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万古神帝 第4078章 剑胎之变

时间:2018-05-12作者:第一神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剑胎,异变!”赤命丹心听到末日十二的话,双瞳骇然一缩,一张脸再次僵硬住了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有想到,玉惊尘体内经他亲手封印的剑胎,竟然发生了异变!

    “哼哼。”末日十二阴阴一笑,一双眼睛盯着赤命丹心,说道:“赤命丹心,不可否认,你是一代剑道宗师,即便是整个诸天圣界,剑道之上胜于你的,也不过寥寥几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但可惜的是,你对天生剑胎并不了解。你的封印虽强,却是只能压制剑胎一时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,我比你更清楚。我现在可以明确地告诉你,你想在玉惊尘身上做的事,行不通!”

    说完,末日十二目光微微一凝,神色有些怪异,叹息一声,道:“玉惊尘体内剑胎异变,对他而言是个机会,但他是否能撑过这一劫,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赤命丹心双目陡然一颤,竟是显得非常慌张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聂天看到这一幕,心中不由得一沉,脸色也是不由得变了。

    难道末日十二说对了,赤命丹心封印玉惊尘的剑胎,真的有所图谋?

    青奇此刻的脸色也有些不对,看向赤命丹心的眼神带着一丝低沉。

    其实他听说赤命丹心封印玉惊尘剑胎之后,心中就有了一个猜测,只是还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现在看赤命丹心的反应,他猜对了!

    “惊尘他现在,没事吧?”许久之后,赤命丹心冷静了许多,眼神颤抖着,紧张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生剑胎的武者,本就承受着剑胎的天然压迫,所以只有极少数的人能活下来。”末日十二笑了一声,说道:“玉惊尘从小剑胎被封印,所以并没有承受过剑胎压迫。”

    “而现在,剑胎解封,再加上异变之后的增强,相当于他要承受双倍甚至三倍以上的剑胎压迫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种情况下,他活下来的机会,并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赤命丹心眼神一颤,顿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难道当初他的一己私欲,真的害了玉惊尘吗?

    “不过,如果这一劫他能撑过去,便能因祸得福。”末日十二接着一笑,说道:“异变之后的剑胎,比寻常剑胎要强大数倍不止。只要玉惊尘这次大难不死,他以后的剑道成就,绝对不在当初的阳神剑帝!”

    赤命丹心等人听到末日十二所说,同时神色一滞,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“末日十二,依你看,玉惊尘有多大机会活下来?”片刻之后,聂天冷静一些,深吸一口气,眼神炽热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哼。”末日十二顿了一下,怪异地笑了两声,这才说道:“依我看,玉惊尘根本不可能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聂天眼神一颤,神情再一次僵住。

    末日十二和青奇的脸色也是一变,呆滞原地。

    “双重剑胎的压迫,不要说玉惊尘,就算是你聂天的武体,也无法承受。”末日十二再次一笑,然后摇了摇头,长叹一声道:“一名天生剑胎,就这么死了,真是可惜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一双眼睛盯着赤命丹心,一脸玩味。

    赤命丹心一张脸低沉无比,沧桑之中透着深深的疲惫,好似在一瞬之间苍老了几十岁。

    “赤命前辈,我想知道,当初你为什么要封印玉惊尘的剑胎。”这个时候,聂天目光微微一沉,看向赤命丹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聂天!”青奇眼神一颤,立即喊了一声,没想到聂天会问得这么直接。

    聂天却是摆手挡下青奇,一双眼睛盯着赤命丹心,说道:“我想知道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赤命丹心脸色难看,但在某一刻,眼中突然闪过一抹坚毅之色,说道:“为了剥夺他的剑胎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!”聂天双瞳一缩,双拳微微握紧。

    其实他心中早已有了猜测,但真正确认的时候,依旧觉得震惊。

    在他的印象之中,赤命丹心一直是一名忠厚长者,没想到竟也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夺人剑胎,这跟夺人血脉,有什么区别!

    天生剑胎,能够成就传说之中人剑合一之境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对于任何剑者来说,都有着致命的诱惑。

    若是这种事情发生在其他人的身上,聂天都不会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但是放在赤命丹心的身上,就是不行!

    赤命丹心是星空使者,就是不能做这种事情!

    “我留下那道封印,除了压制剑胎之外,还能吸收剑胎之力。”这个时候,赤命丹心接着开口,说道:“我本想,等到封印彻底吸收剑胎之后,就将封印取出。这样的话,对于玉惊尘并没有什么伤害,只是他永远也不知道,他是一名剑胎剑者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没想到,我低估了剑胎的力量。封印在吸收剑胎之力的同时,也促使剑胎变得更加强大,最终导致剑胎异变。”

    说完,赤命丹心长长叹息一声,整个人显得更加苍老了。

    “夺取玉惊尘的剑胎,就为了让你自己变得更强吗?”聂天眉头皱起,沉沉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赤命丹心突然低吼一声,说道:“东皇大哥死得不明不白,我身为他的星空使者,却不能守护他,也不能替他报仇。为什么?因为我不够强!我只有变得更强,才能替他报仇。我做的这些,有错吗?”

    “赤命兄,你……”青奇看到赤命丹心突然有些失控,不由得上前一步,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聂天看着赤命丹心,一双眼睛低沉而冷肃,没有丝毫畏惧,说道:“赤命丹心,你的想法没错,错的是你的手段!夺人剑台,非是君子所为。就算你用这种方式报了仇,也不是东皇前辈想要看到的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赤命丹心看着聂天,眼神一颤,竟是呆滞住了。

    他在聂天的身上,分明看到了东皇峥嵘的影子!

    甚至有那么一瞬之间的恍惚,让他觉得,聂天就是东皇峥嵘。

    “赤命丹心,我问你,若是我能救下玉惊尘,可还要夺他的剑胎吗?”这时,聂天看着赤命丹心,沉沉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赤命丹心脸色一变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夺,还是不夺?”聂天却在此时低吼一声,好似狂兽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,不夺了。”赤命丹心双目骤然一热,好似如梦初醒一般,颤声说道。

    聂天一脸低沉,眼中的怒火,慢慢地平息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聂天,你有办法救玉惊尘?”这个时候,一旁的末日十二看着聂天,眉头皱起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聂天看着末日十二,嘴角扯动一抹怪异的笑,说道:“一个玉惊尘无法承受剑胎压迫,那么很多个玉惊尘呢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