛙的话,就难以煎熬生不如死了。

    考虑良久,见楚天面色不耐烦,麒麟只得委屈含泪点头。

    见状楚天转怒为喜,亲昵轻拍两下兽脑,此兽还以为要挨打,紫瞳中带着恐惧,感受到力度,知道对方不带恶意,方缓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嘛,想开了就好。”楚天表情和蔼,温言宽慰道。麒麟却浑身一个哆嗦,若没打过交道,几乎要被骗过了,可现在,当真瘆人的紧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可以随你使用三年,您说往东,绝不朝西。”虽不愿打破眼前和平,但为了残留尊严,麒麟依然大着胆子提出时限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闻言楚天眉头大皱,作势欲怒。

    “不不,这是口误,十年如何?”麒麟不愿被殴,连忙延长了条件。由此可见,所谓谈判,均是由人商讨的。相关条件,都是可以放宽的。

    犹豫良久,楚天清了清嗓子,不接头绪问道:“相处许久,还不知怎么称呼?你应该有名字吧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对方因何提此问题,麒麟不敢怠慢,恭敬做出回答:“小妹玄麟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玄麟啊,这无关时间。漫漫武道路,不如你我相伴,也算有个依靠,对彼此都有好处,你说呢?”虽然惊讶对方的性别,却不过多纠缠于此。楚天面色严肃语重心长,小小年纪,装扮狼外婆倒是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闻言玄麟差点吐血,心中陡然一寒,顿觉欲哭无泪。不说时间,那就是永久了。那你装什么装,直接说一辈子得了,有啥不一样吗?人类,果然是狡猾的动物。

    在少年温馨目光中,它却浑身发颤、抖如筛糠,遍体黑鳞也驱不走冰凉之感,过了许久,终于抗不住开口投降:“老大英明神武,小妹今后任你驱策。”

    “主意是好,可我不知道该如何相信你,毕竟口说无凭。待你伤势好了,撒腿离去,该到哪里寻找?亦或突破后,一口气吞了我,又到何处去喊冤。”楚天明说心中担忧,暗则以此下套。

    眼见不给个说法,对方不愿善罢甘休。虽然不情愿,玄麟开口答道:“我愿以祖灵立誓。”

    对此,楚天不客气补充道:“就说将来做楚天的战宠,先立个誓再说。”

    据传承所言,这种誓言需要配套动作,这般骑着可不成。楚天仔细想了想,用精神感应下,觉得此兽如此状态,断无可能从自家眼皮底下逃跑。便松开龙角,从其背上一跃而下,面色戒备暗运元力,提防对方行险反扑。

    见对方虎视眈眈,浑身无力逃脱不得。玄麟只得按照约定,开始立誓为信。只见它两只前蹄微伏,垂首以角扣地面,每三次均是两轻一重,共计九次。

    一番动作之后,方抬起头颅,表情虔诚道:“伟大的祖灵在上,我玄麟在此郑重立誓,愿意成为楚天老大的战宠。绝不伤害楚天,或是无故逃离。若违此誓,必遭血脉反噬而死。”

    誓毕,玄麟偷看楚天一眼,见他面有喜色,似没听出其中猫腻。不禁心中得意,暗道这小子还嫩点,任你奸似鬼,也要喝老娘的洗脚水,嘿嘿嘿嘿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