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孙小鹤的探灵日记 557.退堂鼓1

时间:2018-09-13作者:孙致远

    可按照东瀛秘术的话,或许我们走的是对的。

    但你也知道,残樱社的事情我了解的并不多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点还是要问你,毕竟你跟着祀女也有一段时间,或许对她们的阵法能够有一定的了解。

    谁知听到我的话后,宛如却茫然的摇摇头:“都在祀女大人身边,我都是乖乖按照他的命令行事,你说的这些我也不懂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话,我砸了咂嘴,眼看着现在已经日上三竿,就算我们到了那里,估计也是晚上了。

    恐怕在接下来的时间只能在野外扎营了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我们只好就这样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既然罗盘派不上用场,也就只能看头顶的太阳进行分辨了。

    阳光是个好东西,哪怕时间在阴邪的东西,到了阳光底下也会损失一定的实力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一个人在家里,如果要是不干净的话,多晒太阳会有很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那些身体虚弱的人,我都会劝他们多晒一些太阳,因为晒太阳会补钙,而且能够让整个人的气场也会产生变化,如果一个人身上的阳气弱,阳火也不稳定,身边又没有人能够帮助他提升阳火的话,只要多晒太阳,时间长了,身体也会逐渐恢复的。

    我也曾经劝过宛如,让她多晒太阳,省得身上那股阴邪之气太过严重。

    其实我们人类本就属于自然,一些,身体上的原因,也可以通过自然的调节而得到恢复。

    只不过现在的人一旦稍微有点小毛病,就动不动的要看病,或者觉得自己要死了,其实这是非常不应该的,但怎么劝也没有用,就好像那些故意过来求财的人好像表面上。

    就算我给他们好的符咒和风水镇物,其实也只是改变一下表面上的气场,真正赚钱还是要靠他们自己,但经过我们这些风水师的心理暗示之后,他们就会获得很大的能量,但也算是功德一件,各取所需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些并不是我现在要考虑的事情,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趁着天还没有黑,抓紧时间来到龙脉的咽喉部位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有太阳作为参照物的情况下,其实还是蛮好分辨方向的,但是开路的过程却非常麻烦,首先我们面前不仅仅是一些藤蔓和高过人的杂草,更多的是一些极为茂密的树木。

    这些树木由于无人打扰,而且地上满是尸体残骸形成的腐殖质,土壤中的养分被树木们肆意的汲取着,生长的也是极为迅速。

    几百年下来,一棵棵参天蔽日,甚至连太阳的光华都能够彻底遮挡下来。

    每一棵大树就像是一柄伞盖一般,每当我们走到这些树下面时,周围的气温瞬间能将十度一阵阴冷的风也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非常的不好,甚至有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我知道这里毕竟死过这么多人,而且大树下面天生属阴,就好像我们那一次去李有才他老娘和女儿的坟墓前一样,这些冤魂会被大树的根部彻底的捆住,根本无法脱身。

    记得当年蒲松龄老先生写的那本聊斋志异中,也写过有关于树妖的故事。

    女主角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聂小倩。

    相传正是因为聂小倩的尸骨被埋在了大树下面,被树根捆住才不得脱身,后来树妖也借助这些冤魂的力量,修成了道行,变得无比强大,为了提升自己的修为,便让这些冤魂们去勾引路边的游子。

    从理论上来讲,这种情况是可以存在的,当然首先那个数目要极为巨大,其次,这个地方的气场要特别混乱,这样才能够让阳光以及一些其他的正能量无法进来。

    综上所述,我们面前的这些场景,几乎和书里面形容的完全一致,已经形成了妖化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我瞬间想到了什么,这里的气场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,或许是因为这些血液的原因,又或者有什么强大的东西能够干扰周围的磁场,要真是这样的话,那可真是麻烦了。

    这世界上并不仅仅只有人类,还有很多经过修行之后比人类还要强大的东西,这一点我原来是不相信的,直到我遇见了小狐仙。

    在中国都有那种狐大仙和黄大仙之说,而这里既然是白虎山,想必真的是有狐狸存在的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我瞬间后背一凉,整个人都有一种被人套路的感觉,难怪祀女不肯前来,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身份比较特殊,怕被周围人发现,还有更重要的一点,一定是这里有什么更加危险的东西令他非常忌惮,所以才会派我和宛如过来。

    如果我们能将那解药取回去,自然是好的,就算取不回去,我们两个都死在了这里,对于祀女来说也是没有任何损失的。

    至少现在她和土御门的门主并没有在明面上撕破脸,大家表面上也是相安无事,就算我俩死在这里了,也不会因为我们的原因,让他俩的关系变的继续恶化下去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一本绝对不会赔本的买卖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我不由得转头看向了宛如,却发现小丫头一直在密切的注视着周围,似乎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变化,也没有察觉到即将到来的威胁,我们两个人就这样手握着工具,一直开路。

    而我们的身后,除了那郁郁葱葱的树木之外,还有一条杂乱无章,看起来满是荒草的小路,正是我们方才开辟出来的,可现在一看,这条小路的深处却是曲径通幽,仿佛一眼望不到边一样,要是从这里回去,估计也是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越想下去,我便觉得心里越发的紧张,于是赶紧看着面前的宛如,轻声对她问道:“要不咱们先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提议,宛如直接愣了一下,随后便皱了皱眉头,很明显,对于我的提议表示不解,同时也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看她这幅神情,我估计要是我再多说一句不利的话,宛如很有可能就当场翻脸了,根本不会讲任何的情面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