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万古神帝 第3836章 牧家先祖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第一神

    ,!

    聂天一步步走进小院,因为心里没底,他每一步都走得很小心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僻静的小院,十分雅致,院中错落有致地栽种着一些药草,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清新的淡香。

    而在小院中心之处,是一颗十多米高的老树,形态看上去有些怪异,而且气息十分独特。

    聂天在那树中,竟然嗅到了血脉之气,甚至还有一丝丝的诛天魔气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盯着那怪树看了许久,并没有发现什么古怪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有人吗?”片刻之后,他有些忍不住了,试探着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娃娃,你叫聂天是吗?”就在他话音未落的时候,院中响起了一道低沉的声音,透着一股暗哑,显得非常苍老,给人一种有气无力的腐朽之感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聂天愣了一下,愕然一惊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发现,小院之中有任何身影,那道低沉的声音,好似自虚空之中传出,非常怪异。

    “不要怕,我就在你的面前。”那道声音再次响起,似乎是笑了一声,但是却显得更加苍老。

    “我的面前?”聂天目光一沉,随即盯在了眼前的怪树之上,一张脸变得越来越震撼,最后直接呆滞住了。

    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那怪树的树干之上,竟然隐隐约约印出了一张人脸。

    这张人脸很模糊,如果不仔细看的话,根本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聂天非常确信,那就是一张人脸!

    “小娃娃,不要惊慌,我就在你眼前的树中。”这个时候,那道声音继续响起,沉沉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在树中!”聂天一脸愕然,但总算平静了一下,一双眼睛却是颤抖不已。

    他看得没错,跟他说话的人,就在他眼前的树中。

    似乎,这个人跟这棵树,融合在一起了,成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“小娃娃,我叫牧崖,是牧家的先祖。”接着,那树中的人脸再次开口,说道:“你的事情,九川已经告诉我了。我非常确信,你就是我要等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要等的人?”聂天愣了一下,一脸愕然。

    原来这树中的人,是牧家的先祖,名为牧崖。

    但是这牧崖,为什么说聂天是他要等的人?

    “小娃娃,你不是要找秦城牧家吗?我就是当年秦城牧家的族长,也是当初跟冥皇做交易的人。”牧崖沉沉开口,声音之中却是透着一股压抑的怒意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冥皇?”聂天再次一愣,心中惊讶不小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牧崖似乎是冷笑了一声,说道:“这个卑鄙小人,就是他,酿成了牧家的惨剧,我又岂能忘了他!”

    “牧家惨剧?”聂天再次一愣,牧崖的话让他越来越疑惑了。

    “聂天,我的时间不多了,只能把当年的事情,简单地跟你说一遍。”牧崖沉沉开口,接着把当初他和冥皇之间发生的事情,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原来当初冥皇为了找寻三生族的人,跟牧崖合作。

    牧崖帮他找到了三生祖地,而冥皇则是在牧崖的体内,留下了诛天血印。

    原本,牧崖以为,诛天血印是一种力量,一种能够大大提升他实力的力量,而他,需要这股力量去复仇。

    但是后来他才知道,诛天血印实际上是一种血脉咒印。

    诛天血印,的确可以提升他的力量,但是却也对他的武体,造成了极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实力越来越强,诛天血印对他武体的伤害,也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更为恐怖的是,诛天血印已经和他的血脉之力融为一体,通过血脉,传承给了他的后代。

    所以,在他之后的牧家之人,体内都有诛天血印。

    而且,牧家之人的血脉之力越强,诛天血印也就越强。

    而诛天血印最歹毒之处在于,会不停地吞噬武者的血气,最终造成武者血气枯竭而死。

    所以,牧家的后人之中,绝大部分都很短命,很多人都是在修炼到圣境的时候,直接被诛天血印吞噬血气而亡。

    反而是那些血脉之力较弱的牧家人,活的时间更长一些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天赋越强的牧家人,死得越早,而天赋弱的,反而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牧家的实力就变得越来越弱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牧家已经彻底沦为虚罗之界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家族,也只能在九变城这种三流小城,苟延残喘地活着。

    “好歹毒的冥皇!”聂天听完牧崖所说,一双眼睛微微颤抖着,脸色低沉无比。

    冥皇如此对待曾经帮过他的人,其心之毒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牧家也的确够悲惨,血脉之力中有如此阴毒的血印,简直就像是世世代代的诅咒一般。

    想来,当初的牧家,一定很强大,否则也不可能到了现在,还能作为一方势力存在着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能活这么久,是因为这棵树吗?”这个时候,聂天目光微微一凝,忍不酌奇问道。

    牧崖既然是跟冥皇同一时期的人,那他的年纪应该有几百万年,甚至千万年。

    聂天也不确定,冥皇是什么时期的怪物,反正这个家伙,光是在域界,就不知道沉睡了多久。

    牧崖体内有诛天血印,却还能活到现在,应该跟他现在的形态有关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牧崖沉沉回应,说道:“我当初觉察的诛天血印的反噬之力后,已经晚了,但是我不想死,我想报仇。所以我用异法,将自己的身体和龙桑槐融合在一起,这才活到了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。”聂天嘴角扯动一下,心头一颤。

    一个人,为了报仇,将自己的身体与一棵树融为一体,这无异于将自己囚禁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这一囚禁,就是数百万年,如此孤寂而漫长的时间,牧崖所承受的痛苦,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由此也可以看出,他对冥皇的恨意,到底有多重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说要等的人是我,这是什么意思?”聂天冷静一下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宁愿禁锢自己,也要让自己活着,就是为了要等一个人,等一个能为我牧家报仇的人!”牧崖低沉开口,那模糊的面孔之上,如同朽木的眼睛,竟是释放出了意思奇异的光芒。

    那光芒,是复仇的渴望,是数百万年积压的漫长恨意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