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孙小鹤的探灵日记 第220章 刺杀!

时间:2018-03-29作者:孙致远

    ,!

    正是由于有腐尸的存在,才会让这些乌鸦长期逗留在这里!

    当然了,这个地方有几具腐尸也是很正常的事情,毕竟宛如曾经说过,那些进村后不守规矩的男人,基本上都会当场处死,然后就这样被暴尸荒野,他们自然会成为乌鸦最佳的食物。

    漫天的乌鸦叫声,令我心里面居然感觉到非常的压抑,但也明白既然都到这里了,就必须要继续往上走,因为现在是最佳也是最后的时机,这里只有一个族长,和一个驼背老太太神巫,仅凭这两个女人,完全不可能将我制服,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想的,居然就只留了两个女人在这里!

    我转念一想,却又感觉到有些释然,或许是因为以前基本上都是女人的原因,所以族长也没有想那么多,不过这也正给我带来了求生的机会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向上走的步伐又稳健了不少,同时也在打量着周围的情况,只见高台之上不光有一个族长,还有一张质地古朴的石床,床上还躺着一个人,直到我走近之后,这才发现躺着的不是别人,居然是宛如!

    早上宛如被那群女人在山下带走了之后,我原以为她们是将这个小丫头给安葬的,却没有想到这群女人竟会将宛如抬到了这个地方!

    此刻的宛如,就这样静静的躺在这张石床之上,面无血色,一动不动,很明显已经死去了很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个小丫头的尸体,对于这个族长来说,还有什么其她的用。

    但是眼下必须要专注起来,同时我手中的袖剑已经悄无声息的滑落到了指尖附近,就这样紧贴在手上,也不容易被人发现,来到高台上之后,族长已经站在高台的前面,在她的前方,满是一些绘画过的铭文和血液的味道,很明显,这个地方是刚刚制作完一个图腾,这个图腾的作用想必就是一个阵法!

    其实对于这个族长,如何进行灵魂转换,我一直都是比较好奇的,因为以前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种情况,书上也没有任何的记载,所以对于这种方式,我比较好奇它究竟是泰国的一种灵魂转移方式,还是中原流传下来的一种禁术。

    就在我思索的功夫,整个人已经来到了这个图腾上面,当一踩到图腾上面之后,我顿时感觉到浑身上下传来一阵说不出的不自在,就像是有非常大的重力压迫着一般,让我有些寸步难行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以前在废弃小区里面,被炼魂师算计时也曾经有过,不过当时由于有无名古剑和龙鳞以及天降舍利的原因,所以我受到的影响反而是最小的,但是这一次身上一点儿法器都没有,所以我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像是有千斤重一般,两个膝盖都发出一阵细微的声响,紧接着浑身上下传来一阵压迫的剧痛!

    这是我没有想到的,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想要让族长放松戒备,就必须这么做,如果要是我太过戒备,很有可能她们会直接将我制服,让我连动都动不了!

    为了防止身体受伤,我干脆就这样整个人直接蹲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个高台离地大约有十几米,几百平米宽,所以这么大的图腾需要用到多少鲜血,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,而我就这样直接蹲在地上,距离族长也有几十米的距离,她也看见我在高台的边缘蹲了下来,似乎也有些意外,没有想到我的身体居然这么脆弱。

    其实如果要是强行往前走的话,我也能走过去,但是走到高台前面之后,估计早就已经精疲力竭,而且身体也动不了了,与其那样还不如就在这里停下来,让这个族长主动上来找我!

    果不其然,见我蹲在地上一动不动,族长顿时皱了皱眉头,今天的她没有戴面纱,但表情之中,虽然看起来是在笑着,却是特别的阴柔,令人感觉到有些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就这样,族长一边怪笑着,一边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,伴随她走过来的时候,身上那股熏香的味道顿时扑面而来,令我感觉到有些头云脑胀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股熏香虽然很香,但是却让人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,真不知道这些女人为什么每天用这种东西?

    就算是为了吸引男人,也没有必要把自己身上弄得这么香吧。

    当然了,现在也不是管这些的时候,我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族长距离我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或许是想让我多消耗一下,族长一路的步伐都走得很慢,这几十米的距离,大约用了足有一分钟,她才走到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等来到我面前之后,族长就这样站在我的面前,俯看着我说道:“怎么啦?才走到这里就腿软了吗?”

    族长的这番话里带着一丝轻蔑,很明显,对于我现在的表现有些不屑,但这正是我想要的一种效果,只有让她完全放松戒备了,我才有机会偷偷出手,这样能够将自己的危险降到最低,同时把握也是最大的,人就是这样,必须要知道什么时候该示弱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高台上只有族长和我,那边还有一句宛如的尸体,自然也没什么太大的作用,于是我当下也不犹豫,连话都没有回,而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直接抬起手臂,紧握着手中的这支袖,箭结结实实的插在了她的喉咙之上!

    锋利的袖箭,就这样直接没入了族长的喉咙,紧接着鲜血开始顺着伤口流了出来,但是并不像我预想中的那样,直接涌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族长的眼神之中似乎还带着一丝疑惑,或许她没有想到,我居然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鲜血顺着袖箭底部流淌的到处都是,地上很快便出现了一大滩的血迹,可是受到重伤的族长却没有倒下去,表情之中除了震惊之外,她有些惊讶的张了张嘴,但是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反应,现在可以确定的是,面前的这个女人明显已经被我给杀死了!
小说推荐