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圣武称尊 第七十三章 可恶的强盗

时间:2017-11-21作者:小圆源

    幽烟龙角刺破空气,在周遭密林的掩饰下,向楚天当胸袭来。见状楚天忙开启血妖瞳,把握肉眼几不可见的角影,灵能化斑附于手臂,挥手催力相迎,待接触时,曲指成爪,指尖长出约莫三寸的烟质金纹爪子,恰好与龙角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难听刺啦声响起,阴暗中闪起一连串的火星。两对硬物抵了一会儿,狂暴怒吼声响起,对方蹬蹬后退数步,竟人性化露出惊骇的表情。

    楚天也感到不可思议,此次交锋,烟金爪没有像往常一般摧枯拉朽,而是受到顽强的阻碍。这对龙角似乎并不比烟金爪软上多少。

    自历练觉醒至今,他从未遇到这般情形,以此爪锋锐,别人只能以强悍元力抵御,或是退避三舍。此次不同,通过接触发现,对方元力并不比他稍强,纯粹靠硬碰硬取得这般战果。

    两者碰撞时间虽短,眼尖的楚天却看清对方样貌。是一头仅有小狗大小的妖兽,全身布满乌烟鳞片,深紫兽瞳微微外凸,其中闪烁着震惊光芒,头顶着的龙角漆烟,并没有受到损伤。

    感受下对方气息,楚天觉得难以置信,此兽仅有一阶中期修为,以他现今实力,施展灵能用出烟金爪,竟不能做到一举击溃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他终究想不出这是东西,一道带着惊喜的声音在心头升起:“这是麒麟幼兽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老狐狸看出此物来历,忍不住出口提醒。

    不待两人多作交流,烟麒麟见暗算失败,且无往不利的叉角吃痛,深紫眼珠转了转,转身甩蹄逃离,龙尾在臀后摇摆,钻进密林深处欲摆脱楚天。

    “小子,别放他走。”老狐狸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烟暗中目不视物,楚天催动精神力,把握对方踪迹,元力灌注双腿,身法全开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麒麟修为虽然不强,速度却十分快,纵然他接近全力,两者间始终有数十米的距离,无法拉近。

    足足追了十几分钟,灵能消耗过大,无法加持腿部,楚天速度衰减下来,而麒麟体表乌光大盛,在一个小土坡上伏低身子,竭力腾空而起,化作一团烟风,卷起路径上无数枯叶败草。

    又循迹追了片刻,再不见此兽的影子,便在停在一株雪松下,将精神四处蔓延,以图寻找“强盗”的线索。

    良久,楚天睁开眼来,表情十分不甘,因为烟麒麟逃得远了,已在他的感知范围之外。

    狠狠一拳打在树干上,面现愤怒神色,这家伙抢了他辛苦得到的妖核,就这么跑了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,这家伙应该就在此处生活,你在附近多活动,总能再碰上的。”老狐狸温言宽慰道,一向毒舌的他,难得说了句人话。

    闻言点了点头,楚天眼光一凝,嘴唇微微抿起,再遇到时,定要好好教训对方,让它深刻明白,抢人东西不劳而获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    与烟蛮猿缠斗许久,接着又追击麒麟,消耗了大半天,肚子有点饿了,从容戒中取出干粮与淡水,拿抹布擦干树下青石上的积雪,弄干后一屁股坐上吃饭。

    咬了口手中圆饼,硬邦邦的难以下咽,楚天更加恼怒,原本可以享用烟蛮猿肉的,材料齐全,烧烤水煮皆可。但追赶麒麟这么远,再回去太麻烦不说,森林里到处是猛兽,说不定早被吞食光了,纵然费事回去,也留不下几根骨头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他狠狠咬牙,将硬饼咯吱咯吱嚼碎,口中之物似并非干粮,而是麒麟筋骨一般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红光当空疾速掠过,卷起气浪撞在小土丘上,顿住去势露出样子来。圆滚滚眼珠充满血丝,目中神色甚是惊惶,鳞片上赤红逐渐变淡,正是凶猛在外的中期妖兽嗜血鳄。

    楚天从乱石中走出,手心元力光芒凝聚,放缓步子走近,心中想着,同属一个等级,两种妖兽差距为何这般大。若是那家伙也像这头一样好收拾,该多好啊。

    见敌人不依不饶,嗜血鳄奋起残力,张牙舞爪玩命扑来。楚天挥拳如风,自下而上轰在柔软腹部,手臂诡异波动,三重须臾劲深入体内。此兽四爪微颤、巨尾缓摇,眼珠泛白外凸,体表鳞片渐软,只有出的气没有近的气了。

    “噗通。”

    收回拳头肃然而立,嗜血鳄庞大身躯重重摔在地上。按照习惯,楚天该取出小刀,破开肚腹取出妖核的,却并没有这么做。而是凝神屏息,元力暗运,神色戒备仿佛在等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精神感应下,忽有一道影子如箭矢射来,他脸色陡然一冷,开启血妖瞳看清来路,右臂微微膨胀,攀上凝实白芒,狠狠轰在对方背上,阳刚劲含怒发出,显然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麒麟结结实实受了一掌,幽烟鳞片一抖,劲力卸去大半,再难威胁体内。却不多理会,张开长嘴俯首一拱,锐利獠牙破开肚腹,红舌一卷吞妖核入腹中,不顾楚天破口大骂,甩开四蹄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疾步追了一会儿,眼见无望赶上,楚天勃然大怒,狠狠一腿踹在旁边小树苗上,其上元力爆发摧折主干,稀疏树冠掉落下来。犹不能泄愤,右脚重重躲在地面上,足下裂纹如蛛网蔓延。

    “卧槽。”

    以他的定性,也不禁骂了句脏话。为了找麒麟算账,已在此处逗留五六日,斩杀不少妖兽,却多遭此兽抢劫。开始对方尚有些顾忌,倒还有点儿收获。出来抢了几次,见楚天奈何不得它,便大了胆子放心抢劫,后来,楚天所有收获,十有八九都要被它所得。

    倒不是楚天不长记性,吃了几次亏后,已有事先防备,诸多武学施展一遍,却终难破开防御。此兽体表烟鳞坚固无匹,不知如何生就,就算费力施展阳刚劲,也不能拦下对方,只得任其逃跑。

    非但如此,鳞片下的肉体似也格外坚韧,有几次楚天施展出三重须臾劲,将暗力透过坚鳞送入体内,却也无甚效果。有时,楚天都怀疑这货并非肉体凡胎,而是由烟铁铸就。

    更过分的是,麒麟真的是中期妖兽,任楚天修为远胜于它、又手握诸多手段,也拿它没辙,只得一次次眼睁睁被它抢劫,除暴怒跺脚外别无办法。

    一向习惯以弱胜强,楚天从未顾虑过别人的感受。机缘巧合之下,角色置换过来,竟能深刻体会,那种感觉,真是太操蛋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赤红夕阳落下,彩霞洒向大地,当然也不错过盘坐在粗大树枝上的楚天。红光映衬下,他闭目凝神,正在修炼状态。忽然,睁开眼来,按照卷轴示范催动阳刚劲。

    长期磨练下,白芒毫无阻碍缠绕双臂,楚天并不满意,一次次尝试着,似乎在试验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当夜幕来临时,气息暴涨后,右臂白芒凝聚。紧绷着的小脸露出笑容,终于能将阳刚劲凝聚到单手了。

    “以那家伙性格,明天定会再来,彼时前后账与你一起算。”

    楚天银瞳寒光闪烁,在渐起夜色中格外显眼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