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万古神帝 第3831章 噬心血咒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第一神

    ,!

    “我要去找叶无夜!”君剑刑一双眼睛颤抖着,没有回应聂天,而是突然抱起牧雪妍,低吼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吗?”聂天眉头一皱,挺身拦住君剑刑,说道:“你现在去找叶无夜,不是去送死吗?”

    君剑刑和牧雪妍刚刚从叶家人的手上逃出来,现在却要再回去,这不是自己找死吗?

    “我可以死,但雪妍和孩子不能死!”君剑刑目光如杀,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你死了,牧雪妍和孩子就会没事吗?”聂天一脸低沉,双目阴森地盯着君剑刑,说道:“叶无夜是什么人,我想你比我清楚多了,你以为你死在他面前,他就会放过牧雪妍和你的孩子吗?”

    “他当初怎么跟你说的,你难道没有听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死了,就算牧雪妍和孩子活下来,也会是生不如死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,你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吗?”

    一字一句,如惊雷一般,响彻在君剑刑的耳边,让他整个人愣在原地,再也迈不动半步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放心,我不会杀牧雪妍,也不会杀那个孩子。我会把他养大,让他叫我父亲,让他知道,一个叫君剑刑的人,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人渣!哈哈哈……”此时,叶无夜的话,再一次回荡在君剑刑的脑海之中,一字一句,字字句句,如同钢针一般,狠狠地扎在他的心上。

    “我,我不能死。”片刻之后,君剑刑反应过来,如梦初醒一般,骇然开口。

    他终于想明白,如果他死了,牧雪妍和孩子,只会更加悲惨。

    牧家救不了牧雪妍和孩子,只有他能!

    “你,你能救雪妍,对吗?”君剑刑冷静许多,慢慢地将牧雪妍放下来,然后转身看着聂天,有些惊慌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聂天眉头皱起,说道:“我必须先知道,牧雪妍的身上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剑刑沉沉点头,开始说起牧雪妍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对聂天,依旧有着怀疑,但是现在,他无路可走,只能相信聂天。

    君剑刑,牧雪妍,叶无夜,都是圣罗学院的弟子,他们同在一名老师门下,师出同门,朝夕相处。

    君剑刑拿叶无夜当真正的朋友,甚至是兄弟,甚至好几次,曾经救下叶无夜的命。

    然而就是这个他认定的好兄弟,却将他害得最惨。

    牧雪妍和君剑刑早就在一起了,只不过并没有公开,只有跟他们最亲近的几个人知道,其中就有叶无夜。

    而在数月之前,牧雪妍突然生了怪病,小腹之上出现了黑色的符文,极其怪异。

    君剑刑知道以后,非常担忧,但又没有办法,最终向叶无夜求助。

    叶无夜了解之后,告诉君剑刑,只有圣罗学院的圣物圣夜玉髓,才能救牧雪妍。

    君剑刑百般无奈之下,只能铤而走险,盗取了圣夜玉髓。

    但是接着,叶无夜拿走圣夜玉髓之后,告发君剑刑,导致君剑刑被圣罗学院除名。

    然后在君剑刑离开圣罗学院没多久之后,就听说了牧雪妍要嫁给叶无夜的消息。

    之后发生的事情,聂天就全部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依你所说,牧雪妍身上的符文,在数月之前就出现了,对吗?”聂天听完君剑刑所说,不由得眉头皱起,神情怪异。

    一切,似乎都有些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牧雪妍怀有身孕,应该也是在数月之前,而她小腹之上的符文,也是在数月之前出现,这真的只是巧合吗?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聂天总感觉,叶无夜早就知道牧雪妍会生病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剑刑沉沉点头,随即突然想到了什么,惊愕问道:“雪妍身上的符文,会不会是叶无夜搞的鬼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聂天嘴角扯动一抹冷冽,反问一声。

    叶无夜早就知道牧雪妍的身上有这种符文,却还要娶牧雪妍,这就说明,他有十足的把握治好牧雪妍。

    这种怪异的病,叶无夜有这样的把握,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,一切都是搞的鬼!

    “这个混蛋!”君剑刑明白过来,眼神颤抖着,透出冷厉之意,好似要吃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聂先生,你有办法救雪妍吗?”片刻之后,君剑刑冷静下来,小心问道。

    聂天眉头皱起,没有说话,他在等小肥猫开口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知道怎么救牧雪妍,他甚至都不知道,牧雪妍身上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聂天,这是噬心血咒。”小肥猫沉默了许久,才沉沉开口,但是一张猫脸却是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“噬心血咒!”聂天目光微微一凝,直接问道:“你有办法吗?”

    “噬心血咒的符文并不复杂,很容易破解,但是想要解除血咒,本尊没有办法。”小肥猫一脸低沉,为难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聂天眉头皱起,紧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噬心血咒是以血脉之力为咒印之引,所以这种血咒,只有施咒之人的血脉之力,才能破除。”小肥猫沉沉开口,一脸无奈。

    聂天脸色微微一变,顿时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噬心血咒应该是叶无夜施下,而咒印之中,蕴含着他的血脉之力,所以想要破除咒印,就必须要他的血脉之力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们抓到施咒之人,用他的血脉之力,就可以破除咒印,对吗?”聂天冷静一下,沉沉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肥猫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聂天深呼一口气,神情没有半点放松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,确定叶无夜就是对牧雪妍施咒之人。

    不过叶无夜就算不是施咒之人,他也一定知道,施咒者是谁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叶无夜真是阴毒,在牧雪妍的身上施下血脉咒印,让牧雪妍只能乖乖地去找他。

    “聂先生,你有办法了吗?”君剑刑见聂天脸色变化不定,而且久久都没有说话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聂天沉沉点头,并不隐瞒,将噬心血咒的事情告诉了君剑刑。

    “叶无夜,这个畜生!”君剑刑听完聂天所说,一双眼睛低沉如杀,全身怒意升腾,好似一头蛮兽一般,低吼道:“我这就找他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