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万古神帝 第3834章 诛天血印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第一神

    ,!

    “嗯?”牧九川气势外放,强势压迫聂天,但后者竟然没有太大反应,这让他不由得一愣,忍不住惊讶一声。

    “牧族长,以你的实力,想要以气势压迫胜我,还不够!”这个时候,聂天目光微微一沉,冷冷开口,随即身躯一震,直接破开了牧九川的气势。

    顿时整个大堂为之一晃,好似要崩塌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牧九川后退数步,这才堪堪稳住身形,一双眼睛颤抖着,惊骇不已。

    他显然没有想到,眼前的这名天谕五重武者,竟然如此恐怖,强行破开了他的气势压迫。

    君剑刑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,神情震撼。

    他自信,也能无惧牧九川的气势压迫,但他毕竟是天义一重修为,而聂天仅仅只是天谕五重修为而已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更加意识到,聂天是多么的恐怖。

    “牧族长,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向我出手,但我想告诉你,我绝对不是你的敌人。”聂天目光低沉,冷冷看着牧九川说道:“否则,我也不会救牧雪妍了。”

    “妍儿在哪?”牧九川目光剧烈一颤,低吼一声。

    聂天眼神闪烁一下,将牧雪妍从九极之中带出来。

    “妍儿!”牧九川看到自己的女儿,一双眼睛剧烈颤抖了一下,眼眶之中的湿润已是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聂天脸色微沉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把牧雪妍交出来,自然有自己的考量。

    牧九川似乎对他有些误解,他交出牧雪妍,可以显示出自己的诚意。

    而且把牧雪妍交给牧九川,应该更安全一些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牧九川都不可能害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妍儿她,怎么了?”片刻之后,牧九川冷静了一些,看到牧雪妍昏迷不醒,而且体内有一股极其邪异的力量在涌动,不由得紧张问道。

    聂天眉头皱起,转身看向君剑刑,后者会意,走上前来,把牧雪妍的情况,详细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君剑刑十分坦诚,把他和牧雪妍的事情全都说出来了,当然也包括牧雪妍怀有身孕的事。

    “叶家!叶无夜!”牧九川听完君剑刑所说,一双眼睛如火焰一般跳动着,心头的怒意,如压抑的火山一般,等待着狂猛的爆发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有想到,叶无夜对牧雪妍的手段,竟然如此歹毒!

    而他作为一个父亲,竟然差一点亲手把女儿嫁给叶无夜这个魔鬼。

    此时他的心中,是极致的怒意,恨意,杀意!

    “牧族长,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,还请你冷静一点。”聂天上前一步,沉沉说道。

    之前君剑刑就曾失控一次,他可不希望在牧九川的身上看到同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牧九川毕竟阅历更多,更为稳重,片刻之后冷静了一些,说道:“我本以为,叶家只是想羞辱牧家,抢夺牧家在九变城一些势力。没有想到,叶无夜这个小畜生,竟然如此狠毒!”

    牧雪妍和君剑刑的事情,他早就听过一些。

    他没有阻止,已经算是默认。

    只是叶家威逼得太紧,而牧家的势力又大不如以前,他只能牺牲牧雪妍,换取牧家的短暂安宁。

    但他并不知道,牧雪妍腹中已经有了胎儿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他绝对不会同意牧雪妍和叶无夜的婚事。

    噬心血咒的气息,掩盖了牧雪妍腹中胎儿的气息,就连聂天看到牧雪妍的时候,都没看出来后者怀孕了。

    “牧族长,牧雪妍的情况你已经知道了。我现在想知道,你为什么要杀我?还有你是怎么感知出我体内的诛天魔气的?”聂天目光微微一凝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还记得,你曾经和牧家的一名年轻武者交手。”牧九川微微点头,说道:“他是我的儿子,叫牧云锋。是他告诉我,你的体内有诛天魔气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牧云锋?”聂天眉头一皱,马上记了起来,在君剑刑抢亲之前,他和一名牧府的少爷交手,虽然他没有杀了后者,但却断了他一条手臂。

    原来那个家伙是牧九川的儿子,幸亏聂天当时没有下杀手,否则现在难免又起误会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能感知出我体内有诛天魔气?”接着,聂天目光一凝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这个。”牧九川脸色突然变得低沉,然后伸出一只手,摆在聂天面前。

    “嗯?”聂天看到牧九川掌心之上,渐渐出现一个黑斑,而且黑斑慢慢地扩大,近乎布满了整个手掌,让他不由得惊讶一声。

    而且,他在黑斑之上,感知到了浓烈的诛天魔气的气息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聂天冷静一下,沉沉问道。

    “诛天血印!”牧九川一脸低沉,说道:“每一名牧家武者的身上,都有这种血印。正是诛天血印,让云锋感知到你体内的诛天魔气。”

    “竟是这样!”聂天目光一沉,一脸惊骇之意。

    “诛天血印之中蕴含着浓烈的诛天魔气,所以对诛天魔气的感知极其敏锐,即便是一丝丝的诛天魔气,诛天血印都能感知出来。”牧九川脸色变得更加低沉,同时眼中涌动着压抑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这个诛天血印,是怎么来的?”聂天感受到牧九川眼中的愤怒,不禁眉头皱起,沉沉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人留给我们牧家的!”牧九川眼神森寒,不停地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?”聂天愣了一下,随即马上想到了什么,脸色唰地一变,惊骇一声,说出了一个名字:“冥皇!”

    “你果然知道冥皇!”牧九川听到聂天口中说出冥皇二字,阴冷的双瞳骤然一缩,脸上再度流露出肃杀之意,死死盯着聂天,问道:“你和冥皇,到底是什么关系?你的体内,怎么会有诛天魔气?”

    “牧族长,我和冥皇的确认识,但我和他是敌人,是仇恨至深的对立者。”聂天感受到牧九川的杀意,脸色微微一变,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牧九川眼神冷冽如冰,显然对聂天的话很是怀疑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,体内拥有诛天魔气的聂天,会是冥皇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那我问你,你为什么要打听秦城牧家?你来九变城,又是为了什么?”牧九川目光闪烁一下,一字一句地森寒开口,浓烈的杀意让他的脸,变得狰狞起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